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63章让你少可怜我

第863章让你少可怜我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63章 让你少可怜我

    看着安然入睡的儿子,雪落心情却一直无法平静。最新最快更新

    她真的没想到儿子竟然会说出那句‘离家出走’的话来。

    似乎这才意识到:河屯这五年来对儿子的圈养,俨然是造成了一定的心灵间隐藏的伤害。

    小家伙害怕失去,也害怕被怠慢。

    曾经的妈咪雪落,几乎是一天24小时围绕着小家伙打转;可现在,雪落要学习,还要兼顾着妻子的义务,跟丈夫封行朗你侬我侬;所以分摊给儿子林诺的时间自然也就少了。

    小家伙知道自己长大了,不可以让妈咪24小时陪在他的身边,于是他妥协了。

    听话的去上学,不再跟亲爹封行朗去争抢妈咪雪落;

    但他却想找一个属于自己的私人物品,于是他便看上了温柔又体贴的小乔。

    是把小乔当妈咪吗?显然不是!

    是把小乔当女朋友吗?那就更不是了!

    小家伙只是想:在亲爹和亲妈怠慢自己的时候,能有个人亲近着他。

    他想要一个属于自己的东西,不会被人给抢去的。

    可亲爹亲妈却持反对意见。所以小家伙才会暴怒的吼出那句离家出走。

    “看来,我们是时候给咱儿子造个玩伴了。”

    封行朗拥过女人,在她干净的肩膀上轻吮了一口,留下一个淡淡的爱昧红痕。

    “再生一个孩子就能解决问题了?你不觉得是诺诺心理上出现了问题吗?他需要人陪伴,可他的亲爹亲妈却只顾着自己寻乐作欢!”

    雪落温斥着男人。

    “没那么严重!说来说去,是小家伙的占有欲和保护欲强了些!我们要做的,不是去一味的迁就,而是帮着儿子健康起来。”

    封行朗吻着女人的脸颊,细细密密的,温情如暖阳。

    “你真要开除了那个小乔?”雪落问。

    “那你的意思呢?”

    “要是真开除了小乔……你儿子还指不定跟你怎么闹呢!我真的好害怕儿子再有什么事儿。”

    雪落的心已经被揪起了。

    “的确不能太直接!但我会安排她经常出差。”

    “出差?”

    雪落微微一怔:这的确是个好主意。

    “老婆,”男人抬起雪落的脸,让她直视着他的眼,“别太紧张了!小乔充其量就是诺诺心目中一个想占为己有的活体小伙伴。”

    封行朗吻了吻妻子泪汪汪的眼,“要不这样,这个周末,我们去宠物市场给儿子买一条狗。”

    “买一条狗?像二哈那样的?”

    雪落的眼眸明亮了起来。她想起了封家的那条蠢萌蠢萌的哈士奇,总会带给人无尽的欢喜。

    “嗯。一般情况下,人类都会比较喜欢比自己愚蠢的动物!我想儿子会喜欢的。”

    雪落点点头,偎依进了男人的怀里。

    这一瞬间,雪落有了曾经从没有过的安然:

    她的丈夫,她心爱的男人,在她烦恼和忧伤的时候,能够为了排忧解难,共同面前。

    “封行朗,我觉得我好像……爱上你了!”

    雪落从男人的臂弯里抬起头来,深深的凝视着男人那张俊逸非凡的脸。

    “你才爱上我啊?我都爱上你几千年了……吃大亏了我!”

    男人顺势吻住了女人,辗转反侧的狠允着她的唇,带着她的舌一起无休无止的狂欢。

    愉悦身心的同时,还能再生出一个跟自己一脉相承的小baby,这样有关爱情的娱乐活动,无疑 普天之下最完美最浪漫的。

    *******

    正如封行朗所预料的那样:小乔的出差,让小家伙不满的闹腾了一两天。最新最快更新

    可一条呆萌的拉布拉多,却弥补了小乔离开的空档期。

    小奶狗个性温和、活泼;没有攻击性且智商又高,很容易被驯养。

    从选狗,到取名,都是小家伙全程参与的。

    小家伙给这条呆萌的拉布拉多奶狗取名叫:十六。

    按照先来后到,以及尊卑有别,必须排在他的后面。

    或许小家伙压根就没想到:他叫十五,小奶狗叫十六,那岂不是他跟狗平辈了么?

    亲爹封行朗会怎么想?

    义父河屯又会怎么想?

    这是把他们也拉下水的节奏啊!

    雪落觉得丈夫封行朗的这个主意着实好极了:不但培养了儿子的爱心,责任心,而且小家伙也不觉得亲爹亲妈作陪他的时间少了,而觉得孤独。

    终于,小家伙有了属于他自己的私人物品。

    一个活体的温血动物。

    五天后,袁朵朵便又给雪落打来了电话。

    她已经从洛杉矶赶去了旧金山,似乎故意要跟找过去的白默兜圈子,玩躲猫猫。

    “袁朵朵,你总算是给我打电话了……你非得把我给急死,才会觉得我是真心的关心你的安全?”

    这五天来,雪落只能忧心忡忡的等待。

    她知道袁朵朵会再次的打电话给她的,因为她们之间的友情,完全经得起考验。

    “雪落,对不起啊……昨天刚刚做了胚胎移植手术,所以就没来得及给你打电话。”

    “胚胎移植手术?这么快?不用检查、促排卵、取卵、体外培育之类的吗?”

    这些天来,雪落也恶补了一些有关试管婴儿方面的知识。了解一次成功的试管婴儿手术,前后至少要经历一到两个月。

    可袁朵朵才去了一个星期,就胚胎移植成功了?

    “这个孩子……不是我的。”

    “不是你的?什么意思啊?”

    雪落已经是稀里糊涂了。

    “应该说,我不是这个孩子生物学上的妈妈……这个孩子跟我并没有任何的血缘关系。”

    袁朵朵开启了她长篇累牍的胡编乱造。

    因为赶时间,她必须尽快的让肚子里的孩子有上一个瓶盖爹。现在连她自己都快成瓶盖妈咪了。

    “朵朵,你在说什么啊?我怎么越听越糊涂呢?”

    在袁朵朵的精心蒙骗之下,雪落真的是脑子不够用。

    “是这样的……我联系的那个捐供者,临时改变了主意;然后我的医生跟我说,他们有现成的冷冻胚胎,是一对韩国夫妇的。因为这对韩国夫妇出了意外,他们愿意捐赠出自己的胚胎。他们的胚胎已经冷冻有一年的时间了。医生说这对韩国夫妇很健康,而且学历和长相都好……”

    “然后你就同意了?”

    “嗯。”

    “朵朵,你傻不傻啊?你这样生下来的孩子,跟你一丁点儿血缘关系都没有的!充其量你只是个给别人代一孕的傻女人!”

    “我知道啊……可是我实在想要一个孩子。一个健康的孩子!”

    其实说这番话的时候,袁朵朵心里并没有底。她并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不是健康。

    又或者还是一个畸胎……

    “朵朵,你好糊涂啊!你有大好的前程:找一个好男人,好好的谈一场恋爱,再结婚生子,不就什么都有了?!”

    雪落不知道怎么去劝说偏执又自卑的袁朵朵,她急得都快哭了。

    “雪落,你不用担心我。我清清楚楚,明明白白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也知道自己需要什么。我会爱我自己生下来的孩子,无论它是不是健康!我已经失去了一个孩子,我不想再失去了……”

    感觉到自己说得有些多了,袁朵朵连忙哽咽住,不想让雪落听出端倪来。

    手机那头的雪落,则是良久的沉默。

    “那……那手术成功吗?”雪落带着微泣。

    “挺成功的。”袁朵朵忍着泪水应答了一句。

    “那你什么时候回来?”

    雪落又低低的嘶喃一声,“朵朵,我想你了。”

    “雪落,你别这样……你再这样我感动得都快哭了!只是多了一个新生命,又不是什么生离死别!”

    袁朵朵默默的抹着泪水。

    连最好的闺蜜都要隐瞒,那种痛她快要承受不起了。

    “朵朵,我真的舍不得你这样糟賤你自己……懂吗?”

    “说什么呢?什么糟賤不糟賤的啊?你看看池院长,那么多的孩子,没有一个跟他有血缘关系,他还不是每一个都那么关心疼爱?”

    怕雪落多想,袁朵朵便搬出了大爱无疆的池院长来。

    雪落嗅了嗅鼻子,“我承认我自私,我小心眼儿……我没有池院长那么博爱……但我真得舍不得你糟賤自己,生下一个跟自己没有任何血缘关系的孩子!”

    “都已经胚胎移植成功了,你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袁朵朵打断了雪落的话,因为雪落再说下去,她肯定会哭出声来的。

    “还指望你给我的孩子当干妈呢,算了,看来我的孩子是高攀不起封太太了。”

    袁朵朵含着泪打趣一声。

    “朵朵,你说什么呢!这个干妈,我当定了!朵朵,我真的只想你能幸福!”

    雪落的泪水还是不争气的滚落了下来。她觉得上帝对袁朵朵实在是太不公平了。

    “雪落,我知道你对我好……放心吧,我会争气的,会活得开开心心的!让你少可怜点儿我!”

    放下电话的袁朵朵,匍匐在医院洗手间的门框上,哭得撕心裂肺。

    可不一会儿,她便止住了哭,有些呆滞的抚着自己的肚子。

    她一直没勇气去医院做彻底的检查:她怕得到任何有关肚子里孩子不好的噩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