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55章避避嫌总是好的

第855章避避嫌总是好的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55章 避避嫌总是好的

    看着重新返回到自己手腕上的紫檀手串,河屯的眼眸低垂了下来。  村   .

    那子还是不肯原谅他这个亲爹呢!

    看到门口处的雪落,河屯松开了怀中的家伙。

    “雪落,你来得正好……我有几句话正想跟你呢。十五,跟你十二哥去厨房打包点你亲爹爱吃的培根蘑菇派带回去吧。”

    河屯这个大老粗,也是在近几日才从家伙口中问出儿子封行朗爱吃的食物。其中有一样,就是这拗口的培根蘑菇派。

    书房里,河屯看起来有些颓废。或许是最近一直在养伤,整个人看起来气血并不是很好。

    “邢先生,您的伤……好些了吧?”

    雪落柔声询问道,“其实行朗他……也挺惦记您的。只是他那人好面子,不太喜欢表达出来。”

    一颗善良的心,总能给人带来如暖阳般的晴朗。

    可河屯却黯然神伤的微叹了一口气。

    他何尝不知道,这是儿媳妇林雪落的善意谎言呢!

    “雪落啊,大概后天吧……我就要动身回佩特堡了。”

    明明是不想的,但河屯这一回却选择了顺从儿子的意思:离开申城!

    自己的亲生骨肉在这里,自己宠爱入骨的亲孙子在这里,河屯又怎么舍得离开呢?!

    但不想离开,也得离开了!

    “回佩特堡?”

    雪落怔了一下,“是不是行朗跟你些什么了?”

    河屯默了几秒,随后才淡应一声,“是我自己要回佩特堡的!”

    “行了,你在我面前就不要装了!连我婆婆送你的紫檀手串你都舍得拿下来留给行朗,又怎么会真正舍得离开十五他们父子呢。”

    雪落的话,着实的一针见血。联想到儿子跑进车里时所的那句话,雪落更能肯定:即便是河屯想离开申城,也是被他自己的亲儿子给逼走的。 ..)

    一声‘我婆婆’,到是把河屯听得一愣;如果雪落叫苏禾婆婆,那岂不是应该叫自己公公?

    微顿,河屯轻吁了一口浊气,“阿朗写了一封信,让十五带来给我……就四个字:离开申城!”

    看来,雪落的确是猜对了!

    封行朗没写成‘滚出申城’,应该够对河屯‘尊重’的了。

    看着河屯那黯然神伤的模样,不免给雪落一种老态龙钟感。

    是人,都会老去;或早或晚!

    经历了这么多,想必河屯自己也能顿悟出一些事了!

    “行朗叫你离开申城,那你就离开呗!”

    雪落提息一声,“行朗受了你那么多的屈辱和暴戾对待,你做出让步,也是应该的!”

    河屯默默的点了点头。

    声音有些染涩,“雪落,我走了之后,你要好好照顾阿朗……听他从就被封一山虐待……”

    河屯哽了一下,“一切都是我这个父亲的错!”

    “你知道就好!”

    雪落温声埋怨道,“来去,还不是因为你被仇恨蒙蔽双眼了!连自己的儿子都下得了毒手,你比封一山还要残忍!换作我是封行朗,也一定不会原谅你的!”

    河屯再默。

    “我不知道……阿朗是我跟阿禾的孩子……”

    “可你知道阿朗是你心爱女人的孩子啊!”

    同样身为女人,雪落忍不住的想为婆婆苏禾打抱不平,“好歹你们爱过!对于一个女人来:她的孩子就是她的命!你连她的命……算了算了,我不想了,你知道错了,就好好弥补对阿朗的亏欠吧!”

    “雪落……我真的很想弥补……可阿朗他……他连机会都不给我。”

    河屯很少跟一个人如此的推心置腹;就连邢二,他也是能藏则藏。

    “他不给你机会,你就自己创造机会呗!”

    雪落微微吁了口气,“他让你离开申城,你就听话的离开呗!可他又没不肯你再回来!你回佩特堡住个十天半个月的,再回来不就行了!”

    河屯混浊的眼眸瞬间放亮了起来。   .

    “我会让诺诺经常给你打电话的!要是行朗责问起来,我就让诺诺:是他想义父了,才让你这个义父回来的。”

    看着儿媳妇林雪落的话,河屯压抑凄凉的心境立刻就明媚了起来。

    “雪落,谢谢你……你真是个善良的好女人!而且还挺聪明。”

    “行了,少夸我了。在你心目中,我只不过是个给你儿子生儿育女的工具罢了!人卑言微!”

    雪落借机埋怨一声。

    “哈哈……雪落啊,从今往后,我就把你当亲生女儿一样看待,如何?”

    河屯灰暗的情绪,在雪落的开导下,又一次的灿烂起来。

    “千万别把我当成什么女儿看待!你的七女儿蓝悠悠,现在也不知道藏在什么地方憋着坏呢!我死不足惜,就怕她再次伤害您的亲孙子,然后又给你亲儿子抹黑!”

    好吧,不得不,林雪落这次又聪明了一回:反正你河屯闲着也是闲着,倒不如去找找你的宝贝老七义女,对她该怎么着怎么着!

    实话,蓝悠悠一天没有被处理,雪落总觉得自己的心头压着块石头。指不定哪一天,这枚炸弹就会在她一家三口之间爆炸开来,打得她林雪落措手不及!

    “这个蓝悠悠……究竟藏到什么地方去了?”

    河屯微微蹙眉,“放心吧雪落,有我在,不会让她再伤害到你跟阿朗,还有十五的。”

    天地良心,这一回河屯的言语中,终于把林雪落这个透明的儿媳妇给带上了!

    “那就拜托您了。”雪落温顺一声。

    “嗯。”

    河屯哼应一声,寻思起什么来,又叮嘱起了雪落,“对了,那个……少让阿朗往御龙城跑!那个严邦虽得到了惩罚,但避避嫌,总是好的。”

    雪落微微的吐了口气息,“邢先生,其实严邦跟行朗……真有没有什么!他们三人,包括白默,是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生死之交。”

    “话虽这么,但那些照片……”

    “还不都是你宝贝义女蓝悠悠给ps出来的啊!行朗跟严邦都是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她这么抹黑他们,实在是太可恶了!不知道有多少竞争对手会趁机炒作黑化他们呢!”

    雪落不是故意的。但也绝非善心。

    蓝悠悠竟然让人把那些脏东西送到儿子林诺的手中,仅凭这一点儿,她就应该受到教训!

    “而且还把那些ps后的照片送去幼稚园给诺诺……”

    雪落顿了一下,“诺诺才5岁啊,心灵得受多大的伤害呢。”

    她清楚的知道:河屯最上心的,就是他自己的亲生儿子,和他的宝贝孙子。

    不是:犯了事儿,躲避起来一切就可以烟消云散的!

    雪落提醒着河屯,也就相当于在保护自己!

    “这个蓝悠悠……实在留不得了!”

    河屯感叹一声。

    *******

    在封行朗的电话催促下,雪落母子俩拎着打包好的培根蘑菇派欢快的从浅水湾里走了出来。

    “亲爹,你闻闻,香不香,要不要流口水了?”

    家伙将食品盒送到封行朗的鼻前。

    “怎么去了这么久?还真舍得亲爹这么傻等着呢?”

    封行朗倾身过来,亲了一下儿子肉墩墩的脸颊,又在女人的身侧怒的捏了一把。

    知道封行朗等久了,也烦躁了,雪落连忙提醒着儿子,“诺诺,快给你亲爹喂块培根派尝尝吧!”

    封行朗没兴趣吃浅水湾里的东西,但实在抵不过妻儿的热情推塞。只得张口吃下。

    口味儿不错,正合封行朗的胃口。

    可封行朗表现出来的,却是难吃的嫌弃模样。

    有些冷漠!

    有些情愫,不是因为突然想起,而是因为无法忘记!

    那些鲜血淋漓的画面,并不是封行朗想忘记就能忘记的。

    “妈咪,跟混蛋封行朗过二人世界,是不是真的比跟亲亲儿子在一起要快乐啊?”

    家伙偎依在妈咪怀里,眷眷的拱来拱去着。

    “怎么会呢?亲儿子永远都是妈咪的心头肉!”

    雪落安慰着感觉自己失宠了家伙,温情的在儿子的额头上亲了亲。

    看着5岁的儿子在自己女人的怀里拱来拱去的,封行朗的俊眉微蹙,不动声色的腾出一只手垫了过来。

    看着这一对暗中较劲儿的活宝父子,雪落索性将怀里的东西掰坐过去,让他背对着自己。

    同时,将封行朗垫过来的那只手给甩了回去。

    想起什么来,家伙突然又转过身来,用自己肉墩墩的手贴在妈咪雪落的肚子上。

    “妈咪,你肚子里是不是有妹妹了?”

    “……应该没有吧。”

    雪落怔了一下:这童言虽无忌,该不会自己真的又怀上baby了吧?

    “没有就好……要不然我坐在妹妹身上,岂不是要把她给压扁了。压扁了,可就丑了!我可不想有个丑妹妹!”

    家伙杞人忧天的道。感觉好像雪落真怀上了似的。

    搞得开车中的封行朗也是一阵不的乱激动,“雪落,真怀上女儿了?要不我们现在去医院看看吧?”

    “……你神经病啊!好好的去什么医院呢。”

    雪落真被这对风就是雨的父子给气懵圈儿了。

    对于这有可能的二胎,雪落是想怀,又不想怀。

    “封行朗,你这么激动……是不是想团团了?”

    雪落承认自己嘴欠,但总觉得封行朗一直默默的压抑着对团团的想念。

    从封立昕一家离开申城之后,封行朗几乎是绝口不提。

    这反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