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54章离开申城

第854章离开申城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第854章 离开申城

    林诺小朋友的日子,过得相当的灿烂!

    走到哪儿哪儿都把他这么个独苗苗宠上天的节奏。

    昨晚疯得太晚的小东西,一觉睡到了自然醒;然后还有邢十二伺候着半睡半醒中的小东西洗漱。

    即便快十点了,早餐依旧是温热的。都是林诺小朋友爱吃的肉类和水果点心。

    大家一直熬着肚子等着。包括吃喝了一碗滋补羹汤的河屯。

    “义父,快让十五看看。”

    小家伙每次来,都会掀起河屯后背上的衣物查看伤情。

    “义父好多了。”

    这样的小孝顺,对河屯真的很受用。

    鉴于小家伙死活不肯叫河屯爷爷,怕比邢十二他们降了辈分,河屯便默认了小家伙继续喊他义父。

    “真的好多了呢!”

    其实小家伙根本看不出个什么,河屯敷着药的后背看起来依旧健壮。

    看着小家伙像只小狼崽子一样美味的狼吞虎咽着,河屯满眸的宠溺之意。

    要不是为了顾及亲儿子邢朗的感受,他真想把这小东西一天24小时留在自己的身边。

    或许冥冥之中的牵引,河屯从这小东西一出生,便欢喜上了这机灵又带上那么点儿倨傲的小家伙。

    现在看来,那便是血浓于水的亲情一直在维系这样的相互喜欢吧。

    “对了十五,你亲爹最近忙什么呢?”

    河屯旁敲侧击的想从小家伙的口中打听亲儿子封行朗的消息。

    其实封行朗的行踪,河屯或多或少还是了解的。但屋子里的私事儿,就不是那么方便知晓了。

    “忙着给亲儿子赚奶粉钱呗;忙着讨好他自己的女人呗……老跟我争宠抢妈咪睡,好讨厌的!”

    小家伙有些小情绪的倾述着对亲爹封行朗的不满。

    “哈哈哈哈……那你就让着你亲爹嘛!”

    河屯却乐了。或者他比封行朗更切心的希望雪落能怀上个二胎,这样小十五就可以多多的陪在他这个亲爷爷的身边了。

    “凭什么啊?妈咪是我的!只能爱我!”

    好吧,这自私的小心眼儿。应该说,有大半是拜河屯这个亲爷爷所赐。

    “可你妈咪也是你亲爹的妻子啊!肩负着给你亲爹开枝散叶的重任。你可以多来义父这里嘛,义父跟你十二哥他们,都会宠着你的。”

    感情在河屯眼里,这儿媳妇林雪落的作用,就只剩下多多的给封行朗生孩子了。

    见义父河屯老是帮着混蛋亲爹说话,小家伙似乎想起了什么,立刻放下勺子朝房间里跑去。

    原本答应了邢八,等下午封行朗来接他时才拿出来的,可小家伙却选择了现在就拿出来。

    因为小家伙觉得:那信上的四个字,一定是骂义父河屯的话。

    小家伙从书包里拿出了那个信封,径直拍在了餐桌上。

    “给,这是混蛋封行朗写给你的信!你看完之后可不要生气哦!”

    亲儿子写给自己的信?

    河屯无比希冀的立刻拿起来端详。似乎还带上了那么点儿小激动。

    可等河屯看到信纸上的四个字后,脸色随之便寒沉了下来。

    【離開申城】

    这四个繁体字,着实狠凉了河屯的心。

    他的亲儿子竟然要他离开申城!

    这是此生不想与他再相见的节奏么?

    “义父,是不是混蛋封行朗骂你了?他真不孝顺!”

    很明显,小家伙没看懂这四个字;也没人告诉他这四个字的内容。

    或许封行朗算准了,邢八他们是不会将这听起来相当‘残忍’的四个字告诉给小家伙听的。

    “没有……你亲爹问我安好呢!”

    同样,河屯也选择了跟小家伙半遮半掩。

    要是小家伙知道自己的混蛋亲爹要逼迫着义父河屯离开申城,回去又指不定的要跟封行朗怎么闹呢!

    河屯是个智者。

    他知道要把活儿做得漂亮!

    而不去伤害一个5岁孩子的幼小心灵!

    要不然,封行朗也不会用心良苦的写上小家伙肯定不会认识的繁体字了。

    “那你的混蛋亲儿子都写什么了?”

    小家伙依旧很好奇。

    “看着像‘早日康复’。”河屯微涩一声。

    “不对了……这第二个字不像是‘日’字啊?”

    小家伙拿着信纸颠来倒去的看着,着实没能认出来。

    深深的体会到:论学习方块字的重要性!

    “十五,过来让义父抱抱……”

    伤感来得突然,也不突然,为了平息自己心头的酸楚之意,河屯将小家伙紧紧的拥在了怀里。

    满满的,都是不舍。

    ******

    浅水湾入口处。

    “行朗,你跟我一起进去接诺诺吧。”

    经历了送走袁朵朵的伤感,雪落似乎更在乎亲情的可贵。即便知道封行朗会抵触,但她还是说出了自己的提议。

    “你是让我带把枪进去呢?还是带把刀?”

    封行朗的眼眸里,是一派不动声色的清冷之意。

    “那我自己进去了。”

    雪落没有强求。深知男人要接受河屯这个亲爹的存在,需要的不仅仅是时间。

    这一段时间以来,封行朗默认了自己的妻子和孩子愉快的进出浅水湾来看望河屯,在雪落看来,已经够仁慈的了。

    或许雪落并不知道:封行朗仁慈的背后,是要逼迫着河屯离开申城!父子俩永不再相见!

    雪落下车刚走了几步,便看到在邢十二的护送下,儿子林诺欢快如小猎豹一样,路着大小‘s’路线,朝着妈咪雪落呼哧呼哧的飞奔过来。

    “妈咪……有没有想念你的亲亲儿子?”

    “当然想了!想得不要不要的!”

    雪落抱起越发沉手的儿子,在小家伙汗哒哒的脸颊上亲了又亲。

    “怎么玩这么疯呢?又折腾你义父了?”

    “没有的了……义父都老了,玩不起来了!”

    雪落突然发现了儿子手腕上的紫檀手串。

    很眼熟!

    “诺诺,你哪来的手串?该不会是偷拿你义父的吧?”

    雪落的责问声有些难听。因为雪落知道这紫檀手串是河屯的命之根子,一直形影不离的戴在手腕上。

    如果雪落猜测得没错,这紫檀手串应该是封行朗的妈妈当年送给河屯的。

    “哪有偷拿,是义父让我把这东西带回来给我混蛋亲爹的!黑乎乎的,还丑不啦叽的,我才不要戴着它呢!”

    小家伙嫌弃的取下河屯亲自给他戴上的紫檀手串,缠在手指上当玩具一样转动着,欢快着小短腿朝浅水湾入口处停着的保时捷飞奔了过来。

    “混蛋封行朗,这是我义父送给你的礼物!”

    刚爬上车车,小东西就径直把手里的紫檀手串丢了过来。

    封行朗只是风轻云淡的瞄了一眼,便那紫檀手串丢在了仪表盘上。

    一副并不在乎,且没心没肺的冷漠样子。

    “行朗,这可是你妈妈的遗物。”雪落提醒一起。

    封行朗只是抵下头亲了一下爬上他劲腿的小东西,慈爱的问:“想亲爹了没?”

    “不想!反正你只知道跟自己的女人过二人世界,肯定也没想我这个亲儿子!”

    一提二人世界,封行朗整个眉眼都耷拉了下来。

    “可亲爹却想你了!”

    封行朗的声音沉甸甸的,将脸颊紧贴在小家伙的头顶上,满溢着舐犊情深。

    童年的经历,让封行朗对父亲这个角色是扭曲的;或许唯一能安生的,就是将自己满满的父爱毫不保留的给予自己的孩子!

    雪落知道:那是河屯给的紫檀手串起了作用。

    “封行朗,我义父还说:他会按照你的意思去做。”

    想起什么来,小家伙抬起头,“对了,混蛋亲爹,你究竟给我义父写什么字了?我义父看到之后,就不开心了……闷闷的摸了这个手串一下午。”

    封行朗默了几秒,似乎在沉思;随后他拿起仪表盘上的那个紫檀手串,再次套回了儿子封林诺的手臂上。

    “诺诺,把这个东西送回去给河屯!就说我不需要!”

    小家伙先是怔了一下,随后才点了点头。

    寻思着义父经常戴在手上的东西,应该是很喜欢吧,送给别人似乎也不太合适。

    于是,小家伙半举着手臂上的紫檀手串,又屁颠屁颠的朝别墅里跑去。

    “行朗,我还是跟着进去一下,看看河屯吧。”

    雪落觉得:河屯看到手串时一定会伤感,便想跟着儿子一起进去安慰一下河屯。

    “不用!”

    封行朗冷嗤一声,“能留他一条命到现在,已经够仁慈的了!”

    雪落知道封行朗的艰难心里,但怎么说河屯都是儿子林诺的亲爷爷,朝夕相处了五年之久,也算是给她们母子提供了一个避风港。

    雪落甩开了封行朗紧握着手,“至少没有河屯,我跟诺诺指不定已经被蓝悠悠给害死了!”

    看着女人毅然走进去的纤纤背影,封行朗俊眸敛得有些深沉。

    儿子刚刚说:‘他会按照你的意思去做’,是不是表明,河屯已经决定要离开申城了?

    真难得他这么听话!

    “义父……义父……”

    看到小家伙又跑了回来,河屯欣喜的迎上前来。

    “我亲爹说他不需要这个……让我把它还给你!”

    为了表示安慰,小家伙乖巧的替河屯将紫檀手串给戴上,“义父,还是你戴着更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