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48章 跳过儿子当孙子

第848章 跳过儿子当孙子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浅水湾的别墅里,众义子们都心切于因失血而处于半晕厥中的河屯。

    用上药的河屯,想来一时半会也醒不来,雪落便想着赶回封家等着丈夫封行朗。

    雪落知道:以丈夫封行朗那执拗的脾气,一时半会应该接受不了河屯的身份!虽说河屯刚刚才给他当了一回垫背。

    换句话说,封行朗应该不会主动进来浅水湾找寻她们母子。

    “诺诺,你义父已经休息了,那我们就先回家好不好?说不定你亲爹已经回去了呢。”

    雪落着实心牵自己的男人。

    都十多天没见着那个男人了,心里都想狠了。

    即便是昏睡中的河屯,手掌心里还握着亲孙子林诺的小手。在小家伙把手抽之回来的时候,河屯条件反射的紧握了一下。

    “那好吧。等义父醒来之后,我们再来看他。”

    林诺小朋友也很是担心自己的亲爹,有没有被邢老五那头蛮牛给伤着。寻思着大毛虫那么利害,应该不会让混蛋亲爹受伤才对。

    “你走可以,十五必须留下!”

    能如此在浅水湾里说话的,除了河屯,也只有邢二了。邢二刚刚才回的浅水湾,整个人风尘仆仆,满是心切于义父河屯的愁容。

    “……”雪落一怔,下意识的把儿子林诺抱在了怀里。

    其实也挺悲哀的:即便林雪落是河屯亲孙子的亲妈,是河屯亲儿子的老婆,是河屯的儿媳妇,可依旧身份卑微。感觉任何一个义子都能对她大呼小叫。

    在询问了医生一番有关河屯的伤情之后,邢二才再次盯向了试图想将儿子林诺带离的林雪落。

    “义父伤得这么重,离不开十五!所以十五必须留下!”

    邢二这毋庸置疑的口吻,着实的霸道且独断。

    “不是还有你们这么多的义子在么?”

    补全了就是:为什么非要她的孩子留在河屯身边呢?雪落是不可能将儿子林诺独自丢在浅水湾的。

    “林雪落,我义父也是你的公公,你一个儿媳妇留下来尽孝,也是应该的!”

    邢二的眉宇深蹙,“怎么你们夫妻俩,都这般冷血无情呢!我义父可是因为封行朗才受的伤,可他连看都不来看上一眼!还有你林雪落,明知道丛刚会伤害我义父,竟然还自私的让他老人家一个人前去赴约?!你真够居心叵测的啊!”

    “……”雪落默着。她就知道邢二会将河屯的受伤加罪到她的身上。

    “老二,别以为你年龄老了那么点儿,就可以对我妈咪凶巴巴的!有我在,我不允许任何人欺负她!”

    小家伙拦在了妈咪雪落的跟前,以仰视的姿态跟邢二叫板着。丝毫没有因为邢二的健硕和魁梧而退缩。

    邢二的浓眉拧得很深。

    “十五,不许这么跟二哥说话。快向二哥说声对不起。”

    邢十二连忙走了过来,将嗷嗷直叫中的小家伙抱在了怀里。

    “是他先凶我妈咪的!任何凶我妈咪的人,都是我的敌人!”

    小家伙并没有因为自己的‘不尊重’行为而向邢二道歉。直接用‘敌人’跟邢二杠上了。

    “十五,怎么说话呢?太没大没小了!”

    感觉到邢二要动怒了,邢十二立刻甩了一下怀里的小东西,让小家伙避开邢二锐利的眸光。

    “你怕他,我可不怕他!等义父醒了,我一定会让义父狠狠的打他p股!”

    小家伙厉声厉气的跟邢二叫板着。以着实幼稚且戾气方式。河屯会不会真打邢二的p股尚不得而知,但河屯还真没少装模作样打过邢老四和邢老五他们。

    对于儿子的蛮横无理,雪落选择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想来邢二也不会因为顽童的几句话而气坏自己的身体。再说了,这不还有邢十二他们在场,应该不会让事态发展到不可收拾。

    “林雪落,这就是你教育出来的好儿子?!”

    果然跟雪落所想的一样:邢二并没有发难于咋咋呼呼的儿子林诺,而是把矛头再一次转向了无辜的她。

    “邢二先生,您太抬举我了。你十五弟……可一直都是你义父河屯手把手亲自教导的!”

    “……”雪落的这番话,着实把邢二顶嘴得哑口无言。

    “对啊,我就是义父亲自教大的!难不成你对我义父的教育方法有意见?”

    小家伙立刻帮着妈咪雪落对峙邢二。那聪明的小脑袋瓜子,可不是一般的好使。

    “诺诺,不许这么对你二哥说话!”

    雪落温声训斥了儿子一句,着实不想让邢二太过尴尬。

    “真是个小犟种!有其父必有其子啊!”

    最终,邢二还是自己给了自己台阶下,伸手过来想抚了下小家伙的头,却被小家伙毫不给面子的打了开来。

    “诺诺……诺诺……”

    浅水湾的入口之处,传来封行朗雄浑而高亢的叫唤声。

    “是我亲爹在叫我呢!”小家伙侧耳细听着。

    也不管不顾邢二刚刚的命令口气,径直撒欢似的朝别墅门外飞奔而出。

    雪落二话没说,直接跟上了儿子林诺的步伐。母子俩一起朝入口处跑去。

    封行朗果然等在那里。

    挺拔着身姿,已擦去了面上的血污,可身上的衣物却满染着斑斑血痕。大多都是沾染到河屯身上的,也有少许是他自己。

    可即便是这样污浊的亲爹封行朗,在小家伙的眼里,也是光芒万丈的。

    “混蛋亲爹……你怎么搞了这么久才来啊?我跟妈咪都等急了!”

    小家伙两步三蹬,便跃上了亲爹封行朗的怀里,父子便情意浓浓的亲来又亲去。

    雪落静立在他们父子俩的身边,看着这一大一小的两个男人亲昵着,一颗悬挂且揪疼了十多天的心,这才如释重负。

    “雪落……很抱歉……让你跟孩子担心了!”

    封行朗探过长臂过来,将一旁的女人紧拥在他们父子之间,深深的嗅着女人发际的香气,细细密密的亲吻着她的脸颊。

    “你口水好臭了!不许舔我妈咪!”

    小家伙奋力的拍打着在雪落脖子上拱来拱去的亲爹封行朗。

    一家三口亲切了好一会儿,封行朗这才想到了丛刚所说的那个地下室礼物。

    将妻儿塞进一旁的越野车后,担心还被关在鬼屋地下室里的严邦久等,封行朗用雪落的手机给白默打去了电话。

    “嫂子……”

    “默,是我,封行朗!”

    “朗哥?你,你现身了?丛刚那个王八蛋没怎么着你吧?”手机那头的白默欣喜的追问。

    “我没事儿!对了,你去一趟启山山城,在北海路的盘山山腰处,有一幢看似废弃的民国建筑……”

    “那不是丛刚的鬼室吗?”

    “你怎么知道的?”

    “我跟嫂子去过……”

    “那就好!你赶紧的再去一趟,你邦哥被丛刚那个龟孙子锁在地下室里呢。”

    “邦哥我已经救出来了,昨晚刚刚做完手术,下午邦哥醒来时情绪很激动,医生给他注入了镇定剂,到现在还没醒过来。”

    “严邦有生命危险吗?”封行朗紧声追问。

    “生命危险到是没有……只是……”白默欲言又止。

    “只是什么?”

    “只是……”白默深吸了一口气,“朗哥,你还是到医院里来一趟吧!只有你能hold得住邦哥!”

    “好!等我把你嫂子和侄儿送回家之后,我就赶过去。”

    见严邦并没有生命危险,封行朗选择先送自己的老婆孩子回家。

    手足之情固然重要,可封行朗更是丈夫和父亲。

    越野车一路朝封家方向疾驰。

    封行朗探手过来,蜷起食指在雪落的脸颊上轻轻的触之抚着。

    “担心老公了吧?”

    “不担心!妈咪只担心她的亲亲儿子~”

    小家伙打掉了亲爹封行朗抚在雪落脸颊上的手。

    被封行朗这么一问,雪落心间可谓是五味杂陈,便更紧的将儿子拥抱在怀里。

    她林雪落的孩子,在跟封团团的选择中,被亲爹封行朗抛弃了。

    而在跟自己亲爹的选择中,又被自己的亲爷爷抛弃……

    或许唯一没有抛弃小家伙的,就只有她这个亲妈了!

    知道自己怀孕时,跟蓝悠悠斗智斗勇;然后又跟河屯委曲求全……

    经历了这么多的九死一生,雪落都没有放弃过她跟这个男人的孩子!

    “亲儿子说得对,妈咪就只担心自己的亲亲儿子了!”

    雪落亲吻着小家伙的脸颊,将眼眶中的泪珠逼退了回去。

    “亲儿子也最最爱自己的亲亲妈咪!”

    小家伙环抱着妈咪雪落脖子,乖巧的匍匐着,困意十足的打着哈欠。

    妈咪的怀抱,是孩子安然的港湾。

    回到封家之后,封行朗先把身上的血污清洗了个干净,一边吃着安婶做的小薯饼,一边坐到庥边想跟自己的女人亲上那么热一下。

    可雪落却推搡开了男人吻过来的脸颊。

    “行朗,你去看看严邦吧。他伤得挺重的。”

    “放心,严邦那狂牛底子好着呢,死不了的。我明天早上去也一样,让老公抱抱你!”

    “估计这回……他是生不如死吧。”雪落怅然微叹。

    “生不如死?严邦怎么了?是断胳膊了?还是断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