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46章 因为情义

第846章 因为情义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没有去阻止丛刚,是不是意味着他默许了丛刚在他眼皮子底下,同时也在他儿子诺诺的眼皮子底下,把河屯给一枪毙命?

    “坏毛虫,不许你伤害我义父!”

    小家伙蹦哒起来,想把枪从丛刚手里给夺过去;却被卫康一把将小东西捞离了地面。 ( . )

    “封行朗,快抢掉大毛虫的枪!大毛虫说我义父是你亲爹……你不可以见死不救的!”

    小家伙急急的嚷嚷着,抵下头来一口咬在了卫康的手臂上。

    可卫康却像根木桩一样,任何小东西肆无忌惮的这么咬着他。

    “他不是!永远都不会是!”

    封行朗冷淡着目光,从河屯那张因失血而泛白的脸庞上睨过。

    加之岁月的蹉跎,河屯看起来是那么的老态龙钟。

    是人都会老,没有人真正逃脫得了岁月的侵蚀。

    有人惶恐不安,有人坦然面对!所以就有人老得狼狈颓废,亦有人老得优雅从容!

    “封行朗,你好过分!我义父刚刚还救了你,你都不肯帮帮我义父?!”

    小家伙的眼眸里闪动着星星点点的泪光,他完全没有因为义父河屯选择了混蛋亲爹,而‘抛弃’了他这个十五义子而难过,反而在一个劲儿的恳求着封行朗去搭救被地刺困得一动也不能动的义父河屯!

    孩子的世界总是这么的纯真和美好!

    “封行朗,你劝劝大虫毛吧!大虫毛最听你的话了!”

    小家伙还是没有放弃,依旧叽叽喳喳的嚷叫着替义父河屯求情。

    可封行朗依旧只是沉默!

    封行朗的冷漠,着实让小家伙寒了心,“封行朗,你太让我失望了!”

    “大毛虫,你要是敢伤害我义父,我再也不会原谅你了!我一定会找你报仇的!”

    儿子厉厉的嚷叫声,让封行朗紧蹙起了眉宇,或许是小东西最后的那句‘我一定会找你报仇的’触动了他的心弦,他缓缓的抬起手,一把抓住了丛刚的枪口。

    很显然,小家伙已经对河屯产生了感情。虽说封行朗认为这样的感情不应该有。

    经历了太多的血腥仇杀,封行朗实在不想看到自己的孩子继续沦陷其中。

    “丛刚,你要是真弄死了河屯,以邢二的狠厉,他一定会对你赶尽杀绝的!你还是赶快带着他们离开这里吧!”

    封行朗的顾虑是冠冕堂皇的:因为河屯要是真死了,河屯那帮义子一定会前仆后继的来找丛刚报仇。别说已经成年的义子们,连5岁的小东西都已经出言恐吓丛刚了!

    “你觉得我还需要苟且偷生的活下去吗?”

    丛刚的笑意似乎冷凝在了他刚毅的脸庞上,染着莫名的凄凉之意。

    封行朗深深的凝视着丛刚那生无可恋似的眼眸,“如果我非要你活下去呢?”

    “……”

    封行朗的话,让丛刚猛的一怔。甚至于封行朗可以感觉到丛刚那只握着枪的手也随着颤抖了一下。

    “我就不明白了:自己的生命在你眼里就这么的贱?”

    封行朗的俊脸上染着少许的血污,不知道是河屯的,还是他自己的。可他的那双眼眸,却格外的明朗。就像游离外那璀璨的星空。给人希冀的明亮感!

    “哐啷”一声巨响,从船舱舱体的中央大厅上面爆破出了一个大豁口;几乎是与此同时,冲锋枪枪里吐出一条长长的火舌,子弹密集得让人抬不起头来。

    河屯的义子们来了!而且还比丛刚预计的快上很多!

    这回直接跟丛刚杠上了硬战。子弹密集得让丛刚连反抗的机会都没有!

    封行朗下意识的朝丛刚扑了过去,将他压制在了他的身之下。

    “卫康,放了诺诺,我送丛刚跟你离开这里!”

    好在卫康的怀里还抱着林诺小朋友,要不然他早已经被河屯义子们的乱枪给打死了。而被封行朗压制在身之下的丛刚,自然也没有受伤。

    卫康似乎在衡量利弊:如果真听封行朗的话放走了林诺这个最好控制的人质,他们要想活着离开,会有多大的可能?

    “噗噗噗……”

    子弹击中了木质的地板,飞溅起的木屑扎到了封行朗的脸颊,“我x你妈的!”

    封行朗嘶吼了一声。带动着丛刚的身体往角落里滚去。

    似乎这一刻的丛刚还没有从封行朗的话中缓过神儿来。

    他说:他非要自己活下去……

    见封行朗如此卖力的在营救boss丛刚,卫康相信了封行朗跟丛刚之间的友情,便将怀里的林诺小朋友松开来。

    当然也是为了用小家伙去吸引河屯义子们的注意力,从而为他们的逃离赢得机会。

    “混蛋封行朗,我要跟你一起走!”

    被松开的小家伙并没有离开,反而冲过来抱住了封行朗的一条胳膊。

    封行朗亲了亲儿子汗哒哒的小脸,“诺诺乖,亲爹送大毛虫一程,一会儿会自己回去的!你乖乖的在家跟妈咪等着亲爹!”

    “大毛虫这么坏,你干嘛还要救他啊?”小家伙不满的朝丛刚瞪了一眼。

    “因为我跟他之间还有情同手足的情义在!”

    其实这句话,封行朗更像是在说给丛刚和卫康听。

    “乖,一会儿你喊着‘不要开枪,我是十五’,然后冲出去……懂么?”

    “那你跟大毛虫要小心点儿!”

    小家伙刚要转身离开,却又回过头来,咬着嘴巴瞪着丛刚。

    “大毛虫,我原谅你了!下次可不许这样了!”

    小家伙是戾气的,却又是仁慈的。他相信亲爹的好朋友,也应该是好人才对!

    丛刚的嘴唇蠕动了一下,却没能发得出话来。

    把一个才5岁的孩子捆绑悬吊着当选项,可小家伙却没有记恨他,而是选择了大度的原谅。

    有时候,不得不说身为成年人的他们,是多么的心胸狭隘!

    “不会再有下次了……”丛刚淡出了一个微笑。

    “信你了!”

    小家伙这才转身朝拐角外走去。

    “诺诺,小心点儿。”

    封行朗心切一声。明知道河屯的义子们不会开枪,但做为一个父亲,封行朗还是一直悬着心。

    为了安全的将丛刚送离,封行朗选择了将儿子先交托给邢十二他们。

    “不要开枪……是我……我是十五……不要开枪……我是十五!”

    密集的枪声瞬间停顿。但在拐角处的一米处,却密密麻麻着红外线的小圆点。

    似乎在警告角落处的丛刚等人:你们已经无路可逃了!

    小家伙刚刚走出拐角,出现在河屯手下的视线范围之内,一侧突然闪出一个黑影,以迅雷不及掩耳的速度将小东西一下子勾捞在了怀里。

    “啊……”小家伙发出一声惊恐的厉叫声,“老十二,你用得着这么鬼鬼祟祟的么?吓我一跳!”

    听到儿子平安的叫声后,封行朗一颗悬着的心总算是放回了胸腔中。

    “咝咝咝……”

    拐角处立刻升腾起一阵浓浓的烟雾,遮盖住了众人的视线。

    “不要开枪!我混蛋亲爹跟他们在一起呢!要是不小心打中了我亲爹,你们一个个都吃不了兜着走!他可是我们义父的亲儿子!比你们一个个都值钱!”

    好吧,值钱!

    其实小家伙想表达的意思是:亲爹封行朗的命很宝贵。可能是一时情急,就只想到了‘值钱’两个字!但也能勉勉强强的将意思表达了!

    等烟雾散开一些后,角落里早已经没有了丛刚他们的身影。包括跟丛刚在一起的封行朗。

    “二哥,要追吗?”

    “让老五和老八去追!我们留下来先救义父!”

    邢二之所以能及时的赶上,着实是因为他对丛刚的手法太过了解的缘故。

    他并没有在丛刚的鬼屋久等,还将心腹留在了义父河屯身边盯视一举一动。

    十个小时的镇定剂用量,可义父河屯却在三个小时后就醒了过来,这不得不让邢二怀疑上了林雪落才是丛刚真正的传话人。

    将计就计,就是这么用的。

    但邢二还是来晚了一步,才会让义父河屯受了严重的皮肉之苦。

    “十五……快让爷爷抱抱!”

    对于孙子十五,河屯是心怀愧疚的。

    毕竟他选择了儿子封行朗,而做出了不得不‘抛弃’小家伙的事儿。

    好在丛刚念及封行朗当年对他的救命之恩,仁慈的放过了小家伙一条生命。

    “义父……我可不可以不叫你爷爷啊?”

    小家伙看着正被邢十二止着后背上血窟窿的河屯,老大不情愿的说道。

    “为什么啊?不肯原谅爷爷?”

    “不是的了……老十二他们都叫你义父,就我一个人叫你爷爷,太别扭了!除非,你让他们都叫你爷爷,我才叫!”

    “哈哈哈哈……”

    后背被扎得几乎体无完肤的河屯,心情却是明媚的。至少他的亲生儿子用手去堵住了丛刚的枪。

    无论当时出于什么样的动机,他的儿子阿朗所表达出来的:是不想他这个亲爹死掉!

    足以!

    游艇快速的朝公海方向逃离着。

    而邢老五和邢八的游艇紧随其后的追逐着。

    邢八似乎只想凑个人数,可邢老五却对丛刚恨之入骨。

    因为他的兄弟邢老四死了,被丛刚在浅水湾里一招毙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