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44章 癫狂如困兽

第844章 癫狂如困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十……”

    “九……”

    “八……”

    “颂泰,当初你母亲勾一引我不成,便恼羞成怒的想挑拨我跟你父亲的关系。百度搜索: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她伪造了她被我强行占有的情景,后来被你父亲揭穿之后,她为了报复你父亲,也为了报复我,便投去了我跟你父亲共同敌人的怀里……”

    “后来,你母亲便怀上了你!她跟你父亲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被我占有后才怀上的……”

    “所以,你并不是你父亲的亲生骨肉!当然也不是我的!你父亲将这一切都跟我隐瞒了,为了保全你母亲和你的性命,他喜当了这个瓶盖爹!”

    “可你母亲不知悔改,竟然连同霍斯顿一起,想将你父亲和我一网打尽!只是因为想报复我对她的拒绝!”

    “那场鏖战,我跟你父亲九死一生的赢了!可他却鬼迷心窍的怎么也不肯解决掉你那水兴杨花的母亲,还有她跟霍斯顿所生下的孽种!”

    “他竟然跟我下跪,说要用他自己的命,和他这一生所拼所得,换你跟你母亲!”

    “于是,我怒了,便有了当初的那条选择题!后来的事,你应该都知道了……”

    丛刚整个人像被抽之离思维的躯体一般,滞静在沙发上,毫无生息。

    他接受不了河屯的话,更接受不了河屯对他母亲的评论。

    这会是事实真相吗?

    “你母亲所犯上的恶行,还远不止那些……她设计陷害阿禾,让我以为阿禾背叛了我,移情别恋了!你母亲临死都没肯放过阿禾和阿禾肚子里的孩子……”

    “你母亲让我亲眼看到了阿禾跟别的男人同睡在了一张庥上……让我在二十多年之后,还念念不忘着要对这个‘耻辱’赶尽杀绝!”

    “她害我差点儿亲手杀死我自己的孩子……”

    “这样的女人,任何人都会株之而后快!我只恨我自己当初下手太晚了,害了你父亲不说,也害了我自己的女人,我自己的孩子!”

    “如果再让我选择一回:我只会更早的将你母亲碎尸万段!”

    河屯每一句话,都带上了满腔的愤怒。他实在是太憎恨那个女人了!丛刚母亲的妒忌之心,残忍的害死了那么多人,而且还让这些冤孽给子孙后代继续上演着。

    “闭嘴!”

    丛刚发出了歇斯底里的怒吼,几乎把整个船舱都震动了。

    “河屯,凭你的片面之词,你以为我就会信?别做梦了!还是认命的做你的选择题吧!”

    丛刚的情绪有些失控,那剧烈起伏的胸膛,那瞪得大大的血红双眼,无法压制的心头怒火,使他整个人看起来像是要爆炸开来。

    “不……不……放过诺诺……他还是个孩子!”

    嘴巴被铝箔胶带给封着的封行朗,说不出清晰的话来,他奋力的摇晃着自己的身体,想朝儿子诺诺的方向荡甩过去。

    他愿意给自己的孩子当垫背。

    这五年来,他没能尽到一丁点当父亲的责任,没有给自己的孩子一丁点儿的父爱!

    甚至于在几个月之前,他还从自己的儿子跟侄女之间选择了侄女封团团!

    封行朗不能原谅自己一而再对儿子的‘抛弃’!

    儿子才5岁,他也有自己的感受!

    他并不想被自己至亲至爱的人一而再的‘抛弃’!

    看着亲爹封行朗努力的朝自己这里荡过来,小家伙发出咿咿呀呀的声音。

    虽说同样被封着嘴巴,可封嘴的材质却不一样:封行朗用的是那种铝箔胶带,很难自行扭扯开;而小家伙套的是那种不会粘着皮肤的皮类物体。

    “七……”

    “六……”

    “五……”

    “颂泰,我用我的命,跟你交换阿朗和十五!”

    噗通一声,河屯直挺挺的跪了下去,跪在了丛刚的面前。

    像那轰然倒塌的泰山盘石一样!

    每个男人的膝下都有黄金,更别说像河屯这样的枭雄人物。

    可每一个灵魂又有它致命的柔软之处!

    为了被自己辜负的儿子和孙子,河屯屈辱的跪在了丛刚的面前。

    这一刻的河屯,也许没有想过自己精贵的身份!唯一想到的:就是倾其所有也要保全自己孩子的生命!

    丛刚的声音一顿……

    林诺小朋友在看到义父河屯给丛刚下跪之后,一双大眼睛里蓄满了泪水。

    他怒力的蠕动着自己的鼻子和上嘴唇,想用套在他嘴巴上的软材质的皮套给挪开。

    “河屯,体会到那种感觉了吧?像是有把刀在自己的心尖上一点一点儿凌迟着,痛彻身体之中的每一个细胞……”

    丛刚的模样变得面目狰狞,像上瘾的瘾君子一样,被仇恨吞噬掉了自我。

    “河屯,这才刚刚开始!无论你选择接住谁,只能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别一个亲人惨死在自己的面前……他的鲜血会蜿蜒满地……”

    丛刚着魔似的,瘆人的勾勒出那鲜血淋漓的画面,刺激着河屯在做选择的时候,会加倍的刺疼他自己的内心!

    丛刚要让河屯的每一个细胞都跟着一起揪疼!

    “颂泰,求你放过阿朗和十五!我会以你想要的方式去死!”

    “河屯,你的死和活,对我来说已经完全不重要了!我要你在活下去的每一天里,都愧疚得生不如死!”

    “四……”

    “三……”

    “二……”

    小家伙终于蹭开了一些束缚在嘴巴上的皮套,可以说出清晰的话来。这得感谢邢十二的逃生练习,这会算是真正派上用场了。

    “义父,你一定要先接住我混蛋亲爹……我亲爹比我重,他掉得比我快!”

    小家伙天真的以为:比自己重上几倍的亲爹封行朗,应该会掉得比自己快。

    儿子此言一出,封行朗的眼眸便瞬间泛红了。他的孩子,一个才5岁的孩子,竟然让别人先救他这个混蛋亲爹!!

    “丛……刚……你敢……伤害诺诺……老子一定让你不得好死!”

    封行朗挣扎着,努力的朝儿子诺诺方向晃动着自己的身体,像只癫狂的困兽一般。

    “一!”

    “义父,一定要接着混蛋封行朗……大毛虫说他不会伤害我……啊!”

    还没等林诺小朋友嚷嚷完,便发出一声尖锐的厉叫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