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43章 只能救一个

第843章 只能救一个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棱锥形地刺只有两三厘米的高度,或许并不能直接把人给扎死,却能将人扎得鲜血横血,生不如死。复制网址访问

    丛刚让老三用铝箔胶带封住了封行朗的嘴;而封行朗自己也不是很想跟河屯说话,便默许了丛刚的这种变态行为。

    熟悉的情景再现,可却物是人非。

    尤其是身份!

    丛刚坐在面积足有七八十个平方的地刺后面。目不转睛的盯看着眼前的河屯。

    那是一种既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刻骨铭心的仇恨,将河屯这张脸早已经烙印在了丛刚的心尖上;

    可此时此刻眼前的河屯,又是陌生的。从丛刚儿时,他的健壮如劲牛,到现在的头发泛白,岁月这把无情的刀是公平而公正的,它绝对不会放过世间的任何一个人!

    时间将会把你刻骨铭心的东西从你心尖上一点一点的剥离,无论你如何的不舍,如何的难过,如何的哀痛怨恨,都无济于事。

    谁也逃脱不了生老病死!

    “颂泰,放了阿朗,我任由你处置。”

    河屯的声音稳稳当当的。在赶去御龙城的路上,他已经做好了选择。

    从某种程度上来讲:他还是有那么点儿感谢丛刚的!

    他感谢丛刚的成全!

    成全一个父亲对儿子的愧疚之心!

    河屯极力的想把自己一切都奉给儿子封行朗,包括自己的生命。

    那样,即便是下了地狱,他也能跟自己心爱的女人阿禾交待了。

    “没那么简单,也没那么便宜!”

    丛刚淡淡着声音。

    以为自己再次直面河屯的时候,还会嫉恶如仇般的暴怒而起;可不知为何,或许是自己的心境已经老了,丛刚要比十年前冷静且从容了很多。

    “那你想怎么样?”河屯冷厉着声音。

    地刺足有八十个平方,除了蜘蛛侠那类人,应该没人能飞跃得过去。

    河屯抬起头,深深的凝视着被高悬六七米高处的儿子邢朗。

    封行朗则回避着河屯的目光。他不愿意去跟河屯直面。

    啪啪,随着丛刚的两声击掌,另一个捆扎绳索缓慢的从中央天顶上放了下来。

    “十五?十五……”河屯急切的叫唤。

    听到河屯的叫唤声,原本只是想沉默是金配合着丛刚等着看河屯‘好戏’的封行朗,一下子不淡定了起来。

    他侧过头来,便看到在距离他八米之远的对面,同样悬挂着一个小小的身影。

    竟然是他的亲儿子——封林诺!

    在看到儿子的这一刻,封行朗几乎快疯掉了。

    “唔……唔唔……”

    封行朗对着丛刚歇斯底里的嘶吼着,因为嘴巴被铝箔胶带封住了,封行朗只能发出口齿不清的支支吾吾的厉吼声。

    这样的气氛,才是丛刚想要的!

    不过小家伙看起来到是挺平静的。他看了看一旁跟他一样被悬吊着的亲爹,又看到了下面站着的义父河屯,同样被封住了嘴巴的小家伙咿咿呀呀了起来。

    “义父……义父……”

    “丛刚,你究竟想干什么?”河屯朝着丛刚嘶声厉吼。

    “这情景,你河屯应该最熟悉不过的!”

    丛刚冷生生的笑了一下,“还跟当年一样,二选一。我会让人同时砍掉他们身上的绳子,儿子跟孙子一起掉下去……而你只能救一个!”

    “丛……刚……我……x……你丫的!”

    封行朗像一头失控的野獸一样,对着丛刚口齿不清的厉吼厉叫着。

    如果封行朗知道这才是丛刚真正的主意,他怎么也不会答应配合他的。

    封行朗真的没想到:丛刚竟然把他的孩子一并给抓来了!

    情景还是原来熟悉的情景,只是彼此的身份却有了一百八十度的转变。

    原本选择题发起者的河屯,此时却诡异成了那个做选择的人;

    是想让河屯感受一下,那种纠结到抓狂的选择意境?

    而做过两回选择的封行朗,现在却成了丛刚选择题中的其中一个选项。

    也好让他体会一下,被人抛弃的心酸和悲凉?

    其实这一刻,封行朗完全没有什么要被抛弃的心酸和悲凉,他唯一在乎的,就是他的亲生骨肉能够平平安安!

    林诺小朋友才5岁,可却是第二次当成大人们的选项。

    第一次是跟爱哭鼻子的封团团,第二次竟然是跟自己的亲爹……

    听到丛刚说要让义父河屯做选择题后,小家伙似乎有些心急起来。可他说不出话,只能咿咿呀呀的扭动着自己的小身体。

    他想跟义父河屯说:你一定要选择亲爹封行朗;因为混蛋丛刚已经告诉过他,他的下面是海洋球。所以他掉下去根本就不会摔伤或扎伤。

    “颂泰,有什么恩怨,你冲我河屯一个人来!放了阿朗和十五!他们是无辜的!”

    河屯隐忍的低嘶着。

    “呵,没想到堂堂的大毒鱼,竟然也会说出这种话来?当初你逼我父亲做这条选择题的时候,有没有想过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和一个才8岁孩子的无辜?”

    丛刚以冷笑的姿态反问着河屯。

    河屯的喉结剧烈的滑动着。

    “我父亲为了你出生入死,打下大半的江山,可你竟然那样去对待他的老婆和孩子?”

    丛刚的声音带上了微微的颤抖。向来冷漠的他,也会有情绪激动的时候。

    河屯缓缓的提息一声,“颂泰,有些事,并不是你所看到的那样!我视你父亲情同手足!可是……”

    “可是什么?是因为他功高盖主了吗?你害怕他动摇了你的地位和权势?”

    面对丛刚的逼问,河屯却苦涩的摇了摇头。

    “不是!是你母亲她……她不守妇道的勾一引我上庥!她还陷害阿禾……”

    “闭嘴!人都已经死了,你竟然还栽赃诬陷?”

    丛刚失控的咆哮。或许这一刻,他又做回了真正的自己。

    河屯抬起头,深深的凝视着被高悬着的儿子和孙子,深呼吸再深呼吸。

    “颂泰,我答应过你父亲:今生今世,都不会说出那个秘密!可今天,为了我自己的孩子,也为了你,我不得不说!”

    “可惜了河屯,我不想听你编故事!给你十秒钟的时间考虑:是救自己的亲儿子,还是救自己的亲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