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41章 你太贪心(2更合1)

第841章 你太贪心(2更合1)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都说:命运一半掌握在上帝手中,另一半掌握在自己手中。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成功就是用自己手中的一半去赢得上帝手中的另一半。

    对于严邦来说,他的第一次生命几乎完全奉献给了封行朗;可给他第二次生命的,却是别人。

    没有邢八及时替严邦止血,或许严邦早就因为失血过多而休克致死。

    如果没有雪落的执意和白默的奋力营救,或许严邦会在那昏天暗地的地下室里一点一点儿的腐烂。

    更不可能找回被邢二近身保镖厌弃般踢到角落中的东西!

    也许严邦为了封行朗,并没有好好惜爱过自己的生命,可是别人,包括林雪落,包括白默,同时也包括白老爷子和救死扶伤的医生,都在为营救严邦的第二次生命而争分夺秒。

    离断回植手术进行了五个多小时。

    其中包括一些繁琐的清创、扩展、回植等等,各种细节上的步骤。

    严邦是个男人,而且还是进行的那方面的手术,雪落也不太方便留在那里。

    白老爷子已经从夜莊调用了几个知根知底的人,陪着孙子白默一同守在手术室的门外。并同时警告过所有人,不得将严邦动手术的事外泄半个字!

    雪落走出军区总医院的时候,已经是晨曦一片了。

    想到自己失踪的丈夫和儿子,雪落的一颗心被狠狠的揪起,拧成生生的疼。

    邢十二还没有联系她,就说明暂时还没有丈夫封行朗和儿子林诺的消息。不得不说,河屯这一回终于遇上强劲的敌手了。

    从直觉上,虽说雪落觉得丛刚不会伤害封行朗和儿子林诺,但丛刚的诡异,以及丛刚所背负的仇恨,还是让雪落心急如焚。

    自己该怎么办呢?

    回封家默默的等着?

    还是去河屯的浅水湾等消息?

    又或者……

    雪落又想到了丛刚的那个鬼屋。也许封行朗和儿子林诺并不在里面,但总会有一些蛛丝马迹的。

    雪落决定再去丛刚的鬼屋看看。

    也就在这个时候,雪落的手机作响了。

    她连忙拿出手机,也不管什么陌生号码,径直滑通接听。

    “我是丛刚。”

    手机刚一接通,便传出丛刚自报家门的声音。

    “丛刚,求求你,别伤害诺诺……他还是个孩子!”

    雪落带着泣声跟丛刚哀求着。从怀上这个小东西开始,儿子林诺就倍受苦难。雪落真的舍不得自己才5岁的孩子经历这么多的磨难。

    “我不会伤害他的!至少……不会伤害他的身体!”

    丛刚的声音淡淡的,却很坚定。能传导给雪落以安慰。

    “丛刚,诺诺怎么样了?能不能让我去代替我的孩子?我一定会很好的配合你……求你了!”

    雪落哽咽着。她没有直接开口向丛刚要求放过儿子林诺,她想跟他用她自己去做交换。

    想必丛刚时至今日的行为,也是多年堆积并酝酿的恶果。并不是雪落三言两语的恳求,他就能放过林诺小朋友的。

    所以雪落选择用自己去跟丛刚做交换,换回自己的儿子林诺。

    “你还不够分量!”

    丛刚风轻云淡的说道。听着有些伤人,可却是事实。

    在护犊子的河屯心目中:儿媳妇林雪落,远远没能达到跟他的亲儿子或是亲孙子一样重的分量!

    “丛刚,那……那你想用封行朗和诺诺做什么?”

    雪落清楚的知道:丛刚并不是个可以感化的生物。

    他冷血,他诡异!之前对封行朗的忠诚,也在一点一点的被改写。

    或许事出有因,但这却是不争的事实。

    “以彼之道、还施彼身!”

    丛刚的话生冷了起来,“我也要让河屯亲身感受一下:那种痛彻骨髓的疼!”

    果然,跟邢二在浅水湾所提到的那样:丛刚绑走了封行朗和诺诺,是为仇恨而为!

    “丛刚,你这么做,真的太冒险了!河屯身边有那么多的追随者,而且邢二他们都在,你会进退维谷的!”

    雪落善意的提醒着丛刚。她真的不想丛刚的下场会落得跟严邦一样。

    雪落真的受够了这样的恩怨情仇!冤冤相报,受伤的却是无辜的人!

    就好比封行朗和儿子林诺,他们又何错之有?都是河屯刚愎自用且执迷不悟的受害者。

    “所以,我想请你帮忙?”

    丛刚的话题,开始言归正传。

    “你要我帮什么忙?”雪落紧声问道。

    “现在只有你能接近河屯……”

    “你什么意思?该不会是想让我去暗杀河屯吧?”

    “……”真够想法大胆的女人!

    暗杀河屯?估计十个林雪落也只能去送死!

    “不用那么麻烦,你只要把我的话带给河屯就行了!重点是:要避开河屯所有的义子!尤其是邢二!”

    丛刚清楚:要带话给河屯,林雪落无疑是最好的人选。

    恐怕此时此刻,任何人都接近不了河屯了!邢二也不会让丛刚的手下进去浅水湾传话的。

    封行朗跟他儿子的命,邢二固然会救;但义父河屯的命,更要保!

    就像做选择题:不选择,永远不会有得分;选择了,才会有得分的机会。

    “说吧,你要我带什么话给河屯?”

    雪落毫不犹豫的选择了配合丛刚。

    “你让河屯今晚六点,一个人去御龙城里‘天门谣’包厢等着。会有人去接他跟我见面。”

    “好,我会将你的话原封不动的带给河屯!”

    “一定要小心提防着邢二!他比河屯还狡猾如狐!要是让他尾随了河屯,那你又得等上十天半个月的才能见到自己的丈夫和儿子了!”

    “你可以提醒我一下:要怎么去提防邢二!”

    “你可以交给河屯去提防!就说如果有尾巴,就让他准备好替他亲儿子收尸吧!”

    丛刚此言一出,雪落的心一阵生疼,“求别伤害行朗……”

    “那伤害你自己的儿子?”丛刚反问。

    “两个都不要伤害。”雪落微咽着。

    “林雪落,你太贪心了!”

    丛刚淡淡的叹息一声,“如果你好好的配合我,我会满足你的贪心的!”

    挂断电话之后,雪落几乎紧张到不行。她深呼吸再深呼吸,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冷静下来。

    她知道丛刚是个很理智的人。

    冤有头债有主,他要找的是河屯,应该不会伤害他的封二爷和封小爷的!

    但一切不能太往好处想,也不能太往坏处想。

    迎着晨曦深呼吸了几口之后,雪落便招停一辆计程车,朝浅水湾火速赶了过去。

    ******

    浅水湾,似乎还跟平日里一样。

    但连雪落都能嗅出,浓郁的火药味儿。不知道有多少埋伏在四周的雇佣兵伺机而动。这些人都是邢二带来的。

    雪落听到自己的身后响动了一下,可她却没有回头,依旧平缓着步伐朝里面走去。

    在别墅的门口,邢二的人阻拦了一下;刚好路过的邢八跟门外的人说了几句西班牙语,那些人这才放雪落进来。

    “有邢朗和邢诺的消息了?”

    雪落刚迈进客厅,还没有来得及询问邢八有关他河屯的去向,偏厅里便传来了邢二的询问声。

    雪落并不确定邢二询问的是她,还是邢八;但直觉上,雪落并不是很喜欢邢二。因为邢二的戾气很重。是那种能嗅到的萃取了毒液的危险气息。

    邢八回头看了雪落一眼,应该是在提醒雪落作答邢二的话。

    如果邢二询问的是他,从某种可能上邢二会直接跟他说西班牙语。但邢二问出的却是中文。

    “还没有。我们依旧被动的在等。”

    见雪落只是愁眉不展着,邢八便替她接过了邢二的话。

    “林雪落,你好像并不太着急你丈夫跟你孩子的失踪……”

    邢二盯视着雪落的眼睛,他不会放过任何一个可能。

    丛刚的套路,邢二是知道的:丛刚是时候找机会要将河屯赴会的时间和地点带到了。

    丛刚不可能直面河屯的大军,他没有三头六臂。

    所以,他唯一可用的招数,便是利用手上的筹码,想方设法让河屯单独赴会。

    邢二养了颂泰,也就是丛刚十多年,他这点儿伎俩他还是了如指掌的。

    “你想我怎么着急?捶胸顿足?还是嚎啕大哭?”

    话一出口,雪落的眼圈儿就红了,“说真的,我真想把你们的义父碎尸万段!要不是因为他,我的丈夫,我的孩子,还有我,就不会受到这些磨难了!”

    面对咆哮泄愤中的雪落,邢二微微蹙眉。

    “颂泰的事儿,我们都没想到。这是个意外,跟我义父无关。”

    提气一声,雪落继续着她的泣述,“你们之间的恩恩怨怨,为什么要把我们一家给卷进来?伤害了这么多无辜的人?你们都是刽子手!都不会有好下场!”

    “……”邢八听出了一声冷汗:这个女人,不想要命了么?

    清晰的看到邢二硬朗的脸部轮廓抖动了几下,但最终还是隐忍住了怒意。

    要不是因为雪落还顶头封行朗太太的头衔,估计邢二早不会留她了。

    目送着雪落头也不会的愤愤跑回自己的房间,邢二的脸色沉了沉,“老八,你看好这个女人,不许她离开她自己的房间半步!”

    “好的二哥!”

    被软禁在自己房间里的雪落,实在是心急如焚。

    自己现在连门都出不去,还怎么将丛刚的消息带给河屯啊?更别说避开邢二他们单独跟河屯见面了。

    看情形,邢二是想保全河屯,自己去跟丛刚正面交锋了。

    雪落真的很担心:丛刚在失控的情况下会做出伤害封行朗和儿子诺诺的事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