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40章 一个赎罪品!

第840章 一个赎罪品!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醒来的时候,游轮外已经是一片艳阳天。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无例外,他的身边已经没有了跟他酣睡在一起的儿子封林诺。丛刚早在封行朗醒来之前,就把小家伙给抱离了他的身边。

    父子俩同在一条游轮上,却无法相见!

    “醒了?你这一觉,睡得可真够沉的。”

    进来房间送早餐的,不是老四,而是丛刚本尊。重口味儿的丰盛早点,都是封行朗平日里爱吃的食物。

    封行朗似乎也意识到自己的这一觉睡得够沉。沉得有点儿异常!他很少睡这种通宵夜的。

    但也懒得跟丛刚去质疑什么。因为他相信丛刚所承诺的:截止今晚,速战速决!

    封行朗很想把丛刚好好的暴打一顿。

    但现在还不是时候!

    “今晚想怎么去对付河屯?”

    潜意识里,封行朗对今晚有可能会发生的一切,还是有那么点儿兴趣的。

    丛刚微微下垂了一下眼睑,似乎在回避着封行朗太过锐利的审视目光。

    “用枪抵着你的脑门,然后逼着河屯给我们下跪!如何?”

    丛刚以商议的口吻说道。

    他当然不会说:我会让河屯在他亲儿子和亲孙子之间做选择!

    好让他亲身经历一下,那种痛彻心扉的疼!

    无论选谁,都会让他生不如死!

    “就让河屯下跪?然后呢?”

    封行朗将一卷培根肉送进自己的口中,冷嗤一声,“俗不可耐!”

    “那就劳烦封二爷帮我想一个呗!怎么爽怎么来!”

    丛刚是机智的。他将这个棘手的话题抛去给了封行朗。试图让封行朗自问自答。

    可丛刚的机智在封行朗的心里,仅限于他道高一尺,他魔高一丈。

    “你个賤人是不是已经有想法了?不肯说?”

    封行朗的双眸里一派深邃。

    丛刚对封行朗的双眸,那是刻骨铭心的。

    他永远忘不了,他从地狱游了走了一圈儿之后睁开眼时,便看到了封行朗那双锐利如鹰隼一样的眼眸。半惊奇的对他感叹道:【竟然还能活过来?奇迹啊!】

    可此时此刻,丛刚却不敢去迎封行朗的目光。

    有种莫名的胆怯!

    “说说吧,你憋着什么馊主意呢?放心,老子委曲求全的配合你的!”

    封行朗的话,带上了诚意。

    或许他的确做不出弑父的凶残事件来;但配合别人去对付河屯,他还是相当积极的。

    “要是河屯一命呜呼了,你会怨我么?”

    丛刚避重就轻着。他以打太极的方式,跟封行朗玩着思维游戏。

    封行朗没有着急回答,而是抬起眼眸,一边咀嚼着颈道的培根肉,一边深睨着丛刚的眼底。

    “你放心大胆的去做吧!我只会感激你的!”

    封行朗淡淡的从齿间溢出这番风轻云淡的话来。并没有太多的面部表情。

    “你不会感激我的……”

    丛刚意味深长的浅叹了一声,“你会恨我!甚至会杀了我!”

    “藏着话呢?”

    封行朗的魅力,来源于他稳稳的倨傲气场。他就这么直视着丛刚,面不改色,且目不转睛。

    丛刚除了躲闪着封行朗的目光,已经提不上自己的底气。

    这么多年了,以为自己练就了一身金钟罩的面具;可这些在封行朗面前一点一点儿的被瓦解着。

    “河屯……毕竟是你的亲爹!”

    丛刚很卖力的继续装着。

    很辛苦!

    封行朗撩唇一笑,将跟前的食物托盘推离开来。

    “谁是我亲爹……难道我妈没你清楚?!”

    “……”

    丛刚默了一下:这自欺欺人的方式,还真够高大上的。

    “谁是我亲爹,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很清楚谁是我的仇人!”

    封行朗站起身来,朝着窗口方向走近几步,“河屯的爪牙众多,你要布置得周密一点儿!别到时候河屯没下跪,你却给他跪了!”

    “放心吧,不会有这种可能发生的!”

    丛刚清淡着声音接过了封行朗的话。

    “我知道……你丛刚的骨头够硬!有用刀抹自己脖子的胆量和气魄!”

    封行朗微微的浅吁出一口浊气,“但我真的不希望看到……你们一个个都离我而去……死的死,伤的伤,消失的消失!”

    “别多愁善感了!我别墅的地下室里,还给你留了一个赎罪品!”

    丛刚将温好的牛奶送至封行朗的手边。

    “赎罪品?什么东西?”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厉厉的朝丛刚紧盯了过去。

    “你最近最心牵的东西!猜猜吧。”

    丛刚的口气,更像是在试探。

    试探严邦在封行朗心目中的地位?

    “严邦在你手上?”

    封行朗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脱口而出的。

    “嗯……你真聪明!”

    这夸人的方式,真够涩人的。

    丛刚的神情黯然了下去:似乎再一次肯定了自己当初所做的决定。严邦在封行朗的心目中,果然有着重要的一席之地!

    要远在他丛刚之上吧!

    严邦可以肆无忌惮的去为封行朗付出,即便是拼尽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

    可他丛刚却不可以!因为他背负的仇恨,才是他苟且偷生至今的源动力!

    “呵……呵呵!果真它妈的螳螂捕蝉,麻雀在后啊!”

    封行朗嗤声冷笑一声,“怎么不顺手弄死他?而且还能嫁祸在河屯身上!一举两得,多好!”

    “因为你舍不得他死,所以我就为你留了他一条命!算是这些天禁锢你的补偿吧!”

    丛刚的声音微哑着。他的目光从封行朗那张冷峻且染怒的俊脸上睨过,便不再看他。

    “狗东西……”

    封行朗低声厉嘶,“你把严邦玩之弄于股掌之间;又把老子当成猴子一样耍来耍去……丛刚,你它妈的很有成就感啊!”

    丛刚深深的凝视着眼前正发飙中的封行朗。

    或许过了今晚,他就会无限的憎恨他!

    后悔当初从唐人街将他捡回去!更后悔自己一直的养虎为患!

    可丛刚别无选择!他太累了,不想再等下去。

    他怕时间会洗涤掉他心间的仇恨。

    更怕自己沉迷于跟封行朗若即若离的关系里!

    “封行朗,你应该相信:我永远都不会做出伤害你的事!或许过程是恶劣的,但结局都将是有惊无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