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38章 我再臭,他都会喜欢!

第838章 我再臭,他都会喜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卫康回答得相当含蓄。 ( . )他知道自己这个冤大头是当定了!

    似乎并不太理解丛刚为什么要如此‘屈尊降贵’的去哄一个才5岁的小p孩子!

    闲得蛋疼?

    “卫康,你这个混蛋!我恨死你了!”

    小家伙立刻朝卫康撒腿奔了过去,用头顶,用手打,用脚踹。

    卫康赶紧的将手中的餐盘放在了桌台上,去护小家伙撞过来的小脑袋。

    “别再用头撞了!瞧这发型都乱了!一点儿都不帅了!”

    “卫康,你竟然敢给我亲爹吃安眠药?!你太坏了!”

    小家伙咋咋呼呼的直嚷嚷起来,“哼,我要让你吃上一卡车的安眠药!让你睡上一百年!不,一千年,一万年!让你永远都醒不过来!”

    “醒不过来拉倒,我就当睡美人好了!”

    真没想到,卫康还有耍嘴皮子及耍无赖的潜质。

    继续闹腾了十多分钟后,饿得发慌的小家伙才在丛刚的劝说下答应先吃晚饭。

    等吃饱了再跟卫康算账!

    小家伙刚吃上一大口,又回头看了看沉睡中的亲爹封行朗。似乎有些不放心,小家伙一边吧唧着嘴巴里的饭菜,一边上前来用小手指试探亲爹的鼻息。

    还好,鼻息稳稳的,说明亲爹还活得好好的。

    又摊开小肉手抚了抚亲爹的额头。没发烫,说明亲爹没生病!

    只是吃多了安眠药,睡得沉沉的。

    看到小家伙如此惜爱亲爹封行朗的小模样,丛刚是打心眼里的安慰。也越发的喜欢这个任性,却又执拗倨傲,孝心满满的小东西。

    “大毛虫,我亲爹吃晚饭了没有啊?”

    小家伙跑回来一边厉问,一边又扒拉了满满一口的饭菜。嘴巴鼓鼓的咀嚼着等丛刚的下文。

    “当然吃过了!不信你摸摸你亲爹的肚子!”

    丛刚一边给小东西擦拭着嘴角,一边温声作答道。

    小家伙又跑回了亲爹的身边,将小手探进了封行朗的衬衣下罢里,去摸亲爹的肚子。

    “没有鼓鼓的嘛!”小家伙哼声哼气道。

    “你亲爹的腹肌不显肚子!哪像你,满肚子的小肥膘!”

    丛刚索性将桌台挪到了沙发庥边,让小家伙不至于跑来跑去的那么辛苦。

    小家伙坐在沙发庥的边沿,一边摸着亲爹的脸颊,一边拿着勺子扒拉着饭菜。

    有个懂事又孝顺的儿子,真好!

    丛刚将去骨去刺的肉和鱼肚皮送至小家伙的碗里,小家伙像只小狼崽子一样吃得好欢。

    可在给他添西兰花时,小家伙却厌弃的丢在了一边。

    “你爹妈没教育你要营养均衡,多吃蔬菜么?”丛刚温声。

    “那你爹妈有没有教育你:要尊老爱幼,不要欺负一个才5岁的可怜小孩子么?”

    “……”

    这反驳,简直无懈可击。

    把小肚皮吃得饱饱的之后,小家伙却怎么也不肯跟着丛刚一起去洗白白。

    “你折腾一天了,不洗澡会臭死的!”

    丛刚瞄了一眼沙发庥上的封行朗,“说不定你亲爹刚一醒过来,又被你给臭晕了过去!”

    “才不会呢!我亲爹最疼我这个亲儿子了!他才不会嫌我臭呢!我怎么臭,他都会喜欢的!”

    小家伙蹬掉了脚上的鞋子,一骨碌的爬上了沙发庥,以考拉的姿态紧紧的缠抱住了亲爹封行朗的颈脖。

    他必须让亲爹封行朗一直一直的在自己的视线里!

    有亲爹的陪伴,比洗白白洗香香什么的重要多了!

    看着缠在一起的父子,丛刚便不在上前打扰,只是静默的注视了几秒后,便转身离开了。

    ******

    雪落找对人了。

    像丛刚居住的那种欧式的古建筑,在申城并不多见。

    那幢鬼屋似的别墅,跟白家的白公馆,是同一个时期的建筑。

    等白默从白老爷子口中得知了鬼屋的具体地点之后,便火速的赶过来跟雪落汇合。

    “嫂子,朗哥真是被丛刚那叛徒给绑架了的?”

    白默对丛刚其人并不是很了解。也是曾经偶尔从叶时年口中听说起。被叶时年吹嘘得天花乱坠的一个世外高人。那时的白默,只当叶时年在吹牛皮。

    “是的!诺诺现在也在丛刚手里!”雪落微微叹息一声。

    “啊?那狗东西竟然还掳走了诺小子?靠之!他丫的这是活腻了吧!”

    白默骂骂咧咧。可脚下的油门儿却一直紧踩着。

    雪落跟白默赶到丛刚的鬼屋时,邢二他们已经离开了。

    别墅的大门大敞着。从里面透出着光亮。水晶灯是邢八离开时打开的。想尽可能的从最大的程度上吸引别人过来这里,从而好搭救地下室里已经休克晕厥的严邦。

    “不好!我们来晚了!应该是有人捷足先登了!”

    白默冲在了前面,看到挑高的客厅里,散落着从二楼爆破掉下的建筑碎块。

    雪落跟了进去,四处打量着别墅里的布局。似乎没想到嗜血又狡诈的丛刚,竟然还会去养种这些娇气的兰花。

    “嫂子,你还是在车里等着吧。我看这里面怪怪的。”白默提议道。

    “没关系的。他们应该已经走了。”

    雪落并不确定,来这里进行过微爆破的人,究竟是河屯的人,还是严邦的手下。又或者是gk风投的人。

    但无论是那一帮的人,如果有了封行朗的下落,都应该会通知她这个妻子才对。

    白默快速的在别墅的楼上楼下寻找了一通,“我们来晚了!这里空无一人!”

    看着客厅里断壁残垣,的确应该是晚了。

    就在白默领着雪落就要离开丛刚的别墅时,雪落却顿住了。

    “白默,别着急走!来都已经来了,我们还是再找找吧!说不定这里有地下室,或是暗室什么的呢!”

    雪落毕竟在河屯的羽翼下生活了那么多年,什么暗室之类的,已经深入她的思维里。

    “暗室?这里有吗?”

    白默疑惑的随口一问。但还是认同了雪落的提议,开始寻找这幢别墅有可能会有的暗室。

    五分钟后,雪落发出了一声惊呼。

    “白默,快来看。这里有个地下室入口!”

    “我先下去看看。”

    地下室漆黑一片,借助于手机手电筒的功能,白默走在雪落的前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