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33章 地下室的礼物

第833章 地下室的礼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因为这直接关系到自己丈夫和孩子的安危。 ( . )

    邢十二回头来瞄了林雪落一眼,不咸不淡的笑了笑。

    “林雪落,你还真会挑人问。十多年前,我才……**岁吧,你猜我会不会知道呢?”

    “……”

    邢十二这变相的冷嘲热讽,着实把雪落的话给堵了回去。

    雪落赏了邢十二一记白眼,“难道你就不关心你十五弟的安危吗?竟然还有心情挖苦我!”

    “问你也白问!我还是直接去问河屯得了!”

    “林雪落,你就别跟着添乱了成么?义父都已经十天寝食难安了!”

    邢十二是心疼河屯的。几乎从他有记忆起,关爱他最多的,就是河屯了。

    “这点寝食难安,你就担心他扛不住了?我跟你说:你义父纯属活该!他自己被仇恨吞没了理智也就算了,现在还让仇恨在伤害他自己的儿子和孙子!”

    丢下这番话,雪落便转身朝别墅门外走去。

    “林雪落,你要去哪儿?”邢十二紧声追问。

    “你管不着!”雪落没好气的冷嗤一声。

    “林雪落,你能不能消停点儿,好好呆在浅水湾里别乱走?你这是要出去给丛刚当第三个筹码吗?”

    最近发生的一切已经够乱了。

    邢十二感觉从来都没有这般棘手过!他最担心的并不是小十五弟,反而是义父河屯!

    因为那个叫颂泰,且又叫丛刚的人,应该是十分熟悉义父的;

    如果他用封行朗和小十五其中的一个做为筹码来要挟义父,那河屯肯定会束手就擒了!

    “放心吧,我还没能达到当丛刚筹码的档次!再说了,即便我真成了丛刚的筹码,也对你义父毫无威胁!”

    换句话说:你义父河屯根本不会在乎她林雪落一个外人的死活的!他只关心他血浓于水的亲儿子和亲孙子!即便她是给他生下亲孙子的那个女人!

    离开浅水湾的雪落,漫无目的的行走在申城喧嚣的城市当中。

    跟河屯的着手点一样:雪落也在寻思儿子口中所描述的那个鬼屋。

    儿子曾经告诉过她,丛刚那个怪蜀黍住的地方一片荒凉,鬼屋被丛林围绕着,墙壁上还爬满了爬山虎。

    雪落从小就在申城长大,还真没去过儿子林诺所描述的那种鬼屋。

    既然封行朗去过那种地方,那跟封行朗好到可以同穿一条裤子的白默,会不会也知道呢?

    对于封行朗和严邦的失踪,白默也处于了焦头烂额之中。他已经让夜莊的人从御龙城把范围扩展开了,这十天里几乎找遍了整个申城。

    这一刻,白默最害怕接到的,就是林雪落的电话。

    林雪落是封行朗的老婆,也就是他白默的嫂子;他实在不忍心看到雪落母子俩一而再的失望。

    可雪落的电话,他又不得不接。

    “嫂子,您别着急,我会找到朗哥下落的……”

    还没等白默说完,雪落便抢声开问:“白默,你知道申城什么地方有被丛林包围着的鬼屋么?而且还爬满了爬山虎的那种。”

    “被丛林包围的鬼屋?什么情况?你是说朗哥被厉鬼抓去了?”

    白默不解的问。也有些担心,雪落嫂子是不是被急糊涂了。

    “是一个比厉鬼还诡异的人物!白默,你好好想想,申城有没有这样的地方!不会太远,离封家也就半个小时到一个小时的车程。你朗哥经常去的……”

    “我朗哥经常去的?天呢,我朗哥该不会是鬼屋藏娇了吧?”

    白默的思维总是这般的扩散性。

    “……是个男人!”

    想到什么,雪落紧声说道:“白默,你要是想不起来,就帮我问问你家老子爷呗!如果申城真有这样的地方,你家老子爷很有可能会知道的!”

    “好好好,我这就打电话回去,帮嫂子您好好问问我家老爷子!”

    ******

    “丛刚,大坏蛋!你说带我来看封行朗的呢?他在哪里?快带我去!”

    等登上游轮之后,小家伙才发现游轮里根本就没有自己的亲爹封行朗。于是便跟丛刚嚷嚷直叫了起来。

    “诺诺,在见你亲爹之前,我们先来做个游戏好么?”

    丛刚抱起小家伙朝船舱里的高台上面走去。高台有六米高,从上面落下了两条牵引绳。

    “我不要做什么游戏了!我只想见到我亲爹!”

    小家伙开始不受驯服的拍打起了丛刚的肩膀,想从他身上挣扎下来。

    “做完之个游戏,你才能见到你亲爹!”

    “不要!见了我亲爹,我才跟你做什么游戏!”

    小家伙是桀骜不驯的。丛刚要挟着他,他学样的反要挟着丛刚。

    丛刚只得将扭动着不停的小东西放回了高台的地面上,就这么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家伙那双澄澈又执着的眼睛。

    “你怎么比你亲爹还难伺候?”丛刚微微叹息一声。

    “我亲爹呢?我要见他!你不让我见亲爹,我就让我义父灭掉你!”

    还是没能见到自己亲爹的小家伙,开始跟丛刚耍横了起来。

    “你得先做游戏,我才会考虑让不让你见亲爹!”

    丛刚居高临下的看着小家伙,用温和的方式跟小家伙坚持着。

    “不!我要先见我亲爹!然后才会考虑跟不跟你做游戏!”

    小家伙学得很快。他用丛刚的口吻在作答着丛刚。

    “我有一个晚上的时间跟你耗下去!”

    丛刚依身在高台上一侧的护栏边,就这么微眯着眼眸跟林诺小朋友对峙着。

    小家伙虽说很不服气,但他也知道现在在丛刚的地盘,胳膊拧不过大腿。

    “做什么游戏,你说吧!但做好游戏之后,你必须让我见到封行朗!你要是说话不算话,就是癞皮狗!”

    “……”

    跟一个5岁的小p孩子耍着嘴皮子,丛刚觉得自己的脑门上正刻着一个大写的‘衰’字。

    “boss……”

    进来船舱的是丛三,“邢二来申城了!而且他正带人赶去您的府邸。”

    丛刚的眼眸微微拧起,“让卫康撤吧,不用守在那里了!”

    “可地下室里锁着的那个人,怎么办?”

    “就送给邢二当见面礼吧!河屯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