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30章 便签上的毛毛虫

第830章 便签上的毛毛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奔去房间里找纸张留便签给妈咪雪落的林诺小朋友,回头看了一眼横躺在地上的邢老四。

    要不是因为自己吵着要喝果汁儿,老四也不会挨打了。小家伙还是心怀愧疚之意的。

    “他只是睡着了,你用不着担心!”

    或许是伺候封行朗久了,要对付跟封行朗一脉相承的小东西,也就容易多了。

    思爹心切的林诺小朋友便在丛刚的安抚之言下,又朝书房里跑了过去。

    丛刚站在书房的门外,并没有进去查看小家伙究竟给他妈咪雪落留写了什么内容。

    可不到两分钟,小家伙便抓耳挠腮的拿着那一张大纸片跑了出来。

    “你叫丛刚对吗?”

    “对!有什么问题?”

    “那你会写自己的名字吗?”

    “……”

    原来小东西是遇到难题了:他不会写丛刚的名字。

    丛刚瞄看了一眼小家伙留给林雪落的便签:【igotoseedadwith……】

    应该是with丛刚,和丛刚一起去看混蛋亲爹。可小家伙并不会写‘丛刚’两字个。因为幼稚园里还没到教写中文的时候。

    “你可以用拼音的。”

    丛刚提议道。他并没有试图去掩饰自己带走了这小东西。

    “拼音?我也不会……丛刚,你究竟会不会写自己的名字啊?”

    小家伙被问得有些恼羞成怒了起来。

    “那个……我的中文也不太好!”

    整个别墅的监控系统已经处于停滞的状态,丛刚当然不会留下任何对自己不利的证据。

    “你这么大个人了,竟然连自己的中文也不会写,真没得救了!”

    小家伙无比的厌弃,随后又机智的问上一句,“那你有英文名字吗?”

    “暂时还没有……要不你帮我现取一个?”

    丛刚的脾气好到了极致。这中文名是封行朗取了,在由他亲儿子给自己取个英文名,也算配套了。

    林诺小朋友一副‘懒得理你’的嫌弃模样,又跑来客厅找卫康。

    “卫康,你应该会写中文吧?”

    小家伙刚刚跟丛刚的对话卫康都听到了。boss都推脫自己不会写中文,卫康当然不会逞能。

    “我只会写泰文!我的泰文写得可好看了!”

    “行了行了……你们都好衰!”

    求人不如求己,小家伙一边嫌弃着卫康和丛刚,一边自己拿着白纸爬上了餐桌。奋笔疾书似的在纸上画着什么。

    丛刚悄然着步伐靠近过去瞄了一眼:小东西竟然在with后面添上了一条毛毛虫。

    一条毛毛虫想代表什么?

    “你就画一条毛毛虫……你妈咪能知道是什么意思吗?”

    “当然能了!我亲亲妈咪可聪明了!你不是叫虫刚嘛,这么奇怪的名字也没谁了!”

    好吧,在小家伙的认知字典里,他一直以为丛刚==虫刚。竟然还有人叫‘虫’什么的,也就不奇怪这方豆腐似的中文字难学又难写了。

    大功告成之后,小家伙便被丛刚抱在怀里离开了浅水湾。

    而这一刻,河屯已经赶在了回浅水湾路上。

    二十分钟前,邢十二身上的终端警报乍响了,应该是有人闯进了别墅里的地下室。

    河屯这才意识到:自己有可能中了某人的调虎离山之计。因为河屯赶来御龙城之后,并没有找到御龙城现在的二当家虫三。应该得提前预知到什么,躲避开了河屯的追捕。

    等河屯赶回浅水湾时,只看到横躺在地下室入口之处的邢老四,而智能门已经被砸到失去锁死的功能。

    地下室里,已经没有了亲孙子小十五的踪影。

    看来这个人不但要了他的亲儿子,竟然还连同他的亲孙子给一并掳走了。

    “义父,你看,这是十五留的便签。”

    【igotoseedadwith(一个毛虫)】

    “十五应该是被丛刚给带走了。十五不会写字,就画了一条毛毛虫。”

    邢十二能分析出,河屯当然也能推测得到。

    再说了,小家伙留的便签很浅显,几乎是一看就懂。

    河屯沉沉的坐在了沙发上,面色有些狰狞,焦躁又痛苦的扯推着自己的头发,看起来很凝重。

    “让你二哥带人火速赶过来!敢动我河屯的儿子和孙子,我要让他死无葬身之地!”

    河屯生冷着每一个字眼。那眼尾的疤痕看起来更为诡异凶狠。

    ******

    雪落跟邢八没能在gk风投找到卫康,那是意料之中的事儿。

    通过询问nina得知:封行朗并没有事先安排好公司里的业务部署;也就是说,封行朗的失踪是突然性的,而并非有计划有预谋的。

    雪落回来浅水湾的心情已经够沉重的了;可却看到客厅沙发里的河屯脸色更加的阴寒。

    “十二,发生什么事儿了?诺诺呢?”

    雪落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想到了儿子林诺的安危。

    邢十二没有开口说话,而是将那张便签递送给了雪落。

    看到儿子给她留的便签,她整个人都快瘫软了:小东西竟然跟丛刚一起去看亲爹封行朗了。

    雪落跌坐在了地板上,拿着便签的手止不住的哆嗦着。

    丈夫失踪了……现在连儿子也跟着不见了!

    看来没有什么地方能是他们母子的安全港湾!即便是在河屯这样的枭雄身边,也保不准会有老虎打盹的时候。

    雪落盯看着儿子留给她的便签,却没有像从前那样的焦躁痛哭。

    她跟儿子林诺一起经历过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是个头?还有完没完?

    雪落深深担忧着自己的孩子,却没有之前时候的恐慌:潜意识里,她觉得如果儿子真是被丛刚带走的,应该不太会有生命危险。

    从儿子所写的便签里就能看出来。

    这是儿子亲笔所写所画的。

    便签前面的英文部分写得还算流畅,后面的那条毛虫好像改过不止一回。应该是先想写一个‘虫’字的,写了一个‘口’字后,便不会写了。于是就改画了一条毛虫。

    一个绑匪,竟然会有如此好的耐心等着小东西画完这些?

    看来这便签的真正目的:是想留给林雪落一个安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