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25章 巅峰对决

第825章 巅峰对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整个御龙城被白默和河屯的人地毯式翻找上了好几回,都没能找寻到封行朗的任何踪迹。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行朗就像是凭空消失了一般!

    三天了,无论是白默的人,还是河屯的人,都没能找到封行朗。

    雪落焦急得寝食难安,她在浅水湾里实在是呆不住了,决定自己出去寻找封行朗。

    男人是她的丈夫,她真的心急如焚。

    其实有一个人要比雪落更加的心切:那就是初为人父的河屯。

    如果说雪落是心急如焚,那河屯便心如刀割了。

    封行朗这个刚刚才空降了几个月的亲生儿子,现在却在他眼皮子低下就这么消失不见了!

    河屯的心因急切而颤抖,却又不得不迫使自己冷静再冷静。

    一颗冷静的心在被凌迟着!

    调查出封行朗在去御龙城之前,的确给雪落打过一个电话;然后又接到了两个电话。那两个号码,都是那种网络上用的伪基站,根本查不到具体的人。

    可想而知,这个试图将封行朗骗去御龙城的人,是多么的警觉!而且反侦察意识相当的强!

    整个申城,除了严邦和白默,也除了他河屯,还会有谁有这样的能耐?能如此悄无声息的就把封行朗从御龙城里劫走了?而且还没有留下任何的蛛丝马迹?

    “义父,我觉得应该是熟人作案!这个人应该对封行朗的生活习惯了如指掌!”

    “十二,你分析一下这个人的目的吧?”

    “应该不是为了钱,也不是为了某种利益。”邢十二陷入了冥思苦想。

    河屯微微合上眼眸,“十二,你说这个人……会不会是冲我来的?”

    “冲您来?您猜测是严邦的人?”邢十二问。

    “严邦都那么孬怂了,他的手下只会更加的猪狗不如!玩不出这么高明的手段来!”

    河屯老沉的眼眸里拼出狠厉的寒光,“我觉得这个人应该知道了我跟封行朗的关系……”

    “义父,您是说……这个人是想用封行朗来要挟您?可我们在申城,除了严邦之外,也没什么死敌啊!再说了,动机呢?”

    邢十二似乎也觉察到了事态的严重性。

    因为这个人的手段相当的诡异,应该是个强有力的对手。

    “我也在想这个动机……严邦?白默?还是……”

    河屯欲言又止。随后便陷入了长长的深思。

    ********

    雪落把儿子林诺留在了浅水湾。因为她知道封行朗如果真出事了,那儿子跟着他亲爷爷河屯,一定安全过跟着她这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亲妈。

    不要说河屯想不到是谁绑架了封行朗,就连雪落也觉得诧异。

    因为在雪落看来:申城俨然已经没有了封行朗的对手。而封行朗应该是接到了什么神秘的电话,才会赶去御龙城的。可却在严邦的御龙城里消失不见了!

    难道……难道是严邦知道了封行朗是河屯的亲生儿子,所以想绑架他去报复河屯吗?

    其实雪落能这样想,不无道理。因为知道严邦是怎么失踪的人并不多!

    又或者严邦只是藏在他自己的御龙城里伺机而动!

    如果真是这样,雪落到是不担心了:毕竟无论是河屯,还是严邦,都不会伤害到封行朗的生命!

    可这都四天了,严邦要真想拿封行朗去对付河屯,也应该付诸实施了啊!

    雪落想到了一个人。一个她认为要比严邦和河屯还要利害诡异的人。

    那就是丛刚!

    雪落想到丛刚,是因为她想找丛刚帮忙找找丈夫封行朗!

    而并非对丛刚有所怀疑!

    谁会怀疑一个:三番两次冒死相救自己丈夫的人会绑架自己的丈夫呢?

    感觉丛刚就是那种清心寡欲的怪人。不为钱财,不为功名,忠心耿耿的效力于封行朗!

    所以雪落是万万不会想到是丛刚绑架了封行朗的!

    雪落并不知道丛刚住在哪里。

    感觉丛刚就像个世外高人一样,只要封行朗一个灾难,他才会出现。

    丛刚就像封行朗的守护神!

    知道丛刚下落的人,只有叶时年和卫康。而听封行朗提起过:叶时年应该是护送他大哥一家去了vancouver;那只剩下卫康了。

    记得上回去佩特堡救封行朗之前,她也是通过卫康联系上丛刚的。而且卫康还是跟丛刚一起出现在了去佩特堡的行程上。

    于是,雪落赶去了gk风投,通过nina联系上了卫康。卫康曾经被封行朗安排在gk风投当他的近身保镖。

    “封行朗失踪了,你知道吗?”雪落问。

    “我知道。”卫康应得淡然。

    “知道你还不去找?怎么跟个没事人一样啊?”雪落微声责备。

    “我觉得……封总他是故意失踪的。”卫康说得很平淡。

    “故意失踪?为什么啊?”雪落惊诧的问。

    “具体不清楚。但我觉得,封总应该是想联合严邦一起去对付……”

    卫康拉长着声音,想让林雪落自己填充。

    “去对付河屯?”

    果不其然,正如卫康所预料的那样:雪落还是陷入了丛刚的思维陷阱里。

    “行朗他,他为什么要对付河屯啊?河屯可是他的亲爹!”

    知道河屯是封行朗亲爹的人并不多:卫康和丛刚就是其中之人。

    “封总心里究竟是怎么想的,我们都不清楚!或许是他觉得有河屯这样的亲爹存在,是对他的一种羞辱吧!而且河屯还一直不肯放过严邦,一心要对严邦赶尽杀绝。”

    雪落慢慢的开始相信卫康的话。因为封行朗的突然失踪,实在是太过诡异了。

    “可这都四天了,严邦还没有任何的动静啊?”雪落质疑。

    “或许是严邦想吊吊河屯的胃口吧!从而享受一下河屯对自己亲儿子那种得而复失的心痛吧!”

    卫康的每一句话,并非自己的编造。丛刚说过:林雪落一定会想到来找他。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严邦要是真抓了封行朗,他又能将他藏到哪里去呢?御龙城已经被找上好几回了!”

    “我们现在唯一能做的,就是等!”

    “等?要等到什么时候?”

    “快了!以严邦的急性子,最多不超过一个月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