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17章 偷生一对宝宝

第817章 偷生一对宝宝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臭小子,你……你……咳!咳!咳!”

    白老爷子一口气没接得上来,气得连咳几声。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我的亲爷爷,您老儿悠着点儿呢。”

    白默连忙放下碗筷冲了上前,给白老爷子顺着胸口;生怕白老爷子一个不得气,给气昏厥了。

    “臭小子,你娶了朵朵,给我当孙媳妇还差不多!”

    白老爷子借机将自己心头所想给说了出来。也想试探一下他们两人彼此之间的所思所想。

    “娶她?呵呵,那我宁可去搞基,或是当光棍儿!”

    白默痞气不羁着腔调说道。

    可说者无意,听者却有心了。

    袁朵朵原本就有着一颗自卑的心,听白默这么一说,她的心尖狠狠的一疼。

    她憧憬过麻雀变凤凰的美梦,也希冀着自己这个灰姑娘能被一个高贵的王子看上,可当面对白默的这一刻时,袁朵朵才意识到:暗恋上一个高贵的王子,这灰姑娘的心该得有多疼!

    见白老爷子朝自己看过来,袁朵朵立刻低下头来喝汤。她知道白老爷子是真心对她好的,只是……

    “臭小子,你从小就口是心非,你当爷爷不知道啊!”

    白老爷子故意打圆场道。他心疼袁朵朵听了白默的话会难过。

    “那您想让我怎么证明‘口是心也是’?您要非逼着我娶她,我挥刀自宫好了!这样总可以表达我的真诚了吧?”

    白老爷子越是使劲儿的撮合,白默就越发的叛逆。说出的话也就不堪入耳。

    袁朵朵满嘴的牙都快咬碎了。

    她知道白默不喜欢她,但却不知道白默这么的厌恶她。

    他能跟她坐在一个餐桌上吃饭,想必完全是为了讨好白爷爷吧。

    “爷爷,我吃饱了……要回去了。爷爷晚安。”

    跟白默坐在一起,袁朵朵如坐针毡。白默的每一句话,似乎都狠狠的扎在她的心尖上。

    “这就饱了?你还没怎么吃呢。”

    白老爷子能够感受到袁朵朵的殇意。

    “靠,袁小强,你该不会是被我的话给气饱的吧?这么小心眼儿?还自称自己是打不死的小强呢!”

    白默又是一声挖苦。

    “放心吧,你的话气不到我的!我宁可给麦维民当情一妇,也不会嫁给你这种纨绔子弟的!”

    袁朵朵真的是被白默给气糊涂了,才一时口无遮拦的在白老爷子面前说出这番话的。

    麦维民在二婚之后,曾经来搔扰过袁朵朵几回。在看到袁朵朵依旧还是单身的小姑娘时,竟然不知廉耻的提出让她给他当情一人。被袁朵朵狠狠的扇了一耳光拒绝了。

    袁朵朵知道,自己不应该如此狼狈的跑出白公馆的,那样只会让白默更加的看不起。同时也会让白老爷子觉得她是个不干不净的女孩儿!

    都已经不重要了!自己已经不需要在白老爷子面前维系什么良好的形象了。

    倒不如让白老爷子认为自己是个心机又肮脏的女人好了!

    其实在白公馆的那些日子里,袁朵朵也能隐隐约约间感觉到白老爷子想撮合自己跟他的爱孙。

    估计是觉得白默做了那种对不起她的事,对她表示愧疚,想用这种最古老的将错就错的办法来弥补什么。

    可是白老爷子的好意,袁朵朵真的要不起!

    ******

    昏暗的豪包里,一字儿排开着十多个或浓妆艳抹,或不施粉黛,或清水出芙蓉的女人。

    太子爷今晚要选妃子,那可是千载难逢的好机会。可以一步登天,从麻雀变成凤凰。

    所以整个夜莊都轰动了。各种环肥燕瘦济济一堂。

    一瓶拉菲入喉,白默到不是很醉,或许是很长时间滴酒不沾的缘故,恰好的醉眼迷离。

    他看到了一个女人,一个身穿雪纺裙,且长及脚踝的女人。

    白默记得袁朵朵喜欢穿长裙,而且都是这种长及脚踝的。

    之前白默以为:袁朵朵穿长裙是为了遮掩腿上疤痕之类的东西,可有那么一次机会,白默趁袁朵朵睡熟之际,也就是在白公馆房间沙发上的时候,他偷偷摸摸的看过袁朵朵的腿:

    很漂亮、很健康;不似一般女人那样纤弱,很有力量感的一双劲实长腿。

    可当白默掀起女人的长裙时,看到的却是一双被黑之丝所包裹的纤弱之腿,白默立刻没了兴趣,挥走示意她走开。

    “滚……统统给我滚蛋!不许在本大爷面前晃动!本大爷看着你们就来气……”

    *

    被白管家送回小公寓的袁朵朵并没有伤心多久。

    自己为什么要伤心呢?难不成自己真是为了白默的那通挖苦和嘲讽?

    没必要的。

    他高高在上,她低入尘埃,他们之间本就不应该有什么交集。

    他不爱她,甚至于憎恶她,也纯属情理之中的事儿,自己为什么要在乎他对自己的看法呢!

    袁朵朵洗洗便睡下了;可却辗转难眠。

    一个小时后,她便被一阵暴戾的砸门声给扰醒了。

    谁?封行朗?又醉酒来她这里闹事找林雪落了?

    这是袁朵朵唯一能想到的不速之客。

    袁朵朵从猫眼里往外看了一眼,便看到了扰民者竟然是两个小时前才羞辱自己的白默。

    她当然不会开门。

    可当她往外瞄看了第二眼时,却立刻把门给打开了。

    因为正是这多看的一眼,让袁朵朵看到了额前正流着鲜血的白默。

    “白默,你额头这是怎么了?该不会是挨白爷爷打了吧?”

    可白默却冷生生的盯看着眼前袁朵朵,嘶声厉问:“说,你要给谁当情一妇?”

    “……”这二彪子半夜三更赶到她这里,就是为了问她这个?

    “你管不着!”

    袁朵朵冷生生的回了一句。

    还没等袁朵朵转身,白默便硬生生的吻住了袁朵朵的唇,压制着她的双手,带动着她的身体一起跌倒在了那张双人沙发上。

    袁朵朵什么也来不及说,就被白默吻了个实实在在。

    白默额前的鲜血,流粘在了袁朵朵的脸颊上;她看不清白默的脸,但却能感受到白默的存在。

    以两种方式存在着。

    直到米已成炊的那一刻,袁朵朵似乎也想不明白:为什么自己没有推开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