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15章 生孽

第815章 生孽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笑得这么开心呢?”

    睨到女人脸上那欢快的笑容,男人慵懒的悠声问。

    “那当然!”

    雪落毫不掩饰,“我告诉你封行朗,有我家诺诺在,你休想在欺负我了!”

    “对!我会保护亲亲妈咪的!”

    母子俩简直在抱团儿跟封行朗示威。

    可封行朗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雪落紧张了起来。

    似乎故意不想听儿子听到,揽在雪落肩膀上的劲臂突然间一个收力,将雪落的头靠了过来,然后肃然的耳语一声:

    “你儿子这是很严重的恋母情结!”

    好吧,不得不说,为了自己的‘幸福’,封行朗的确有夸大其词的意味儿。

    可这一说,却引起了雪落一阵慌张。似乎她也觉得儿子过于粘她这个妈咪了。

    “你……你太夸张了吧?诺诺才5岁呢。”

    但雪落还是为自己才5岁的儿子反驳了一声。

    “应该是都5岁了,还这么粘腻着你这个妈咪!他可是个男孩儿!”

    封行朗故意强调着自家儿子是个‘男孩儿’。他知道雪落比他更希望儿子能够做一个顶天立地的男子汉。

    雪落沉默了,似乎在思考着封行朗的话。

    能说封行朗是为了自己的幸福,刻意放大变严重渲染的么?

    “封行朗,你又在说我什么坏话?妈咪,你不要理他!混蛋封行朗老这么坏坏的!”

    小家伙瞪了封行朗一眼,将妈咪雪落拥抱得更紧。似乎生怕封行朗给抢走了似的。

    知道女人应该是听进去了,想到自己今天晚上的幸福时光,某人忍不住的一涨。

    “才不信你呢!我家诺诺只是比同龄的孩子更具有保护自己妈咪的意识而已!那有你说的那么夸张和偏激啊!”

    雪落虽说这么反驳,但在潜意识里,还是觉得男孩儿的确不应该太过黏着妈咪的。

    总的来说,封行朗还是得逞了。

    为了抢回抱着自己老婆睡的主动权,可是什么主意都用上了。

    封家。

    随着大少爷封立昕一家的离开,整个封家陷入了一片落寂之中。

    安婶和莫管家依旧守候在空空荡荡的封家,两个人被层层叠叠的担心和唉声叹气占据着。

    安婶在老家已经没什么亲戚了,她早把封家当成了自己的第二个家;而莫管家的子女远在海外,平时联系得也不是很多。

    “安婶……莫管家……诺诺回来了。”

    呼喊的是雪落。以儿子林诺的名义。

    “好像是……二少奶奶。”

    安婶放下手中的吸尘器,连忙迎了出来;而在花圃里修剪枝叶的莫管家,在见到从跑车里钻出来的二少爷一家人时,也是欣慰不已。

    “安婶,我跟行朗要住回封家了。诺诺上学近,我上学也近!以后又得麻烦你跟莫管家了。”

    “二少爷,二少奶奶,你们可算回家了。我跟老莫每天都盼望着我们回来呢。”

    安婶激动得泪眼迷蒙。

    抬头看了看封家那三层楼高的别墅,雪落真的是感慨万千。

    自己住进这里,又从这里离开;反反复复了好多次了,但没有哪一次像今天这样光明正大。

    好吧,前提条件还得建立在蓝悠悠不在封家的基础之上。

    雪落默默的在想:如果蓝悠悠现在还住在封家,自己还有那个底气带着自己的孩子光明正大的住回来吗?

    也许不会吧!自己不会让自己的孩子跟着自己一起堵这份儿心的。

    封家收拾得很干净,可以说是处处都一尘不染。

    “二少奶奶,二楼的主卧室早已经收拾出来了;在旁边还隔了个儿童房!是大少爷离开前叮嘱的!”

    安婶上前想抱一抱林诺小朋友,可小家伙却并不是很喜欢跟陌生人亲近。

    安婶和莫管家,对于林诺小朋友来说,还是陌生的。

    “不用收拾的,我跟诺诺睡楼下就好。”雪落到不是很介意。

    “二楼的主卧就离开我大哥吧!老莫,你把三楼的休息室改成卧室吧!把那间阳光房改成儿童房,诺诺会喜欢的!那可是他亲爹时长被关禁闭的好地方!”

    因为二楼的主卧被蓝悠悠侵占过,知道女人住进去会有抵触心理,封行朗便开声了。

    “好的二少爷,我现在就找人回来重新装修。”

    莫管家连声应好。

    “莫管家,不用这么着急的。你慢慢弄,我跟诺诺先睡楼下客房就可以了!”

    不难听出,雪落还是默认了封行朗的提议。

    午餐过后,封行朗便被一个电话给叫走了。

    雪落则忙里忙外的跟莫管家和师傅们一起规划着自己的房间,一起去家具市场看家具。

    原本雪落是想带着儿子一起去看儿童房的家具的,可到点儿的林诺小朋友已经是睡意浓浓,便跟安婶一起留在了封家。

    ******

    封行朗是被白默给叫走的。

    “朗哥,我邦哥呢?我今天去御龙城的时候,怎么是个手下在当家啊?”

    前些日子,白默一直被困在白公馆里伺候着白家老子爷,对于外面发生的事儿并不是十分知晓。

    “失踪了!”

    抿上一口咖啡,封行朗才淡淡的说道。

    “失踪了?什么时候的事儿?派人去找了没?”

    白默呼哧一声径直从沙发上跃身而起,“一定是河屯那个老王八蛋干的!”

    封行朗浓郁的剑眉微蹙了一下,“我现在还没有证据!”

    “要什么证据啊?!这不是明摆着的吗?”白默戾气满满。

    “要真是河屯干的……我绝对不会放过他!”

    封行朗的眼眸,变得深邃一片。

    “算上我一个!敢对邦哥下毒手,就是跟我们两兄弟过不去!邦哥能为我们两兄弟两肋插刀,我们不能坐视不管!”

    “行了,这事儿我会处理,你最近还是好好伺候着你家老爷子吧!替我向他老人家问安,这个周末,我会带老婆孩子去看望他老人家的!”

    “好,我回去跟老爷子说。他可喜欢你家诺小子了!”

    送走白默之走,封行朗便把自己关在了休息室里。

    所有的窗帘都紧密着,环境一片昏暗。

    在打开的远程监控端口的显示器上,正显示着一个疯狂打砸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