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11章 神秘感

第811章 神秘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超跑一路呼啸疾驰,拉起阵阵劲风,将路边的树叶卷起,如同枯蝶一样阵阵飞舞。

    封行朗的面容一直处于冷凝状态,眉宇间积聚着一股散不开的戾气。

    在盘山入口处,超跑激活了触发器。并没有设置路障,但别墅里的人却知道了正侵入的不速之客。

    卫康当晚也在丛刚这里。因为接下来会有大事件,丛刚需要人手。

    “boss,封行朗来了!”

    卫康在第一时间通知了丛刚。

    丛刚手中的笔顿在了设计图上,想来他应该是在研究方案的可行性。

    “这么早就来了?好像早了点儿!”

    丛刚的言语中,带着揣摩不透的深意。

    “boss,封行朗该不会是为了严邦……来向我们兴师问罪吧?”

    卫康觉得今晚的封行朗有些来者不善。

    “即便他要兴师问罪,也会先去找河屯的!”

    而丛刚确觉得封行朗今晚是有求而来。

    “要是河屯跟封行朗摊牌,我们的嫌疑就大了!”

    似乎潜意识里,卫康并不想跟封行朗为敌。不仅仅是因为封行朗并不是个好对付的主儿。

    “放心,在我们有所动作之前,封行朗即便想到了严邦,也调查不出个所以然来!”

    微顿,丛刚侧眸睨向卫康,“机灵点儿,记得别在封行朗面前多话就行了!”

    “好。那他来,我回避就是了!”

    对付封行朗最好的办法,就是避开与他的正面交集。

    ******

    封行朗进来的时候,卫康已经自动将自己给屏蔽掉了。

    丛刚坐在花团锦簇的客厅里品茶,别有一番有朋自远方来的温馨暖意。

    看着被各式各样花红叶绿的盆栽衬托中的丛刚,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微蹙了一下。

    “把自己搞得像个不食人间烟火的世外高人似的……挺有神秘感?”

    封行朗在丛刚面前说出的话,向来都不会太好听。在潜意识里,在意识形态上,封行朗俨然已经高出了丛刚一等。

    换句话说,丛刚只不过是他从唐人街的血泊里捡回来的一条烂命!

    丛刚连命都应该是他封行朗的!可丛刚却活得如此的趾高气扬,这让封行朗很不爽。

    或许在封行朗看来,严邦跟他是平起平坐的;而丛刚就要低他一等了!

    可丛刚偏偏要表现出一副高他封行朗一等的贱样儿来,封行朗当然不会给他好脸子看。

    “这么晚还御驾亲征?不用在家给老婆孩子暖上被窝么?”

    丛刚的心情向来不会因为封行朗的冷嘲热讽而变坏。总是一副波澜不惊的稳如泰山磐石的模样。

    落在封行朗的眼里,就只剩下一个‘贱’字了!

    “丛刚,老子怎么这么想揍你一顿呢?”

    看着丛刚那不动声色的模样,封行朗总忍不住的想一拳打掉丛刚脸庞上的太过平静。

    “你会有这个机会的!在不久的将来!”

    丛刚的话意味深长。

    封行朗微微浅眯起眼眯,试探式的问:“听你这话……你是不是背着我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儿?”

    “那就不给你机会揍我了!我把刚才的话收回!”

    丛刚这不温不火的说话腔腔,着实让人听着不痛快。

    “不用等不久的将来了!老子现在就可以把你给狠揍一顿!”

    封行朗将自己来这里的目的丢在了一边,一记勾拳就朝丛刚那张让他看着极为不爽的脸颊上袭击过去。

    意料之中的结果:丛刚姿态优美的避开了封行朗的攻击。

    如果封行朗能打到丛刚,那只有一个可能性:就是丛刚想让封行朗揍自己!

    而这一刻的丛刚,显然不想让封行朗打到他,所以封行朗便打不到他!

    “有种的你就别躲!”封行朗低嘶一声。

    “如果我真一动不动的挨你打……已经不是有种没种的范畴了,而是智商的问题!”

    丛刚觉得自己今晚的话真够多的。

    又或许,是很久没跟他的封二爷这么近距离的直面了吧。

    封行朗收回了自己打出的勾拳,点上了一支烟,有些燥意的吞吐着烟雾。

    丛刚是厌恶别人在他面前抽烟的。

    但面对故意将自己的品行放得低劣的封行朗时,丛刚却只是沉默。

    不让他抽烟,他只会抽得更利害。拿他没辙的丛刚,只能选择沉默。

    “有件事儿,想让你去做!”

    等一支烟吞吐了大半之后,封行朗才开始了此行的目的。

    丛刚被动的烟雾缭绕着。他淡然的用手挥了挥鼻周的烟雾,没有显现出任何的恼怒。

    “最近有点儿忙……等过段时间,我去做!”

    丛刚没有询问封行朗要让他做的事,没有允诺,也没有拒绝。

    “你能有什么破事儿要忙?又跟我拿乔?”

    在封行朗看来,丛刚这个仆人不应该如此忤逆他这个主人的。

    “找一个老仇人谈谈心!”

    丛刚没有拐弯抹角,但也没有坦诚相待。

    “老仇人?严邦?”

    封行朗微眯起眼眸低厉的紧声追问。

    “不是跟你说过了么:严邦不在我的名单里!”

    丛刚迎上封行朗那锐利的眸光,应答得依旧不动声色。

    “那是谁?说来听听!说不定我还能帮上你的忙!”

    封行朗慵懒着姿态深靠在柔软的布艺里,将自己的劲腿搁置丛刚跟前的茶几上。

    一副‘我是你大爷’的凛然姿态。

    “等时机成熟,我会找你帮这个忙的。”

    丛刚的这句话,听起来到也坦诚。

    虽说丛刚没有拒绝自己,但似乎也没肯答应。什么‘过段时间’,在封行朗看来完全就是缓兵之计的推辞。

    “那把你家的卫康借我用上几天……总可以吧?”

    微顿,封行朗又补充一句,“请不动你这尊大佛,使唤一下你的小兵,你总不会不给我这个面子吧?”

    “就几天的时间!还望封总您稍安勿躁!其实您要吩咐我做的事儿,我能猜得到!”

    丛刚的话,怎么听怎么觉得诚意满满,连‘您’都用上了。

    封行朗的俊眉扬动了一下,“我要你去做的事儿……你真能猜到?”

    丛刚不咸不淡的笑了笑,“其实你能做出这样的决定,我到是挺惊讶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