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05章 甜蜜的不仅仅是过去

第805章 甜蜜的不仅仅是过去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雪落终于走出了浅水湾。

    这一回,不为封行朗,也不为儿子林诺,只为了自己。

    活在阳光下,活得好好的,才不枉自己历经九死一生换来的新生命!

    自己不能让曾经阴霾的过去影响到自己现在的生活。

    还有自己的未来。

    林诺小朋友还是选择了坐上亲爹封行朗的车去上幼稚园。

    “封行朗,文凭是什么东西?是不是很利害?”

    对于儿子如此天真无邪的询问,封行朗英挺的眉宇微微的上扬,以宠溺的姿态。

    “说得艺术点儿:那是获得知识后的封印;说得通俗点,那就是一张连擦pp都嫌硬的纸!”

    封行朗说得相当的通俗易懂。而且还在亲儿子能理解的范畴之中。

    “不可能啊!怎么会连擦pp的纸都不如呢?亲亲妈咪说,如果没有文凭,她会在申城混不开的!”

    小家伙侧过身来,“封行朗,你有办法搞到很多的文凭吗?那样就可以讨好我妈咪了!”

    看着儿子那萌人的小模样,封行朗探过温润的掌心,宠爱的抚着小东西帅气的睡发。

    “亲爹会想办法讨好你妈咪的!对了,你妈咪昨晚还跟你说了些什么?”

    小家伙低垂下了小脑袋,“妈咪本来想带着我一起离开这里的……可后来又说不准备离开了!其实我觉得妈咪一定是想离开!因为她留在这里一点儿都不开心!”

    封行朗的心淡淡的生疼着,将路车停在了路边后,将小东西从副驾驶上抱坐在了自己的怀里。

    “你妈咪其实并不想离开申城!她舍不得离开我,更舍不得离开你!只是……”

    “只是什么?”小家伙追问。

    “只是你妈咪心里还藏着打不开的心结。”

    封行朗微微的叹息一声,用鼻尖去亲蹭儿子肉墩墩的小脸颊。

    “我知道了:妈咪一定是想要那个蓝悠悠大巫婆死掉!封行朗,你弄死她好不好?那样妈咪就能开心了!”

    小家伙以他自己的理解方式说道。

    对于儿子的戾气,封行朗微微的蹙眉。

    “也许蓝悠悠真的死了,你妈咪也不一定会开心……她要的,只是蓝悠悠能够受到该有的惩罚!替你跟她自己讨回一个心理上的公道!”

    封行朗的这番话,是深入骨髓的。那个女人虽然听不到,但他终究还是懂了她。

    “那就狠狠的惩罚一下那个蓝悠悠呗!”小家伙不满的厉声道。

    “可她是团团的妈咪,也是你大伯的老婆……”

    封行朗轻吁出一口浊气。

    “封行朗,我终于知道妈咪为什么不想理你了!原来你一直偏心着那个爱哭鼻子的封团团,和她大巫婆的妈咪!难怪妈咪不肯原谅你!现在连我也不想理你了!我要下车!”

    小家伙的戾气情绪说来就来。

    “诺诺,相信亲爹,会给你跟妈咪一个满意的答复的!亲爹需要时间好好的酝酿一下。至少必须无公害,以不伤害你们为前提!”

    封行朗紧拥在他怀里挣扎着想下车的亲儿子,温温的一亲再亲。

    似乎怎么也亲不够这个犟犟的小东西。

    这是他的命,是他封行朗生命的延续!

    “好吧!我相你了!不过不要让我跟妈咪等太久哦!”

    小家伙只是做做样子罢了。说实在的,他还真舍不得离开亲爹这温情的怀抱。

    他很享受跟亲爹封行朗单独在一起的时光,满满的都是宠爱。

    “封行朗,我不想去上学……你就这么抱着我好不好?”

    小家伙开始了他有目的卖萌之举。

    “好!那咱们今天就不去上学!亲爹就这么抱着你,我们父子俩一起享受阳光,享受时间!”

    封行朗将座椅放平缓了一些,父子俩就这么相拥在一起。

    似乎想把过去这五年里的父爱统统的弥补回来!

    ******

    因为相隔的时间太久,学校并没有接受雪落提出的重修学一年的请求。

    无论雪落如何的恳求,校方便以种种原因给回绝了。说雪落当时是自己主动离校的,没有跟校方打过任何的申请。

    总之一句话:雪落想重修一年以补回毕业证书和学位证书,行不通。

    被拒绝后的雪落,着实有些小气馁。

    似乎这才意识到:在这大千世界里,自己不应该每天围绕着男人和儿子转!自己也应该有自己的生活!而不只是别人的附属品!

    袁朵朵的电话没能打通,想来应该还在白公馆里照顾着病重的白老爷子吧。

    雪落在校园里停停走走,昔日的女生宿舍楼已经被拆除了,新的宿舍楼拔地而起,连曾经的故事一并给抹去了。

    鬼使神差的,雪落又走到了那片英语角。

    竟然还在。而且还比从前的规模还大。

    雪落刚刚跨进那拱形门,便听到类似于女生的哼哼低吟……一男一女两个学生正吻在一起。

    并没有因为雪落的闯入而停下,他们旁若无人的接着吻,摸着身。

    雪落有些尴尬。她想在英语角里坐上一会儿,因为她实在觉得自己没地方可去。

    可是这对男女学生却越亲越激烈,用更加澎湃的声音跟雪落叫板着。

    最终,雪落还是选择了离开,将空间留给了这**似的一对男女学生。

    心里难免会嘀咕:现在的学生怎么这样不自羞啊?明知有人来了,还能吻得这般投入?

    好吧,是自己out跟不上时代了。

    想当初,自己跟封行朗在这里……好像也吻得蛮动情的!

    想到当时又亲又摸的画面,雪落竟然一阵莫名的脸红心跳。

    时过境迁,当雪落想到自己竟然在不知情封行朗是自己合法丈夫的情况下,还被他又亲又抱的,便觉得自己真的好难为情,好不自爱,也好大胆开放!

    当时的封行朗,可是自己的‘小叔子’啊!

    看来,爱情的火焰,真能将一个人的理智燃烧殆尽!

    拍了拍自己莫名间红霞俏染的脸颊,雪落低头朝前直走着。

    冷不丁的,便撞进了一个劲实的匈膛上……

    “这位同学,你这种搭讪帅哥的方式已经很老土了……但我还是很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