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01章 放下仇恨、拥抱明天

第801章 放下仇恨、拥抱明天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自己的亲亲妈咪在抹泪儿,小家伙不淡定的戾气了起来:

    “妈咪,告诉我,是谁把妈咪和我关在小屋子里还锁着脚了?诺诺替妈咪去灭掉他!”

    在小家伙的心目中,是容不得任何人欺负他妈咪的。

    “去问你义父吧!你义父知道的!对了,还有你亲爹,他也知道!”

    雪落没有正面的回答儿子的追问,而是将这个话题推给了河屯。

    然后放下了碗筷,便起身朝自己的房间走了过去。

    这些天来,太过安宁的日子,却让雪落心神不宁起来。老想起去过的点点滴滴:莫管家来夏家下聘礼,到自己被迫嫁去封家,再到跟封行朗一直的纠纠缠缠、斗智斗勇……还有跟蓝悠悠的纠缠不清!

    想想自己一个孕妇曾经遭受过的一切,雪落都心有余悸的背脊发寒。

    是什么样的坚定信念,才让她得以九死一生的保住了肚子里的孩子,也保住了自己的生命?

    其实雪落在表现出痛恨蓝悠悠的同时,也在以特殊的方式表达着自己对河屯的不满!

    当然河屯把自己一个孕妇同封立昕一个残疾人锁在被抽空氧气的集装箱里时,他们可是从抽水马桶里呼吸而延续生命的。

    还将一个孕妇丢进冰冷刺骨的海里……

    这一想,雪落便觉得眼前一片漆黑!黑得看不到边!

    可笑的是:这个施暴者竟然还是自己孩子的亲爷爷!

    真够诡异的!

    见妈咪难过的走回了自己的房间,小家伙立刻咄咄逼人的盯向了义父河屯。

    “义父,你是不是知道锁我跟妈咪的那个大坏蛋是谁?还用铁链锁着我妈咪?快告诉我!我要替我妈咪报仇!”

    这晚餐,河屯想来是吃不下去了。

    似乎这才意识到:自己不但对亲生儿子邢朗有罪,对于雪落母子,他自己同样罪不可赦!

    可面对亲孙子的逼问,河屯又是自私的。

    他当然不会跟亲孙子坦白:那个始作俑者其实就是他这个亲爷爷!

    “十五,过来……”

    河屯将小家伙从地面上捞起,拥在自己的怀里温亲了一口。

    “那个锁你妈咪的人,是老七!也就是蓝悠悠!义父已经派人去vancouver找她了!义父会替你跟你妈咪做主报仇的。”

    “又是那个坏巫婆!”小家伙的目光是厉厉的。

    在封家住过几天的他,亲眼看到了蓝悠悠的狠厉。一直想方设法的欺负他跟自己的亲亲妈咪。

    “vancouver很大吗?多长时间了?怎么还没找到?”

    小家伙不满的直哼哼。

    “会找到的!乖,今晚跟义父睡吧?”

    河屯用带着胡须的下巴蹭了一下小家伙嫩得不像话的小脸蛋儿。

    “才不呢!蓝悠悠是你的义女,你就是为虎作伥帮着她欺负我跟我妈咪的坏蛋!”

    小家伙虽小,但脑子还是相当好使的。

    之前为了亲亲妈咪一直屈于河屯的垠威,现在小东西越发的不怕他了。因为他也能感受到妈咪雪落不再像从前那样畏惧河屯;而义父河屯似乎也没那么凶残了!

    ******

    崭新的手机作响了,电话是封行朗打来的。

    雪落侧趟在庥上,没有去接庥头上作响的手机;小家伙瞄了一眼不愿意去接亲爹封行朗电话的妈咪,只得自己把手机按下了免提,这样妈咪也能听到亲爹的声音了。

    “我亲爱的诺诺乖儿子,跟你亲亲妈咪睡下了没?亲爹好孤独!”

    封行朗的声音听起来还真有些孤寂,沉沉的,又带上了一丝的慵懒。

    “混蛋封行朗,亲儿子都不要理你了!”

    小家伙直哼哼着声音,一副很不爽的小模样。

    “又怎么了?亲爹又哪里惹到你跟你妈咪了?”

    能让小家伙不爽的原因,也就只有他的亲亲妈咪了。

    用河屯的话说:小东西格外的宝贝他自己的亲娘!

    “封行朗,你是不是知道:把我妈咪和我用铁链锁在小屋子里,吃喝拉撒全在一起,活得还不如一条狗的那个大坏蛋就是蓝悠悠是不是?”

    儿子的突然质问,让封行朗一下子静默了。

    想必儿子的这番话说得不会平白无故,应该是从他妈咪雪落口中听到的。

    “哼!看来你早就知道了!那为什么不替我跟我妈咪报仇?不惩罚那个蓝悠悠?”

    封行朗的沉默,让小家伙以为那是一种默认的态度。

    “诺诺,把手机给妈咪。乖。”

    “我妈咪不想接你的电话!”

    小家伙厉气一声,“还好我妈咪有我这个亲亲儿子,我会替我妈咪报仇的!”

    “诺诺!这不关你一个小p孩儿的事儿!把手机给妈咪!”

    封行朗的声音染怒了一些。

    在封行朗看来: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将这些仇恨去让儿子掺和。

    “怎么不关我的事儿了?我那时候已经在我妈咪肚子里一起受苦了!封行朗,你真的好没用!连自己的老婆和孩子都保护不了!”

    小家伙的戾气,不是一天两天积聚的;而是河屯长达五年的培养。

    他挂了电话不说,而且还将手机给关了机,然后丢得远远儿的。

    再然后,小家伙抱住了妈咪雪落的腰际,喃喃,“妈咪,对不起,让你受苦了!”

    雪落的眼泪像断了线的珠子一样刷刷直掉着。

    她不是不知道:不要紧抓住过去的哀伤痛苦不放;要以蓬勃的姿态去向往美好的明天。

    这才是健康的,明智的。

    可雪落却没能做到。

    那就像抹不去的倒刺,一想到,一触碰,就会疼得她浑身哆嗦!

    “诺诺,干嘛对你亲爹这么凶啊?你亲爹说得对:那是大人之间的事儿,你一个小p孩子只要负责愉快的长大!”

    雪落拥过儿子日渐壮实的小身体,温温的劝说着。

    “可妈咪不开心,诺诺也不会开心啊!”

    小家伙钻进妈咪雪落的怀里,撒娇的蹭了蹭,“妈咪,诺诺最想看到妈咪每天都高高兴兴的样子!”

    雪落的心又是一疼。

    自己已经装了五年之久的‘高兴’了,难道还要为了自己的孩子一直装下去吗?

    因为雪落知道:她自己一个人是没那个能力去向蓝悠悠讨回公道的。她想过报警,想用法律来还她们母子一个公道。可时至今日,取证实在是太难了。

    “诺诺,你愿不愿意跟妈咪一起离开申城?”

    放下仇恨,去拥抱明天,或许才是她林雪落的明智之举。

    “那样能让妈咪每天都高兴起来吗?”小家伙不答反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