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800章 卖萌容易上瘾

第800章 卖萌容易上瘾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你的脸都还没有贴过来,你怎么就知道妈咪不领情呢!再说了,我妈咪的pp一点儿都不冷的!”

    才5岁的小家伙,对于亲爹封行朗的这番话,还无法理解其所包涵的深意所在。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小家伙觉得:妈咪雪落的怀抱,永远都是最温暖的。

    封行朗只是淡淡的笑了笑,并没有跟儿子继续解释下去;环过小家伙日渐敦实的小身板儿,轻轻的在他的额头上细细的亲着。

    那浓浓的舐犊情深,是溢于言表的。

    封行朗着实疼爱自己怀里来之不易的亲儿子。

    微微的,他的眉眼去蹙了起来,情不自禁的想到:为了生下这个来之不易亲儿子的那个女人……

    受了那么多的苦难,跟他矫情点儿也是应该的。

    也就不奇怪儿子为什么一直那么宝贝他的亲亲妈咪了!

    雪落这个妈咪值得他不顾一切的爱惜!小家伙的生命,来得太艰难了!

    “行,亲爹听诺诺的。无论多艰难,都会主动的去追求并讨欢你妈咪,永不止歇!”

    或许是被儿子缠狠了,或许是自己的感悟,封行朗深切的意识到:这个女人值得自己去娇惯她!

    “封行朗,你这才像个男人嘛!”

    林诺小朋友不吝啬的在亲爹封行朗的脸颊上响响的吧唧了一口,父子俩抱在一起又亲又哄。

    邢十二等在浅水湾的入口处,就这么透过半启的车窗看着车里的父子亲昵着。

    好吧,亲爹的爱,永远是任何人所代替不了的。

    也就不奇怪小家伙笑得会这般的‘天真无邪’、‘肆无忌惮’了。

    “那你跟我进去呗!义父家厨子做的菜,可美味了!”

    小家伙吊缠着封行朗的脖子。

    “那可不行……我一见到你义父……”

    似乎觉得这样的称呼实在让人渗得慌,封行朗便改口道:“我一见到河屯,就想往死里揍他!”

    小家伙吧动了一下嘴巴:他可是亲眼看到亲爹封行朗怎么被义父河屯毒打的。

    所以亲爹封行朗憎恨义父河屯,也是可以理解的。

    “那好吧!晚安封行朗!”

    小家伙不舍的在亲爹脸颊上又吧唧了一口,才挪动着小身体准备爬下车去。

    “叫声亲爹呗?”

    封行朗楚楚可怜的顺势提出。

    小家伙吮动着自己的嘴巴,朝邢十二的方向瞄看了一眼,似乎有些不好意思。

    “亲爱的……爸爸……最好的papa,亲亲儿子的好亲爹……”

    毕竟还是个孩子,小家伙偎依在封行朗的怀里,各种的蹭亲卖萌。

    父子俩的感情,在不长的时间里得到了更进一步的升华;

    完全源于这浓血于水的父子亲情。

    邢十二已经等得是哈欠连天,裤袋里的手机震动了好几回了。他知道电话不是邢老八打的,就是林雪落打的。而他们两个人,都应该是被义父河屯给逼迫的。

    从三楼的阳台上,便能眺望到浅水湾的入口处;自然也就能看到封行朗的车。

    *******

    “最爱的妈咪……最好的妈咪……你最爱的亲亲儿子回来了!”

    这卖萌真的很形容上瘾,刚跟亲爹封行朗卖萌完,小家伙又拿着一部崭新的手机呼哧呼哧的跑回来跟妈咪雪落卖萌。

    晚餐已经摆放好了。雪落虽说还会跟厨子一起摆桌,但已经不像从前那样低姿态的唯唯诺诺了。

    “诺诺回来了?饿不饿?”

    雪落蹲过身来,抱住了朝自己欢快飞扑过来的儿子。

    “不饿!我跟亲爹在外面吃过了!”

    对于儿子的回答,雪落也没接着询问什么。她不想,也不能去阻止儿子享受他的父爱。

    “十五,没瞧见义父也在啊?”

    见小家伙连瞄都没瞄自己一眼,就缠着邢十二要去玩intelligent-robot,做为亲爷爷的河屯有些不爽了。

    更不甘心于被冷落!

    “义父……十五最好的义父!”

    这萌,小家伙还真卖上瘾了。

    心情好极了的小东西,见谁都卖萌。刚刚被邢十二一路抱着进来,小家伙还赏了他一个响亮的吧唧亲亲。平日里,小东西很少这么亲人的。

    晚餐之际,雪落已经不再去厨房随便吃点了。而是跟河屯坐在同一张餐桌前吃着晚饭。

    雪落不求在河屯面前能有多高的地位,只求能改变儿子对她这个唯唯诺诺妈咪的印象。

    晚餐很丰盛,几乎都是小十五和林雪落母子俩爱吃的。

    “雪落啊,就别再跟阿朗闹别扭了。明天就跟十五一起搬回去住吧。”

    河屯这阵子老是自相矛盾着:他想留下雪落母子。这样不但能每天亲到抱到自己的亲孙子,而且还有机会看上一眼自己的亲儿子!

    但河屯又着实心疼儿子邢朗:觉得他老是在浅水湾入口处守着,怪让他心疼的。

    “我跟诺诺这才吃您谁您几天啊?就赶我们走?”

    雪落夹上一块西兰花,送去儿子林诺的嘴巴前;小家伙立刻厌弃的撇开头去。

    “不吃今晚就不许跟妈咪睡!自己一个人睡沙发睡地板!”

    绿色蔬菜,向来都是小家伙拒绝的食物。

    不用问,跟他亲爹的这顿晚饭,肯定又是一口绿色蔬菜也没肯吃。

    “妈咪,你这么凶,都不像诺诺的亲亲妈咪了。”

    傲娇卖萌都没用,雪落还是将西兰花塞进了小东西的嘴巴里。

    “厨子p股又痒了,老做这绿不拉叽的东西!”

    “是妈咪做的!你打妈咪好了!”

    “……”

    “孩子不爱吃,你非逼他吃干什么?你怕营养不均衡,吃点儿平衡膳食的营养品就行了!”

    见小东西被雪落强行喂着最不爱吃的西兰花,河屯有些看不下去了。

    换了平日,雪落又会跟河屯小心翼翼的说出一堆的道理,可今晚雪落却懒得说了。

    “林诺小朋友,谁劝都没用!这三口西兰花,你不吃也得吃!你是我生的,我还管不了你了?!”

    雪落撸起了袖子,强行把最后一口西兰花塞进了儿子的嘴巴里。

    其实雪落完全可以换一种更温柔更慈祥的方式,可今晚的雪落,像是在故意做给河屯看。

    “雪落,十五还是个5岁的孩子,你用得着这么横么?”

    河屯放下筷子的声音大了点儿。刚毅的脸庞也沉上了几分。

    “我们母子俩在被关在不足十平方米的废弃菌菇培育室时,脚踝上还锁着铁链,吃喝拉撒全在一起,活得还不如一条狗的时候……怎么没见有人来过问过我们母子啊?”

    雪落不想落泪的,可还是没能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