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99章 离异的,丧偶的也行

第799章 离异的,丧偶的也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就在袁朵朵思考着如何将白默这个祸害请出她的小屋时,白默自己一边揉着肚皮一边哼哼卿卿的从洗手间走了出来。

    看起来肚子依旧涨得厉害,并没有得到减缓。

    “白默,刚刚爷爷打电话过来,让你赶紧的回去!”

    袁朵朵一边将手机递送上前,一边催促道:“白爷爷身体不好,你还是赶紧的回去看看他老人家吧!”

    “少来!”

    白默只是那个傲娇的瞟了袁朵朵一眼,连自己的手机都没有伸手来拿。

    “要么,你现在就跟我一起回去;要么,我留在这里等你什么认为可以跟我一起回去了,我们再一起回去!”

    白默像个无赖一样横躺在了袁朵朵家的小双人沙发上。

    像这种耍无赖的活儿,白默早已经练就得炉火纯青。

    像自家老爷子那种千年老狐狸他都对付得了,更别说袁朵朵这种涉世不深的小毛丫头了!

    记得,好像,这个袁朵朵已经不是小毛丫头了,早被他改变成了一个女人!

    这么一想,白默忍不住的朝袁朵朵多看了一眼。

    袁朵朵迎上来的目光微微一颤,立刻低垂下了眼眸。

    “喂,你说你究竟有多挫啊?混了这么大年龄,我竟然还是你的第一个男人?呵呵……”

    白默这冷嗖嗖的笑,又似嘲笑,又似挖苦,还带上了那么点儿居高临下的傲意,着实让袁朵朵牙痒痒得利害。

    “我那是尊重感情,自尊自爱!”

    袁朵朵忍不住的顶嘴上一句。

    “说白了,还不是没男人肯要你!装什么清高!”

    白默不但话难听,而且那神情更加的让人生厌。

    可袁朵朵却怒不起来。自卑心又开始作祟了。

    白默说得没错,她本来就没男人要的……

    除了当初那个有处情绪的麦维民有目的的追过她一段时间。

    “白默,你快回去吧。爷爷还等着呢你。”

    袁朵朵虽然痛恨过白默对她曾经的侵犯,但这一切都已经过去了,她也得到了白默的经济补偿。

    白默微怔了一下:他都说这么难听了,这个女人竟然也没生气?

    真够有小强精神的!无坚不摧!

    “袁朵朵,你怎么不找个男人把自己给嫁了的?即便找不到高富帅,嫁个年龄大一点儿的,什么离异的,丧偶的也行啊!总好过你一个人蜗居在这么个鸽子笼里吧?”

    白默抬起头来四下的环看着房子里的布局。

    小得让人感觉到窒息!

    【离异的,丧偶的也行啊】,这话简直就像一把利剑,把袁朵朵的心扎得血淋淋。

    “那是我自己的私事儿!用不着白公子操心!”

    袁朵朵没有生气,也没有恼火,有的只是更深的自卑和凄凉。可她却昂着头,不想让白默看到她一颗卑微的心。

    “要不……袁朵朵,你嫁给我得了!”

    冷不丁的,白默突然就冒出了一句让袁朵朵心头狠狠悸动的话来。

    可还没等袁朵朵感受完心头的悸动,白默接下来的一句话,如同当头泼下的冷水。

    “反正我也没有什么喜欢的女人!而且爷爷还那么喜欢你!”

    袁朵朵狠咬着自己的嘴唇,几乎快咬破了。

    “就为了给你爷爷找个舒心点儿的保姆伺候,你竟然能如此的委曲求全?还真够孝顺的!”

    “谁让老爷子是我唯一的亲人呢!”

    白默长长的叹息一声,“不过要让我娶你,我的确挺委屈的!要身材没身材,要相貌没相貌,而且还是个……瘸子?还是跛腿?”

    无尽的哀伤涌上心头,袁朵朵觉得自己快爆炸了。

    “咦,你的腿怎么看都好好的啊……哪里跛了?还真没看出来呢!”

    在跟袁朵朵相处的过程中,并没有感觉到她腿有任何的异常,好奇害死猫的白默竟然附身过来,伸手就去捞袁朵朵长及脚踝的裙子一看究竟。

    “白默!你欺人太甚!”

    袁朵朵抬起腿,一脚踹在了白默的肩膀上;

    说实话,袁朵朵腿上的力道真的很大:超好的体质,加上日常腿部力量的锻炼,而且还是卯足了劲儿的狠踹……

    白默被袁朵朵这一腿踹得不轻,整个人向后快速的躺倒过去,空间太过狭窄之下,‘砰’的一声,一头撞在了玻璃茶几上。

    “啊……”白默发出一声惊魂的惨呼。

    “白默……白默?你怎么样了?”

    知道自己闯祸了,袁朵朵立刻过来查看白默的伤情;因为她也感觉到自己那一脚踹狠了。

    鲜血,从白默捂着额头的指缝里溢了出来,在白皙皮肤的衬托下,更加的惊悚。

    “白……白默,你……你流血!”

    袁朵朵的眼睛都跟着泪光闪动了起来,“对不起啊,我不是故意的。”

    “这还不是故意的?你要真故意起来……还不得要了我的命呢!”

    袁朵朵本想请走白默这个祸害的;

    可现在好了,白默比大爷更像大爷了!

    不但赖在了袁朵朵家里,而且还赖上了袁朵朵的庥。

    而袁朵朵则像个犯了事儿的罪人一样,鞍前马后的伺候着他。

    ******

    雪落带着儿子林诺已经在浅水湾里赖住了一个多星期了。

    这一个星期里,雪落几乎是足不出户,关了手机,天天看书读报,偶尔也跟着河屯一起品茶。

    感觉这慢节奏的生活,真能让人从喧嚣中冷静下来。

    难得有时间好好的考虑一下自己的人生和理想。

    而林诺小朋友则每天都过着丰富多彩的生活。

    亲爹封行朗每天都会准时的来浅水湾的入口处接他去幼稚园;然后放学时等着幼稚园外。

    俨然一副慈父的好爸爸模样!

    但无一例外的是:亲爹封行朗从不进来浅水湾。

    只要看到封行朗来接小东西,邢十二都不会跟他争抢。

    毕竟人家可是亲爹!

    “把这个拿上。”

    带着儿子疯玩了两个小时后,封行朗还是将小东西送回了浅水湾。

    他知道女人在跟他冷战。

    看着那部崭新的手机,小家伙抿了抿嘴。

    “封行朗,你都把自己的老婆和孩子丢这里好多天了!难道还不准备接回去么?”

    “即便我愿意拿热脸贴你妈咪的冷p股,也得她领情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