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98章 难为情啊难为情!

第798章 难为情啊难为情!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自己的耳朵没听错吧?

    洗手间里面的家伙竟然让她进去给他揉肚子?

    这得什么样的矫情范儿,才能想出让别人这么去伺候他?

    袁朵朵郁闷得牙痒痒,但毕竟自己也不是白默的妈,还轮不到她去教育这个比她还大几岁的男人!

    唯一能做的,则是无视着白默的叫喊,只能是咬牙切齿的沉默再沉默。

    可是袁朵朵越是不搭理他,白默叫得就越发的响亮。

    “袁朵朵,你见死不救是不是?亏得你还一天到晚的想着要去福利院给那群小萝卜头献爱心呢,现在你眼前就有一个需要你献爱心的,你竟然还能视而不见?”

    “我都快涨死了……”

    白默的厉吼声,渐渐的转变成了哀嚎声。

    说实在的,这一刻的白默并没有装腔作势,他是真的难受。

    吃了那么多的牛肉粒,又灌了那么多的矿泉水;牛肉粒吸收了水份,当然会在肚子里澎胀,涨肚子也就难免了。

    加上白默从小就属于娇生惯养的富家公子,没矫情着满地打滚已经够给袁朵朵面子了。

    听白默都用上了哀嚎腔,一来胆心他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二来白默的哀嚎声实在是太难听了。这深更半夜的,邻里还不知道她袁朵朵跟一个男人在家里正搞着什么活动呢!

    “白默,你别嚎了好不好?瞧你这样子,哪还像个男人?”

    袁朵朵冲了进来,对着白默就是一通好训。

    白默坐在坐便器上,身上的裤子连同男内一起,被退到了脚踝处,露着两条比她袁朵朵还白皙的大长腿。

    ……他们男人上厕所,都是这样的吗?

    袁朵朵难为情的想撇开头去;可却因为空间的太过狭小,被白默伸手一拉,就给拖拽了过去。

    要知道,袁朵朵的小屋一共才四十个平方,而且还得五脏六腑俱全,加上淋浴房,洗手间可想而知的小了。

    比不了白公馆,一个洗手间就有四十个平方!

    所以白默一个长臂,便捞住了袁朵朵。

    “我怎么就不男人了?奥吧马他也拉s的好么?”

    白默呛了袁朵朵一声,拖拽过她的手,径直朝自己的胃部按压了过去。

    说实在的,这是袁朵朵第一次有感觉的去触碰白默的身体,而且还是零距离的。

    只感觉他的身体有些发烫,皮肤比她还细腻温润;但紧绷起来时,肌肉线条还是很流畅的,手感也挺好的。

    见袁朵朵被动得利害,她的一只手完全没有自主的使力,白默不爽了,又开始训斥起来:

    “动动撒!上回看你在福利院里那么会哄小p孩儿拉s拉尿的!”

    “那群孩子才几岁?!你又几岁了?拉个s还要别人在这里给你顺着肚子,你还好意思说!”

    要是白默是自己的儿子,袁朵朵觉得自己一定会把他p股打开花。

    “还不是因为你?那么晚才回来!要不是你在外面瞎鬼混,我能等那么久,吃那么多的牛肉粒吗?现在让你帮我顺一下肚子,你还不乐意了?”

    白默的肚子着实涨气得利害,嗓门儿也跟着大了起来。

    “……”

    袁朵朵真的是欲哭无泪:自己是招谁惹谁了,竟然把这尊大爷给‘请’了回来?

    一阵挥发性氨基酸和短键脂肪酸的气体声音传来,袁朵朵条件反射的捂住了自己的鼻子。

    “捂什么捂啊?矫情个什么劲儿啊?这世上,无论男的女的,公的母的,谁不放p拉s啊!真受不了你!”

    或许是舒服了一些,白默也不那么攻击性了。到是挺享受袁朵朵这么陪着他蹲洗手间的。

    “但像你这种被娇惯到极品的男人,还真是天下少有!”

    袁朵朵把自己的手给抽了回去,呼的一声站了起来,“我又不是你妈!恕不伺候!”

    她真的受够了白默的矫情和执绔。

    白默刚要发作,手机却乍响了起来,电话是从白公馆里打来的。

    刚被袁朵朵这么一怠慢,心情极度不爽的白默,便把作响中的手机给丢出了洗手间。

    这都跟老爷子夸下海口,说两三个小时之内一定会把这个女人给搞定并带回去的。现在显然食言了。而且自己还正遭罪中!所以这个电话,白默着实不想接。

    见白默把手机丢了出来,知道他又开始犯倔了,便将手机给捡了起来。看到电话是从白公馆里打来的之后,她又给白默送了回去。

    “估计是白爷爷打来的电话。你接一下吧!”

    “不接!”

    白默斜眼一扫,便侧过头去。

    “你就不担心白爷爷啊?”

    袁朵朵真心觉得:白老爷子生了白默这个孙子,也实在够闹心的。

    “我家老爷子可是被你给气伤了的!你还好意思来责问我?”

    说实话,袁朵朵真想把白默那趾高气扬的头按在抽水马桶里,教他学学怎么做人,怎么说话。

    真能被这个从来不知道‘丑’字怎么写的男人给活活气死!

    袁朵朵也懒得去搭理白默了。在手机第二次作响之后,她便随手给接了。

    打来电话的果然是白老爷子。

    “默小子,你是不是又去欺负朵朵了?”

    “白爷爷,是我……我是朵朵。”

    等白老爷子喊出那声‘默小子’之后,袁朵朵才意识到自己不应该接这个电话的。

    这不是露馅自己正跟白默在一起吗?

    深更半夜、孤男寡女的,实在是不太合适!

    她真怕白老爷子会多想。

    “啊,是朵朵啊!”

    白老爷子的声音瞬间明媚了起来,“默小子没欺负你吧?”

    “没……没有!他……他的洗手间里蹲着呢,吃多了牛肉粒,肚子有点儿涨!我让他接电话。”

    袁朵朵实在是难为情。

    这深更半夜留一个男人在自己家里方便,说出去估计也没人会信。

    “不用了!他在你那里,我就放心了!不说了,爷爷要睡了,晚安!”

    不等袁朵朵开口,白老爷子便匆忙的把电话给挂断了。

    这都什么事儿啊?什么叫‘他在你那里,我就放心了’?

    关键是她袁朵朵‘不放心’好不好!

    自己该怎么把白默这个极度难伺候的‘神’给送出去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