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94章 我要你好好活着!

第794章 我要你好好活着!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样的严邦,无疑让河屯更加的反感!

    严邦越是对封行朗表现出奋不顾身、不顾一切,河屯就越发的憎恶。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行朗可是他河屯唯一亲生的儿子,是他河屯生命的延续;他怎么能容许自己生命的延续被一个男人给污浊了呢?

    河屯理解不了严邦对封行朗的感情,更加的接受不了!

    也就更加坚定了河屯想把严邦除而之宽心!

    “严邦,你非要上杆子去死,那我就只能成全你了!”

    河屯的眉宇深蹙了一下,“要是你实在喜欢男人,下辈子就投胎去做个女人得了!”

    换而言之,他河屯的亲儿子,你严邦是喜欢不得的!

    或许是严邦为封行朗一而再的赴汤蹈火过,所以河屯才会多说了这么一句。

    河屯的太过淡定,让严邦很不爽,他有些恼羞成怒的想引爆自己身上的炸弹。

    速度的最快的,动作最为狠厉的,下手最为娴熟的,是邢二的近身保镖;

    一个比鬼魅还鬼魅的清瘦男人。还没看清他具体的长相,他已经飘身到了严邦的身后,一枚萃取了药液的钢针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狠狠的钉在了严邦的右颈动脉中。

    随着心脏的泵血,将药液快速的传导致了严邦的四肢百骸,去引爆腰际炸弹的手,连同整条手臂都瞬间一软。

    几许是与此同时,严邦腰际的一圈儿炸弹便被那个近身保镖用刀尖挑开,丢给了一旁的邢老四去处理。

    严邦越是挣扎着想用力,那也药液在他身体之中就传导得更快。一个趔趄,他几乎连站都站不稳。

    “动手吧!止好血丢出去!”

    看到严邦那张视死如归的脸,河屯还是想再给他一次机会。

    因为没有严邦的几次‘帮助’,或许亲儿子封行朗早就死在了自己的暴戾之下了。也算是为封行朗偿还严邦的人情。

    有邢二的人在,邢十二他们自然不要亲自出手;只是静默无声的看着邢二的人将健硕的严邦像只拔去利齿的老虎一样捆绑在了别墅客厅里的承重柱上。

    刺啦一声,随着刀刃将严邦的皮带挑开,似乎严邦才意识到:河屯口中所谓留下一件东西,是指什么了。

    严邦并不知道河屯为什么会要他的那东西,或许唯一的解释,就是河屯想狠狠的羞辱一下他!

    让他失去男人的尊严,便如同生不如死!

    这要比直接要了他严邦的性命来得更加的残忍!

    “河屯……你敢动我……老子做厉鬼也不会放过你!”

    严邦奋力的将自己的后脑勺朝承重柱上撞去,要不是药液消减去了他大部分的体力,估计这拼尽全力的磕砸,真会要了严邦的命。

    河屯看得出来,严邦是想自杀!

    几乎没有哪个男人在面对这种时候时还能无动于衷!

    鲜血从严邦的后颈上蜿蜒而下;应该是磕破头皮了。

    “砰!砰!”

    就在刀手将严邦身上的最后一件衣物挑开时,连续的两声枪响逼停了刀手的动作。

    当河屯看到开枪的人时,整个头瞬间变大了好几倍。

    朝刀手开枪的竟然是封行朗!

    他……他不是在总统套房里睡觉的么?怎么突然空降到这里了?

    很显然,门外的邢老五他们没能守得住硬生生闯进来的封行朗。

    开枪也不是,不开枪封行朗他又不领情;在邢老五吃了封行朗一子弹之后,只能任由封行朗这么肆无忌惮的闯了进去。

    “阿朗,你来这里干什么?快走!”

    在看到活着的封行朗时,严邦的眼眸瞬间放亮了起来。可与此同时,他又意识到封行朗所面临的危险。

    “河屯,如果严邦死了,我一定会替他向你索命!今生今世,我都不会放过你!”

    封行朗的话,每一个字都咬得很重。戾气的眼眸里,满染着对河屯的怒恨之意。

    他一步一步朝被捆绑在承重柱上的严邦靠了过去,一边提防着河屯的手下会突然向他袭击。

    “阿朗,我并没打算要他的命!只是想留下他身上的一样东西!”

    对于这个三番五次跟他对着干的亲儿子,河屯的脾气也被打磨得差不多了。

    又能怎么着呢?那可是自己身上掉下来的血肉;而且还仅且有他这么一个亲种!

    “严邦是我的人!你没资格动他!”

    封行朗快速的砍断捆绑在严邦身上的绳子,脫下风衣披盖在他的身上。

    “他必须留下那样东西,你才能带他走!”

    河屯站了起来,执意着自己的计划。

    封行朗越是对严邦表现出兄弟手足之深厚感情,河屯就越发的觉得他们之间的关系不正常!

    他可不想自己唯一的亲儿子被严邦给带歪了!

    “我用我的命换他!”

    河屯在防弹玻璃屏风后,封行朗是伤不到河屯的。

    面对着河屯众多的爪牙,或许封行朗手中的唯一筹码,就是他自己了!

    “不……朗,我要你好好活着!”

    封行朗明显的感觉到:严邦靠在他肩膀上的身体往下沉了几分。严邦想推搡开他。

    “你明知道,我不会要你的命……”

    河屯叹息一声。

    “河屯,放过严邦,也就等于放过了你自己!你也不想看到我们之间鲜血淋漓的面对彼此吧?”

    慢慢的,封行朗手上的枪,枪口调转了方向,抵上了自己的太阳穴。

    “不,不……阿朗!住手……住手!我放你们走……你们现在就可以走了!”

    在看到封行朗用枪抵着他自己的脑袋时,河屯整个人都不好了。

    哪怕封行朗用枪抵的是他河屯,他都没这么慌张。

    河屯知道自己的余生都会活在对儿子邢朗的弥补之中。

    河屯发话了,当然没有其它的义子敢违抗他的命令;就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封行朗搀扶着半瘫软的严邦朝别墅门外走去。

    这样戏剧化的情景,严邦是无法理解并消化的。

    对于封行朗的态度,怎么河屯突然就像变了个人似的?

    见封行朗搀扶着老大严邦走了出来,坚虎立刻带人迎了上前。

    将严邦健硕的身姿塞进越野车后,封行朗立刻叮嘱道:

    “坚虎,快带着你们老大去码头,那里有艘游艇等着你们。通行证和护照都已经替你们办好了,你们先去新加坡,会有人接应你们的。”

    “好的二爷!”坚虎立刻将越野车启动。

    “朗……我们一起走!”

    严邦一把拖拽住了准备下车的封行朗,“一起走!”

    在那些药物的作用下,严邦的体力几乎已经消耗殆尽;但他扣着封行朗手腕的手,却格外的用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