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93章 一起下地狱吧!

第793章 一起下地狱吧!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三分钟后,林诺小朋友用邢十二的手机拨通了亲爹封行朗的电话。复制网址访问

    “封行朗,你在干什么?”

    小家伙有些兴师问罪的意味儿。

    “在给你赚奶粉钱呢!”封行朗悠然着声音。

    “我从不喝奶粉的好不好?”

    小家伙对‘奶粉钱’的理解还很局限。

    “那就赚钱养老婆孩子!”封行朗换了个通俗易懂的。

    “是不是想亲爹了?”封行朗问。

    “没想!”小家伙气嘟嘟的。

    “那亲爹想你了!很想很想!”

    “既然想我,为什么还把老婆孩子丢给别人也不接回去啊?”

    小家伙有些不明白:为什么混蛋封行朗不拦下生气中的妈咪和他。

    “你妈咪那么任性……”

    “哼!是你自己没诚意吧!封行朗,你再这么怂,我就不给你当儿子了……啊……”

    林诺小朋友的话还没有说完,便传出一声惊恐的尖叫声。然后是手机被撞落翻滚的声音。

    “诺诺……诺诺……”封行朗惊声疾呼。

    游乐场里,本来就是人声鼎沸,一阵喧闹之后,封行朗似乎听到了邢十二的声音。

    “十五……十五……你醒醒啊……十五!”

    手机那头的封行朗,几乎是一阵窒息。

    大概过了两分钟后,手机才再次被接通,“封行朗,十五被别的小朋友从滑梯上推下来,把额头撞破了,正流着血呢。”

    邢十二觉得,自己戏耍一下封行朗的机会实在不多!

    半个小时后,封行朗便赶到了邢十二口中的儿童医院。刚刚进门,便被人一个手刀给打晕了过去。

    看着被邢老五打晕的封行朗,邢十二露出了明媚如阳光一般的笑意。

    “封行朗啊封行朗,你也有被我当猴儿耍的时候啊?!”

    利用的,只是一个父亲心切于自己亲儿子安危的心理。

    ******

    看着庥上酣然大睡中的父子,雪落微微的叹息一声。

    她不知道河屯想搞什么名堂,只知道今晚的浅水湾一定不会太平。

    因为河屯把她们一家三口送出了浅水湾。

    深夜中的浅水湾,一片静谧。

    海浪声似乎也小了下去,变得宁静异常!

    河屯静坐在客厅里的沙发上,正等着严邦来他的浅水湾‘瓮中捉鳖’。

    至于结果,谁最后被谁捉去了,还都是个未知数。

    相比较于摆弄着那些功夫茶具的河屯,其他人则是一副兵临城下的紧张气氛。

    在别墅群外的一大片略显荒芜的沙滩上,一排身着迷彩服的雇佣兵,每人都扛着一支冲锋枪,所有红外线的亮点,都聚焦在别墅的入口处。

    突然,前排的身着迷彩服的雇佣兵,从中间分开一个小口,最先出现的是高大威严的严邦。

    严邦从来都不知道‘死’字怎么写!

    既然他敢来浅水湾围攻,就不怕河屯这只瓮中之鳖咬伤了他。

    随着严邦的迈步上前,身后的雇佣兵立刻围拢了上前,呈现出一个品字型将严邦半包围在其中朝着浅水湾的别墅里潜入。

    别墅的门大开着,似乎已经做好了‘迎接’严邦的准备。

    在申城,他严邦的地盘上,容不得别人来挑衅他严邦的地头蛇地位。

    胜者为王、败者为寇,这是千古不变的定理。

    “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要赶过来送死!严邦,你胆子可真够大的!”

    河屯抿了一口功夫茶,只是抬眸淡淡的瞥了严邦一眼。

    “河屯,我们之间的仇恨,是时候做个了结了!”

    随严邦一起进来的,是几个身着迷彩服的雇佣兵;真枪实弹的装备,一看便是训练有素。

    “你还不配跟我做什么了结!我之所以见你,是看在你曾经救过阿朗的面子上!你留下一样东西,我留你一条命!”

    对于河屯突然喊出的那声‘阿朗’,严邦觉得格外的恶心。

    一个年过花甲的老东西,竟然改口如此亲切的称呼封行朗为‘阿朗’,想不出任何缘由的严邦,只能将河屯的这种行为归类于他对封行朗有非分之想。

    “河屯,闭上你的臭嘴!‘阿朗’也是你叫的?”

    或许严邦做梦都想不到:河屯之所以叫封行朗‘阿朗’,那是因为一个父亲对儿子的爱称。

    严邦刺耳的嘶吼声未落,‘吧嗒’一声,河屯手上的茶盏掉落在地。

    河屯这个动作刚完,像是信号一般:

    “噗噗噗噗……”

    突然从客厅的墙壁上蹿出三四条火苗,枪声如雨般,密集得让人抬不起头来!玻璃碎裂的声音,木料破碎的声音,此起彼伏。终于一阵猛烈的射击之后,短暂的恢复了平静!

    河屯用手挥了挥青色的火药烟雾;稳如泰山磐石。

    严邦这才发现,在河屯的跟前,有一个透明的屏风,上面已经被子弹打上了几个划痕。是防弹玻璃!难怪他会这般的有恃无恐。敢直面严邦的子弹!

    等严邦下意识的回头之际,簇拥着他进来的几个雇佣兵已经是东倒西歪的横躺一片。

    相比较于严邦这个申城的刽子手,河屯才是彻头彻尾的屠戮者。

    “严邦,我给你最后一次机会:你留下身上的一样东西,我留你一条命!”

    河屯的声音泛着阴寒之气,像是催命的黑白无常。

    “老东西,大不了老子跟你同归于尽!”

    刺啦一声,严邦扯脫掉了身上的衣物,腰际露出一排炸弹。足以将这幢别墅炸个底朝天的分量。

    “你这又是何苦呢?原本,我还能留你一条命的……现在看来,是你自己不要命了!”

    河屯并没有因为严邦腰际的炸药而面露惧色。

    “那咱们就一起下地狱玩玩吧!哈哈哈哈……能为封行朗除掉你这条毒鱼,也算是大功一件了!”

    严邦知道河屯不好对付;也知道自己这回来恐怕是凶多吉少,但他还是义无反顾的来了。

    他实在不想让自己和封行朗一而再的被河屯被动的牵着鼻子走。

    如果弄死河屯非要搭上他严邦的命,他也认了;

    至少能给封行朗铲除后患。

    封行朗活着,他严邦不一定是活着的;

    但如果封行朗死了,那他严邦也一定是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