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92章 生活在泪水之中

第792章 生活在泪水之中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时间,封行朗给不了女人确切的时间回答。复制网址访问

    同时也意识到:女人这是在倒逼他!

    封行朗就这么赤着脚站在院落里的鹅卵石小径上,目送着自己的妻儿上了司机的车,然后绝尘而去。

    两三个月的养尊处优,让封行朗看起来更为健壮;蜕去了麦芽色,皮肤也变得白皙起来。

    即便是穿着一件睡袍迎风而立,也是这般的玉树临风,温润如玉。

    一辆招风惹眼的布加迪急促而来;在看到静默在原地临风而立的封行朗时,一个急刹停在了他的脚边。

    劲风带动起睡袍的边角,严邦看到了封行朗更多的劲腿。

    严邦让人在封行朗的住处守了一个晚上,一有封行朗的消息,他就赶了过来。

    封行朗拉回了自己微微泛楚的目光,却在看到从布加迪里钻出身的严邦时,眸子一下子就锐利了起来。

    “你死过来干什么?”

    封行朗将妻儿离开的愤怒一股脑迁怒在了严邦的身上。

    “朗,你昨晚去哪儿了?河屯的人去过我的御龙城,还没开战,就莫名其妙的又撤离了!我担心他是要转过矛头对付你……”

    这便是严邦一早赶来启北山城的原因。

    他自己都自身难保了,却还想着有可能会有危险的封行朗。

    封行朗微眯着眼眸斜睨着匆匆忙忙赶来他这里的严邦,突然间就无话可说了。

    或许在想:要是五年前,只能有一个人从那片火海里逃出来,想必严邦也会将唯一的生还机会留给他封行朗吧!

    一个能遏止自己身体,不会做出过分逾越行为来的严邦,并不可怕!

    一直以来,他跟严邦,还有白默,三个人在申城便过着那样玩世不恭的生活。

    其实也挺和谐的,不是么?

    追究到问题的根源,都是因为那个叫蓝悠悠的女人。将原本和谐的三人帮派给击毁了!

    看来,蓝悠悠所造的孽,远不止伤害雪落母子!

    或许,封行朗并不是不想处理蓝悠悠,只是想处理得完美一点儿。

    不生硬,不凄凉;平平静静的,让大家都能接受。

    “朗,你的东西兜着风呢。”

    等严邦将脫下的休闲外套遮过来时,封行朗才发现自己的身前的确凉快了不少。

    刚刚着急拦下自己的女人和孩子,只穿了件空空的睡袍就追出门了。

    赏了严邦一记冷眼之后,封行朗便裹好自己的睡袍进去了别墅客厅。

    严邦跟了进来。

    偌大的客厅里,封行朗点上了一支烟,烟雾缭绕后的俊脸,一派迷蒙。

    “朗,河屯的人昨晚去过御龙城,可后来又莫名其妙的离开了……”

    “莫名其妙你个头!”

    封行朗径直将指尖燃着的烟头丢向了严邦,“那是老子用枪指着河屯的脑袋让他撤人的!”

    压抑了过多的怒意,封行朗像一只发狠中的雄狮。

    “老子欠你的人情,都在昨晚上一笔勾销了!以后即便你被人分尸在了街头,也不管老子半毛钱的事儿!”

    封行朗突然乍起的愤怒,着实让严邦狠怔了一下。

    “什么?你用枪指着河屯的脑袋?什么时候的事儿?昨天晚上吗?”

    又仔细的上下查看着封行朗:劲实的长腿,精健的匈膛,似乎完全没有任何的外伤。

    “河屯又放过你了?”

    严邦想像不到:封行朗都用枪指着河屯的脑袋了,河屯竟然还能将他平安的给放了回来?

    这很不符合河屯的行事作风!

    “邦,你能不能听我一回,先出国避避风头?”

    封行朗并不想跟严邦讨论有关河屯的话题。

    “避什么风头?河屯的风头?如果老子在申城自己的地盘上都斗不过河屯,还能避到哪里去?”

    严邦反问一声。

    其实严邦说得不无道理:申城可是他严邦的老巢,在申城都没办法他河屯,即便去了天涯海角,也只会形同丧家之犬。

    这个道理,封行朗当然也懂。

    “朗,你没事儿吧?”

    见封行朗良久的沉默,严邦靠近了一下,伸手来探封行朗的额头;却被封行朗戾气的推开。

    “放心吧,我们会找到机会将河屯等人一网打尽的!”

    以为封行朗是在担心河屯的伺机报复,便宽慰道,“我已经找了十几个雇佣兵。我会让河屯的人,竖着进御龙城,横着出去!”

    封行朗的眉宇蹙得更沉,“抱歉,是我们兄弟俩连累了你……”

    正如封行朗所说的:整个儿的恩怨之中,严邦也是无辜的受害者之一!

    “又来?说这些都空虚啊,还不如来点儿实惠的:以身相许吧!”

    严邦是在刀刃上嗜血为生的,所以他早已经看淡生死。你要了别人的命,别人当然也会想方设法来要你的命!

    用他的话说: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

    “邢二来了申城!还带了不少的人!所以,你还是小心提防着吧!”

    这是封行朗能给严邦的提醒。

    “看来我们不能坐以待毙了!就今晚吧,我们围攻了浅水湾,来个瓮中捉鳖!如何?”

    “捉你个头啊捉!别鳖没捉到,你自己给鳖当了下酒菜!”

    封行朗没好气的狠瞪了严邦一眼。

    “谁当谁的下酒菜,还真不一定呢!”

    严邦笑了,笑了面目狰狞。

    ******

    想瓮中捉鳖的,不仅仅有严邦。

    河屯也想御龙城里捉了严邦!

    要捉严邦,就必须先处理好封行朗。

    事不过三,河屯当然不会再让封行朗有出手去救严邦的机会。

    不过河屯还是听了邢二的话:可以暂时留下严邦的狗命,而把他先给阉了!

    邢十二提出要带儿子林诺出去玩,雪落同意了。她也实在舍不得才5岁的儿子跟她一起宅的浅水湾里。

    游乐场里,邢十二刚刚陪小家伙玩了一回‘过山车’。

    那样的刺激程度,邢十二连眉头都没有抬动一下,可小家伙却亢奋得尖叫连连,都快把邢十二的耳朵给震聋了。

    “十五,想你亲爹了没有?给你亲爹打个电话呗!”

    “不想!”小家伙直接回绝。

    “你就想一下嘛!听说你亲爹今天去相亲了,准备给你找个后妈!”

    后面的话,都是邢十二瞎编的。

    目的就是要让小家伙给封行朗打去电话,以证明小家伙现在正跟他在一起。

    “混蛋封行朗要是敢给我找后妈,我就不给他当儿子了!他拽毛啊拽!”

    小家伙傲娇的直哼哼。

    “你给谁当儿子,都会是抢手货!可你妈咪就不一样了,她爱你亲爹爱得那么惨……估计没你亲爹,她后半辈子都会生活在泪水之中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