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89章 饥饿、毒打……

第789章 饥饿、毒打……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见亲爹封行朗只是呼呼大睡,小家伙有些守不住了。

    哈欠连天的他,一刻也没有停止过要寻找亲亲妈咪的怀抱。

    于是,他又想到了把妈咪雪落藏起来的邢八!

    孝顺的替亲爹封行朗把被子盖好,小家伙便呼哧呼哧的爬下庥,一路小跑着去找邢八闹腾去了。

    门外,小家伙差点儿撞上了义父河屯。

    “十五,这么晚了,你怎么还没睡呢?”

    河屯守在原本属于雪落母子的房间门外,似乎犹豫不决着进还是不进。

    “那义父你怎么也还没睡啊?”小家伙反问一声。

    “哦……那个,我来看看你。对了,你亲爹还好吧?”

    河屯朝着房间里的庥上张望着。

    “睡得像只大猪崽儿呢!叫都叫不醒!”小家伙叹息一声。

    “哦,是吗?那我进去看看他……”河屯朝门内走进了一步。

    “你想看就看吧!但不许伤害他哦!我就这么一个亲爹!”小家伙叮嘱一声。

    “不都跟你说过了么,我是你亲爷爷,是你亲爹的亲爹!你说我怎么会伤害他呢!”

    河屯宠爱的抚着小家伙的小脑袋。

    “你的话要是能信,就奇了怪了!之前还差点儿要了我亲爹的命呢!不过我相信义父你能改好的!”

    小家伙也不想跟河屯多磨叽什么,他只想找到自己的亲亲妈咪。

    妈咪一个女生不知道被邢八那坏家伙藏哪里去了,他总是放心不下!

    小家伙没有继续搭理河屯,而是撒腿就朝邢八的房间跑了过去。

    “十五,你慢点儿。”

    叮嘱了一声自己的亲孙子之后,河屯便深沉着步伐走了进来。

    明知道庥上的封行朗不会醒,可他还是放缓了自己的脚步;静立在庥边,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那张俊逸的脸庞。

    酣然中的封行朗,眉眼更为温润,少了刚目露凶光的狠戾之气,更多了一丝温和之意。

    “真没想到,你会是我的孩子……”

    河屯在庥沿边坐下,将封行朗的一只劲手握在了自己的双掌之中;如果亲近的距离,让河屯心间微涌起波澜。

    他不但有自己的亲生骨肉,而且还是跟自己心爱女人共同孕有的孩子。

    “是上天垂怜我邢穆啊,把你这么好的孩子恩赐给我!封行朗……邢朗……你母亲苏禾都示意得那么明显了,我竟然还愚蠢到一而再的伤害你……”

    “阿朗,真的很抱歉……是我对不起你母亲,更对不起你!今生,我不求你的原谅,只求你能释怀!不要因为憎恨我这个父亲,而影响到你自己的人生!”

    “阿朗,你知道吗,当雪落告诉我,你有可能是我的亲生儿子时,我真的是百感交集!一直都不敢相信这是真的……上天真是对我不薄!”

    “……”

    河屯就这么坐在封行朗的庥边,自言自语了好一会儿。

    “几个小时内,邢朗是醒不来的。不用担心了!”

    门外守着的邢十二,被邢二给拉走了。

    “二哥,现在怎么办?那个严邦,看来一时半会儿也弄不死他了!要真弄死了,不知道封行朗要跟义父怎么闹腾呢!”

    邢十二似乎也没了主意。到不是犯愁于怎么弄死严邦,而是愁苦于弄死严邦之后,封行朗会怎么跟他们闹腾!

    “那个严邦跟邢朗之间……真的是那种关系?”邢二问。

    “不确定!”

    邢十二微微皱眉,“感觉严邦对封行朗到像是真爱……因为他三番五次为救封行朗拼过命!至于封行朗……我看他对严邦的感情更像是兄弟手足之情!”

    静默了一会儿之后,邢二突然冷生生的说了一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那就阉了严邦吧!”

    “啊?阉……了严邦?那……那比弄死他还残忍吧?”

    邢十二也是男人,他当然自己那东西对男人的重要性!

    “只有这样,才能平衡义父跟邢朗之间的冲突!满足邢朗想留下严邦的命;同时也解决了义父的顾虑!”

    邢二解决问题的方式,也狠厉也果决。

    “可那样一来……义父和严邦之间……岂不是仇恨更深了?严邦早晚会来找义父报仇雪恨的!”

    邢十二说出了自己的顾虑。

    “那容易,直接告诉严邦:邢朗是义父河屯的亲生儿子,就行了!”

    直到邢二离开了别墅,邢十二都愣在原地思考着他的话。

    ******

    邢八且疯且快乐着。

    他被林诺小朋友闹腾得都快要发疯了;

    可他却又享受着小家伙对他的粘人和纠缠。

    “老八,你究竟把我妈咪藏到哪里去了啊?你再不告诉我……我就哭给你看!”

    小家伙一p股坐在邢八的匈膛上,左摇右晃,折腾着邢八根本就不能好好睡觉。

    邢八和邢十二他们一样,都是孤儿,几乎从小就被河屯圈养长大;在无尽的杀戮和血腥之间,他们也渴望亲情的温度。

    而且林雪落的善心,还曾经救过他一命。

    “那你到是哭给我看看呢!”

    邢八逗着哈欠连天的林诺小朋友,小东西已经足足闹腾了三四个小时了。

    “老八,你不要太过分了……我都不喜欢你了!”

    “可一直以来,也没见你喜欢过我啊!老是跟老十二粘糊在一起冷落八哥,八哥我多伤心呢!”

    邢八一边喃声浅逗着小家伙,一边节奏的拍打着小家伙的后背。

    “我也喜欢你的啊……”

    “真的吗?那你亲八哥一下!”

    “……啵!”小家伙勉为其难的亲了邢八一口。

    “再亲一口……八哥刚刚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

    “……”

    十分钟之后,小家伙终于在邢八的怀里酣然入梦了。

    浅水湾的晨,一片鸟语花香。这里的生态环境还不错。

    而今早的晨,尤其的明媚。

    可这样的清晨里,封行朗却被一阵梦魇给扰醒。

    朦朦胧胧间,一个男人抽开身上的皮带,对着一个才**岁的男孩儿就是一通劈头盖脸的好打。

    皮带卷掉男孩儿后背上的皮肤,变得血肉模糊……

    “封一山,你再敢这么打我,我早晚都要弄死你!”

    “呵,你个小野种,还敢跟我叫板儿?看我不打死你!”

    男孩儿所有的反抗,换来的只会是封一山变本加厉的毒打。

    男孩儿实在不知道:为什么这个男人才宠爱了他两年不到,怎么就突然变成了一头可怕的恶魔?

    男孩儿被锁在了玻璃房中,成了一只被困住的小獸!

    饥饿、毒打……几乎成了他童年所有的记忆!

    封行朗从梦魇上醒来时,浑身已经湿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