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88章 他吃素的么?

第788章 他吃素的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就这么温和着目光凝视着自己近在咫尺的亲生儿子;

    如此之近,近到甚至于可以听到彼此呼吸的声音。 感受着对方的存在。

    以及融入骨髓之中的,血浓于水的亲情。

    邢八愣怔在原地,不敢冒然上前来阻止,亦对目露凶光的封行朗心怀忐忑:这个封行朗究竟知不知道义父河屯是他的亲爹啊?要是知道,为什么还会拿枪指着自己的亲生亲爹呢?

    如果不知道……那义父河屯的处境就更加的危险了!

    见义父河屯并没有发话,而且偏厅里还有伺机而动的邢二,邢八觉得自己当前首当其冲要做的,就是稳住封行朗的情绪。

    “封行朗,你冷静点儿,有话好好说……”

    “快给邢十二打电话!让他带着人马上回来!”封行朗厉呵一声。

    “我真不知道老十二去了哪里啊……”

    邢八试图跟封行朗兜圈子。并不明智,却也被逼无奈。

    “跟我耍心眼是么?那就让河屯给严邦陪葬吧!”

    封行朗用手中的枪抵在了河屯的脑门上,带动着河屯的脑袋往后仰动。

    “封行朗,你要干什么啊?干嘛拿枪指着我义父的头?”

    听到客厅里的响动,小家伙冲了出来。便看到正拿枪抵在义父河屯脑门上的封行朗。

    “诺诺,大人的事,你一个小孩子不用管!快回厨房里去,亲爹还等着喝咖啡呢!”

    封行朗似乎也不想让才5岁的儿子看到一些太过凶残和无情的情景。

    “封行朗,你拿枪指着的,可是我义父!我怎么能不管呢?!”

    小家伙不想看到义父河屯欺凌亲爹封行朗;当然也不想看到亲爹封行朗为难自己的义父。

    手心手背的肉虽然不一样多,但那都是自己的肉!

    “别过来!”

    封行朗厉斥一声,叫停了朝他冲过来的儿子封林诺。

    “封行朗,你究竟要干什么啊?藏我妈咪的是老八,又不是我义父!”

    在小家伙看来,亲爹封行朗之所以拿枪指着义父河屯,应该是因为邢八藏了自己的亲亲妈咪。

    “邢八,我再给你最后一次机会:赶紧给邢十二打电话,让他带人回来!要不然,你们就等着给河屯收尸吧!”

    封行朗这话是对邢八说的,可又像是在说给儿子林诺听。

    “我来给老十二打电话!老八,把手机给我!”

    在亲爹封行朗的提醒之下,小家伙立刻冲到邢八的身边,从他身上摸索出了手机。

    这手机,邢八不给也得给!他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义父河屯饱受封行朗的威逼。

    电话很快就被接通,应该是刚刚赶到御龙城,还没来得及跟严邦玩上一出引蛇出洞,邢八的电话就打了过来。

    “老十二,你在哪里啊?赶紧的回来!”

    手机里,传来小家伙叽叽喳喳的叫嚷声,在静谧的车厢里,格外的响亮。

    “十五,十二哥有事要忙!乖,你找老八陪你玩……”

    小家伙用的是免提,客厅里的人都能听到邢十二的声音。

    “还玩个p啊!混蛋封行朗都拿枪指着义父的头了!你再不回来,他说就让我们给义父收尸!”

    小家伙将浅水湾客厅里发生的一切描述给邢十二听。

    为了彰显客厅里剑拔弩张的紧张气氛,小家伙还拍了张封行朗用枪指着河屯脑袋的照片发了过去。

    “老十二,你看到没?我没有骗你吧!赶紧回来吧!要是回来晚了,我们真要替义父收尸了!”

    在小家伙看来:无论此时此刻的老十二在干什么,只是回来一趟就能救义父河屯的命,老十二都没有任何的理由不回来!

    “这个老八,他吃素的么?”

    邢十二骂咧一声后,便掉转车头,朝着浅水湾的方向呼啸而回。

    早知道就由他守在义父河屯身边了!至少不会让封行朗得逞到用枪指着义父的脑袋!

    而封行朗手中的那把枪,竟然还是义父河屯长年携带的。

    这邢八究竟就有多蠢呢?才会让封行朗有机可乘?

    ‘嗖’的一声,声音极低,一个细长的针筒便扎进了封行朗的侧颈中;

    “义父……小心!”

    几乎是与此同时,邢八朝河屯飞扑过去,用自己的身体挡在了河屯跟前。

    封行朗眼前晃过一阵层层叠叠的幻影,随后便陷入了一阵黑暗之中。手中的枪也跟着掉落在地,整个人瘫软在了地毯之上。

    这支高强度的麻醉剂,是邢二让近身保镖朝封行朗射击的。要不是看在封行朗是河屯亲生儿子的份儿上,早就容不得他对河屯这么放肆了!

    “封行朗……封行朗……你醒醒啊……你不要死掉……不要死啊!”

    林诺小朋友连忙朝瘫软在地毯上的亲爹封行朗冲了过来,一把将他脖子上的麻醉针拔掉,便抱着亲爹的脑袋嚎啕大叫起来。

    “阿朗……阿朗!你醒醒!”

    即便是拿枪指着自己脑袋的亲儿子,河屯也是万分心切封行朗安危的。

    “你们不要碰他!”

    小家伙愤怒的推搡上前靠近亲爹封行朗的所有人,“我亲爹要是死了,我一辈子都恨你们!”

    “十五,你冷静点儿!这只是麻醉剂,你亲爹也只是睡着了,过几个小时就醒了!”

    邢八立刻上前来抱住乱踢乱打的林诺小朋友,“你摸摸,你亲爹还有气息的!他好好的呢,只是睡着了!”

    小家伙摊开小手掌心堵在亲爹封行朗的鼻间,在探测到亲爹的气息正常时,才停止了哭闹。

    “阿朗……”

    河屯低喃一声,不知道怎么去拥抱瘫软在地毯上,且身型跟他差不多高大健硕的亲生儿子封行朗;不比小十五,他可以整个的兜抱在自己的怀里……

    “义父,你别担心,邢朗五六个小时后就会自己醒的。这药几乎没有副作用的。”

    邢二安慰着半跪在地毯上托起封行朗的河屯;

    这一瞬间,邢二突然觉得:义父河屯真的老了!褪去了昔日的凶残和冷血,已经开始眷恋起亲情,变得儿女情长起来!

    这一刻的河屯,俨然就单纯的只是一个心疼自己孩子的父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