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87章 也煎熬着自己的内心

第787章 也煎熬着自己的内心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看到小十五真的牵着亲爹封行朗的手,父子俩同时走进别墅客厅时,河屯刚毅脸庞上的神情可谓是瞬息万变!

    似乎没想到封行朗竟然真的走进来见他!

    这是要原谅他这个父亲的节奏么?

    欣喜、感动、愧疚……

    百感交集!

    河屯竟然主动站起身来,微微身倾着姿态,相迎封行朗父子的到来。

    他深深的凝视着眼前相似于那个女人的亲生儿子:挺拔的姿态,健硕的体魄,深邃的五官……

    还有那与生俱来的王者风范,跟他邢穆要多像有多像啊!自己怎么就没发现呢?!

    委屈了那个女人不说,还害苦了自己的孩子,也煎熬了他自己的内心!

    而在封行朗的眼眸里,河屯看到的,依旧只有仇恨、抵触,和深深的排斥。

    “阿朗……你来了?坐吧。”

    河屯还是忍不住唤了封行朗一声‘阿朗’,因为他真的做不到加上别的男人的姓去喊自己的儿子。

    原本是想喊声‘邢朗’的,可话到嘴边,终究还是转变成了一声温和且慈爱的‘阿朗’。

    封行朗冷生生的眸光从河屯那温和脸庞上一扫而过,目光落在了河屯身边的邢八身上。

    如果不算端茶倒水的仆人,客厅里就只有河屯和邢八了。

    河屯以为:封行朗肯进来他的住处,是他们父子俩言归于好的第一步;

    可他却没想到:封行朗之所以会进来,是带着他不可告人的目的所在。

    封行朗没有拘谨,也没有过分的抵触,而是自然而然的在河屯的对面坐下。

    跟河屯离得很近,也就两米左右的距离。

    而这个距离,却给邢八带来了不小的压力。站在河屯沙发后的他,更近了一步。

    老十二不在,他在担负起保护义父河屯的重任。

    虽说在偏厅里,还隐匿着邢二和他的近身保镖。两个人随时伺机而动。

    “老八,封行朗来了,你跟他对质吧!”

    在众义兄面前,小家伙从来就不知道‘礼貌’是个什么东西。

    即便当初是河屯有目的的娇惯,可现在也变成了毫无原则的溺爱了。

    小东西从一生下来,就注定着高贵的身份和血统,会被一番人等争相宠爱。

    “十五,一边是你亲爹,一边是咱们的义父,你站那头啊?”

    邢八好脾气的跟小家伙耍着嘴皮子。

    要知道他的目的就是为了拖延时间,好让邢十二他们能够顺利的得手。

    “不管是哪一边,只要伤害了我亲亲妈咪,都是我林诺的敌人!”

    小家伙的立场十分的坚定:妈咪林雪落永远都会排在重要榜上的第一位。

    没有之一!

    “真是个大孝子呢!有妈疼的孩子,羡慕死我了!”

    邢八有一句没一句的跟林诺小朋友侃聊着。

    “邢老八,你赶紧的把我妈咪还给我吧!要不然,我非让义父打烂你的p股!让你坐不了椅子,睡不了庥!”

    小家伙狠气的说道。有亲爹和义父在,他更加的有恃无恐。

    “还要打烂p股啊?天呢,这么恐怖?那会好疼好疼的!看在我们哥俩感情好的份儿上,你能不能不让义父打我的p股啊?”

    邢八顺着小家伙的意,故意满足着他的小矫情。

    “不打也可以!你赶紧的把藏我妈咪的地方说出来!我就让义父饶了你!”

    小家伙倨傲着小模样,傲然的瞪着比他高出很多的邢八。

    “诺诺,去厨房给亲爹倒杯咖啡!要现磨的那种!”

    封行朗一直回避着河屯深深凝视着他的目光;侧头朝正跟邢八叫板儿着的儿子说道。

    “现磨的咖啡?”小家伙愣了一下。

    “嗯!你去厨房监督着仆人,看清楚了整个现磨过程,不要给他下毒害死你亲爹的机会!”

    封行朗催促着小家伙,“快去吧,亲爹渴得利害!”

    口渴得利害喝茶水不就行了?非要喝什么现磨的咖啡?

    虽然小家伙有一万个不乐意,便还是地主之谊的进去厨房使唤仆人现磨咖啡去了。

    其实封行朗的用意是显而易见的:

    因为接下来的情景,会少儿不宜,所以他将才5岁的儿子提前支开了。

    封行朗并不渴。更不想在浅水湾里渴河屯的咖啡。

    “河屯,我说过:只要我封行朗还有一口气,你施加给我的每一次暴行,我都会加倍奉还给你!此生,不是你死,就是我亡!你我不共戴天!”

    封行朗压低着声音,但第一个字眼都格外的清晰。

    像是在用自己的生命宣誓自己的诺言。

    “那还等什么?就现在吧,我们做个了结!”

    河屯也是爽快之人。他深知自己对封行朗所做的一切,是罄竹难书的。更是无法原谅的。

    ‘吧嗒’一声,一把精致的手枪被河屯扣在了桌面上。

    这把手枪是河屯的随身之物,他随身携带了很多年。

    “这里面有三颗子弹,算我还你的那三颗!至于你受的那些皮肉之苦……你看着来!”

    一代枭雄的果决,行事不拖泥带水的气魄。

    “义父……”

    邢八惊呼一声,上前来想抢过那把枪;可有人的动作比他更快。

    坐在河屯对面的封行朗,要占据距离上的优势。

    原本他都已经摸索到了腰际的匕首,在看到河屯自己主动拍下一把枪来,简直就是‘雪中送炭’。

    封行朗先于邢八抢下了那把枪;

    与此同时,那把枪的枪口便抵在了河屯的脑门上。

    “谁都不许伤他!”河屯咆哮一声。

    这幢别墅里,除了家仆和5岁的林诺小朋友,剩下的人,无论是拔枪速度,还是枪法,都要在封行朗之上。

    但随着河屯的这声厉吼,他们都顿住了。

    “邢八,快给邢十二打电话!让他带着人赶紧的回来!要不然,就见不到他义父最后一面了!”

    封行朗朝着河屯身后的邢八低嘶着。

    “封行朗,你冷静点儿!我义父可是你的……”

    “快打!”

    封行朗厉吼一声,叫停了邢八接下去的话。

    河屯就这么看着正朝自己脑门举着枪的封行朗。

    没有怒意,没有恐惧,甚至于还浅染着微微的笑意。

    只是这样的笑意,着实凄凉得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