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80章 盛开的希望

第780章 盛开的希望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去告诉林雪落?能起到任何作用吗?”

    在卫康看来:林雪落只不过是一个逆来顺受的女人;之前是为了儿子林诺忍辱负重,现在为了封行朗继续的委曲求全!

    一直以来,林雪落给众人的形象就是:任何人都可以肆意去欺凌的软柿子!

    很少有人会看到她做为一个母亲的坚韧和执着。 ( . )

    “你别看林雪落平日里唯唯诺诺,她却是维系封行朗和河屯关系的重要纽带!以那个女人泛滥的善心,封行朗早晚都会被她软磨硬泡的真去给河屯当亲儿子的。”

    丛刚的目光落在了一盆龙舌兰上。

    并不绚丽,甚至于平庸;

    可它的花语却是为爱付出一切,盛开的希望。

    “boss,你是要阻止封行朗跟河屯父子相认呢?”

    卫康是理解的。因为如果封行朗和河屯的相认了,会给他们带来无穷无尽的麻烦。

    “只能阻止一时。我们必须抓紧时间,不能给严邦翻身的机会!”

    丛刚浓郁里眉宇间,拧是一丝追忆过去的寒意。

    真可谓命不该绝:他竟然被河屯的亲生儿子给救了!真够戏剧化的!

    看来连老天都在助他一臂之力。

    “有蓝悠悠的消息?”丛刚开声问。

    “老三的人说,在vancouver的机场并没有等到封立昕一家,只等到了叶时年和一个带着孩子的女人。那个女人并不是蓝悠悠,孩子也不是封团团。应该是封行朗虚晃一枪,故意不让任何人跟踪到他大哥一家子的下落!”

    “那叶时年人呢?”

    “还在vancouver游荡呢!似乎并没有跟封立昕一家有联系!我们要不要把那小子给逮了?”

    “逮了叶时年,那就真的打草惊蛇了!别去跟封行朗比智商!”

    “看来封行朗这一回玩的是大手笔的碟中谍呢!”卫康感叹一声。

    “他还是改不了当兄奴的本性!”

    丛刚淡淡的吁叹出一口浊气。

    燥意袭来,他卷起了自己的衣袖,露出了小半截爬着狰狞疤痕的小手臂。

    “把那个消息,一并告之严邦!”

    “告诉严邦?可连我们都不知道蓝悠悠的下落,严邦又怎么会知道?即便知道了,他也抽不开身满世界的去对付蓝悠悠啊!”卫康不解。

    “至少能扰乱严邦的忍耐力!给河屯的人提供机会!”

    丛刚冷拧着眉宇,“一有蓝悠悠的下落,就给严邦送过去!也算是帮他死得瞑目些!”

    “boss,您真有爱心!我这就去办!”

    卫康接了丛刚的指使便离开了。

    捎带那么少许的好奇:无论是严邦也好,boss丛刚也罢,似乎都想对蓝悠悠赶尽杀绝!

    其实最想蓝悠悠死的人,不应该是林雪落么?

    也许是那个女人没能力去弄死蓝悠悠吧!否则……

    卫康想:林雪落应该会的。

    ******

    今天是周六,本应该是一个喧闹又温馨的早晨。

    可封行朗醒来的时候,四周的一切却静悄悄的。陪护庥并没有雪落母子的身影。

    “诺诺……雪落?”

    几乎是条件反射,封行朗从病庥上一跃而起,没等缓过头部的少许脑震荡后遗症,他直接朝雪落母子有可能在的洗手间寻找了过去。

    也没有!

    封行朗一慌,立刻冲出了病房。走廊里,坐着两个换班的保镖。

    “看见太太和少爷了没有?”

    “少爷一早就出去了,一会儿太太也跟着出去的。”

    “他们去哪里了?怎么没拦住她们叫醒我?”

    “是太太吩咐说不让我们扰醒你的。对了,太太有司机老楚跟着呢。”

    封行朗怒意的瞪了他们一眼,便折回了病房,去给雪落打电话。

    竟然不接!连打了三回,都是无人接听。

    隐忍着怒意和担心,封行朗又给司机老楚打去了电话。

    “你在哪儿?太太又在哪儿?”

    封行朗言语中的怒意显而易听。

    “我在婚纱店的楼下;太太在婚纱店里。”

    老楚是个相当本分的人,当过特警。一切服从命令听指挥:封行朗问什么就答什么,问多少答多少。

    “太太在婚纱店里?”封行朗疑问。

    对于婚纱店,封行朗没什么感觉;

    不会像女人那样,一提起‘婚纱’就会感觉是十分美好;跟爱情密切相关的甜蜜东西。

    所以他对林雪落一早去婚纱店很不解,“太太去婚纱店干什么?”

    这一问,到是把老楚给问懵了:难道不是先生想跟太太复婚时要穿的么?怎么先生好像一点儿都不知情似的?

    因为林雪落有几次在家仆面前故意纠正封行朗口中的‘老婆’为‘前妻’,老楚他们才知道:先生跟太太是离着婚的。

    “太太刚才……试了一件婚纱,看起来好像挺高兴的,正准备拍婚纱照呢!”

    老楚不知道如何作答,便实话实说了。

    “拍婚纱照?跟谁?她一个人吗?”

    封行朗的声音里透着不明朗的烦躁之意:一早不好好留在庥上陪他,去什么婚纱店?

    “是跟小少爷。小少爷扮的新郎!”

    司机老楚的话,让封行朗心间狠实的一疼。

    让一个才5岁的孩子扮新郎?

    他这个丈夫得多逊色啊!

    一个小时前,林诺小朋友原本是想将这件婚纱裙拿回医院去给妈咪雪落一个惊喜的。

    可婚纱裙的体积太过蓬松,即便有人专门送上门,小家伙也还不是挺满意。

    看以婚纱店里有美美的多面镜,而且立体感十足,小家伙便决定把妈咪雪落叫来婚纱店穿上这件美美的婚纱。

    关键还有,小家伙自私的小心眼儿在作祟:只想妈咪雪落美给他一个人看!至于混蛋亲爹封行朗嘛,给他看了只会又要对亲亲妈咪耍流一氓!

    雪落被蒙上眼睛,从医院一路被带进婚纱店;当雪落脸上的眼罩被儿子林诺解开时,眼前的那件洁白的婚纱顿时,激动的泪水瞬间迷蒙了她的双眸……

    为了那件婚纱,也为了儿子林诺惺惺相惜的懂事。

    可那件婚纱并不是为雪落量身定做的,所以消瘦的雪落并不能完全撑它来。

    在工作人员给她垫上之后,匈部立刻饱满了起来;腰际用隐形夹稍稍勒了一点儿,顿时美哒哒。

    “妈咪,你好美好美……美的不要不要的!”

    小家伙的小马屁立刻恰到好处的拍上。

    看着自己把妈咪雪落哄得这么开心,小家伙心里也是美滋滋的。

    有太多的回忆,让小家伙格外的惜爱一直为了他而在义父河屯身边委曲求全的亲亲妈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