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79章 婚纱是女人梦的衣裳

第779章 婚纱是女人梦的衣裳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婚纱是女人梦的衣裳。

    是与生俱来的一种公主情结。

    正如哪个妙龄女子不善怀春一样,相信无论是幸福的准新娘,还是待字闺中的单身女,都为华美绝伦的一款婚纱害过相思病。

    其中,还包括雪落这种离过婚的单身妈妈。

    为了避开车流高峰,司机便选择了一条新开通不久的路。

    经过一家婚纱店时,雪落的目光着实被橱窗里的那件洁白的婚纱给吸引住了所有的目光。

    当初嫁进封家时匆匆忙忙,自己竟然连婚纱都没有穿上过。

    直到那件婚纱消失在雪落的视线之外,她才怅然的回过头来。

    怀里的林诺小朋友寻着妈咪刚刚专注的目光,也看到了橱窗里的那件主打婚纱裙。

    看得出,自己的亲亲妈咪很喜欢那件白色的裙子。

    虽说小家伙觉得那白裙子夸张了那么一点点儿,但既然妈咪喜欢,他觉得自己很有必要满足一下妈咪爱美的心愿。

    “妈咪,你是不是喜欢上了那件白裙子?”小家伙问。

    看着怀里都已经5岁大的儿子时,雪落才微微的叹息一声:孩子都这么大了,还矫情上什么劲儿啊!

    难不成还想让封行朗大张旗鼓的娶自己一次?

    他那么倨傲,又高高在上,才不会做这种无聊之极、麻烦之极的事呢!

    “妈咪只是看看……谈不上什么喜欢不喜欢。”

    心间泛起微微的苦涩之意,雪落低头过来在儿子的小脸上亲了一下,以平息自己的凌乱了的心境。

    雪落牵着儿子林诺刚进病房,就被一个高大健硕的身影实实的兜进了怀里。

    “乖儿子,有没有想亲爹?”

    封行朗一手托抱起儿子林诺,一手环在雪落柔若无骨的腰际,很满足的姿态。

    “才没有呢!老想你干什么?我只想我亲亲妈咪了!”

    小家伙小傲娇的说道。还不忘讨好一下自己的亲亲妈咪。

    “又厚此薄彼?就不怕亲爹担心难过吗?”

    封行朗博起了同情。

    “行了封行朗,你都这么老了,就别卖乖了!对了,你有钱吗?我要钱!”

    冷不丁的,小家伙想到了什么,有些急切的问。

    “要钱?做什么?谈女朋友了?”封行朗感兴趣的问。

    “问这么多干什么?你只要给我钱就行了!”

    小家伙不耐烦的哼哼道。如此能讨亲亲妈咪欢心的事儿,可不能让混蛋封行朗抢了风头。

    “诺诺,你要钱干什么?妈咪这儿有。是要买糖果呢,还是玩具呢?你想要,妈咪帮你买好不好?”

    雪落觉得一个才5岁的小孩子开口要钱,实在有点儿为时过早。

    “妈咪,我不要花你的钱了!”

    小家伙用上了吼的,“封行朗,你究竟给不给?”

    “给!给亲儿子钱花,那是亲爹的荣幸!说吧,你要多少?”封行朗爽快道。

    要多少呢?小家伙掰数着手指……

    才5岁的小东西,对钱还没有一定的概念;完全不知道买一件婚纱要多少钱!

    “那你觉得给我多少钱合适呢?”小家伙反问道。

    雪落立刻从手包里拿出了十块钱,“诺诺,十块钱够吗?”

    “十块钱?这么少啊?乞丐都不会要的好吧!”小家伙一脸的厌弃。

    一张金卡递送到了小家伙的面前,“拿去使劲儿刷!密码你知道的,你自己的出生年月日。”

    “这才像话嘛!”

    小家伙拿过亲爹给的那张金卡,欢快的塞进了自己的小书包里。

    “封行朗!你连问都不问,就给孩子金卡啊?”

    雪落着急了,“你儿子才5岁呢!”

    “别说一张金卡了,就是天上的星星,他亲爹我的命,我都乐意给!对吧,亲儿子?”

    “这还差不多!”

    小家伙也没吝啬,响亮的在封行朗脸颊上亲了一口。

    *******

    最关心整个局面的人,不是封行朗、不是河屯,亦不是严邦,而是一直运筹帷幄中的丛刚!

    他手中掌握的信息,其它所有人都更为全面。他密切的注视着整个事态的进程!

    一直以来,丛刚就像是一个谜一样存在的男人。

    “boss,查到了:去幼稚园给封林诺送照片纸的人,果然是蓝悠悠的人!他叫苏巴奎,泰国拳手。是河屯那条毒鱼赏给义女蓝悠悠的保镖。”

    丛刚将手中的君子兰放了回去,不紧不慢的冷笑一声:

    “恐怕严邦临死都不会想到:他竟然会栽在一个女人的手里吧!”

    “这个蓝悠悠,也真够歹毒的。她都死里逃生了,还不忘给严邦来个落井下石的致命一击!”

    对于蓝悠悠,卫康似乎也不太有好感。

    总觉得一个女人太过阴险歹毒,实在是一件让人憎恶的事儿。更别说喜欢了。

    “蓝悠悠可是河屯的义女,她会放过严邦,那才奇怪!”

    “boss,那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做?”

    卫康的询问,让丛刚陷入了片刻的沉思。

    “卫康,在你看来:严邦跟河屯斗狠……谁的胜算会更大?”丛刚问。

    卫康扬了扬浓眉,“严邦胜在人数,而河屯胜在精良……结果还真不好说!不过河屯要是跟严邦玩阴的,那胜的肯定会是河屯!”

    “如果加上封行朗呢?”丛刚再问。

    “加上封行朗?”

    卫康怔了一下,“封行朗算哪头的啊?一个是他的亲爹,一个是他的基友……”

    “什么基友?说得这么难听!”

    丛刚的剑眉微拧。

    卫康一怔,再一默。

    似乎没料到自己的一句玩笑话会惹得向来千年不动声色的boss瞬间不高兴。

    “我觉得……封行朗应该算我们这头的!”

    丛刚又恢复了他的千年冷漠之颜。

    “算我们这头的?怎么可能!他会跟我们一样,笑看河屯跟严邦互相残杀?”

    卫康提出了自己的异议。

    冷生生的,丛刚从齿间溢出一句阴森森的话来,“河屯只配死在我的手里!”

    “你想办法先去告之林雪落:就说有人去幼稚园给她才5岁的儿子塞过一张他亲爹没穿衣物的图片纸!而那个人,就是蓝悠悠的手下,叫苏巴奎!好让那个女人给封行朗施压:她丈夫一而再用生命维护的女人,是个何等歹毒的女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