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78章 老婆催我回去呢!

第778章 老婆催我回去呢!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这是个相当沉重的话题。

    封行朗并不想作答严邦。

    可不想作答也要作答,在这个时间段来回避严邦的这个话题,显然不太合适。

    “你没有为我暴死街头的机会了!我也不会给你这个机会!”

    封行朗的目光一派清明,他冷生生的直视着严邦的眼底,“所以,如果你哪天真的暴死街头了,那只会跟我一丁点儿关系也没有!”

    “你会死得连一丁点儿价值也没有!”封行朗生冷着言语再一次的强调。

    严邦看向封行朗的眼眸微眯而起。

    “所以,好好珍惜着你自己的命吧!为自己活着,比什么都重要!”

    封行朗迎上严邦微眯而起的目光,眸子里依旧生冷一片。

    他连为了他封行朗死的机会都不想给严邦!

    对于严邦来说,无疑是心凉的!

    可心都凉了这多年了,严邦也不在乎多凉这一回。

    “你这话听着,真让人心凉!”

    严邦后挪着健壮的身体,慵懒的靠在了沙发内,“既然连为你死的机会都不给我,又提什么葡萄园做什么?我严邦还没沦落到给别人当看家狗的地步!”

    “……”封行朗默了。

    原本,他也想过让严邦先去白老爷子的白公馆避避风头,等他处理好那些照片纸之后,再去跟某人好好交涉……

    封行朗清楚的知道:那样的交涉,不但沉重,而且还伴随着钻心似的殇!

    现在看来,以严邦的桀骜自大,又怎么肯去白公馆里苟活避世呢!

    曾几何时封行朗就说过:严邦早晚有一天会死在他自己的狂妄上!

    “邦,这些年来,你对我们封家两兄弟的帮助,封某感激不尽……”

    似乎话题有些僵硬了起来,慢慢的压抑,直至封行朗感觉到稍许的窒息感。

    “你小子要是真想感激我,那就以身相许吧!否则,就别在老子面前说这些p话!”

    严邦匪气的哼声。似在谩骂封行朗的见外。

    以严邦跟封行朗是生死之交,说这些话的确有些见外了!

    “邦,你它妈的就不能服软一回,听我一回么?”封行朗怒了。

    在严邦眼里,封行朗怒得有些莫名其妙。

    于是,严邦疑惑的问:“朗,是不是发生什么事儿了?不是已经让你哥一家子逃离了申城么?”

    感觉应该不是这个方向的,严邦又问一声,“还是因为河屯?”

    提及河屯,封行朗几乎是条件反射的冷凝下自己的面容。

    一副不想听到任何人在他面前提起河屯的厌恶模样。

    “别提那个人!你就当他已经死了!”封行朗低嘶一声。

    可河屯还活着!

    严邦见封行朗很不爽,便没有继续有关河屯的话题。

    但他已经感觉到:封行朗此行过来御龙城跟他说了这一大通莫名其妙的话,应该是跟河屯有关!

    难不成封行朗是想让自己离开申城,然后他一个人留下对付河屯?

    真够大义凛然的!

    又当他严邦是什么人?怕事的缩头之乌龟么?

    手机咋响,打断了封行朗的燥意。

    电话是雪落打来的,一来询问他的去向;二来告之他,她要去幼稚园接儿子林诺放学。

    “行朗,你怎么没在医院里躺着的啊?”

    手机里传来女人温温糯糯的声音,听着让人着实的舒服。

    不但耳朵舒服,身心更舒服。

    “有点儿棘手的事儿要处理……想我了?”

    封行朗挪了个更为舒服的姿态,就当着严邦的面儿秀起了恩爱。

    “不是我想,是医生想你了!医生说这几天要观察脑震荡的有无后遗症迹象……你怎么不说一声就离开医院了呢?既然你觉得你自己已经痊愈了,那我接完诺诺就直接去上班了。你好自为之!”

    雪落心疼这个男人的身体,却也知道自己束缚不住他。

    “别呢……我一会儿就回。没有你的陪伴,我会度日如年的!”

    “封行朗,你少来!反正你的身体也不是为了我跟诺诺弄伤的,你该找谁伺候就找谁来伺候吧!”

    雪落特地为男人煲来了滋补的骨头汤,却没想男人竟然已经擅自离开了医院。

    “知道你心疼我……我就喜欢你这张口是心非的嘴巴!不但吻起来舒服……一听你说话,就让我心痒得利害!”

    封行朗旁若无人的跟雪落说着让人脸红心跳的绵绵情话。

    却也只是夫妻之间平淡的,且又无比温情的细碎交谈。

    “封行朗,不跟你扯了!我挂了!骨头汤搁在桌台上,你爱喝不喝!”

    “辛苦老婆大人了!我爱你……就如同你深爱着我一样!”

    这动人的情话啊,轻漾起微微的涟漪,温柔了雪落的整个身心。

    “油腔滑调、满嘴跑火车!封行朗,你越来越厚皮了!不跟你扯皮了,你小点儿开车,我跟司机去接你亲儿子了。”

    雪落谩斥一声,却满满的柔情蜜意。

    被挂断电话之后,封行朗也随之站起身来。

    看向严邦,以倨傲的姿态说道:“老婆催我回去呢!她就是这么放心不下我!”

    “小日子过得挺幸福的嘛!”

    严邦附和一声。

    “那当然!贤惠的女人,活泼的儿子,人生之满足,莫过于此!”

    封行朗敛沉起俊颜,“邦,我衷心希望你能敞开心扉去领略女人的美好!女人带给你的,不仅仅会是肉之体上的欢快,还有精神上的满足!以及……她们还能为你延绵子嗣!”

    “你这么大的家业,要是没个继承人,岂不是白流了那么多的血汗?”

    跟打广告似的,封行朗接二连三的跟严邦阐述着女人的好处。

    “女人真有这么好?说得我都心动了!”

    严邦调笑一声,“咱们俩情同手足,要不你先把你老婆借我试一下感觉?”

    “……”

    封行朗的俊脸瞬间阴沉,突然间也就明白了一个道理:狗改不了吃s!

    “既然你不想去葡萄园吃葡萄,那你自己小心点儿!别死得太惨不忍睹,我替你收尸的时候会嫌弃的!”

    丢下这句话后,封行朗便转身离开了。

    莫名的,似乎每远离御龙城一步,心便会越发的凌乱。

    冥冥之中,封行朗有些不祥的预感:自己跟严邦的见面机会……怕是真的不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