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77章 你会一辈子都记得我么?

第777章 你会一辈子都记得我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林诺小朋友进来邢十二的房间时,邢八也在。

    “你们要一起睡么?”

    或许之前,小家伙并不会多问什么。因为他会觉得这是一件再平常不过的事儿。可

    自从看到那张图片纸之后,对于两个男生在一起,便有了自己的小想法。

    “……”邢八和邢十二同时一怔。

    他们当然不是准备一起休息,而是在商量:要不要将浅水湾最近散发的那些图片信息汇报给义父河屯知道。

    “十五,你怎么没陪着义父啊?”邢十二问。

    他走近过来,将小东西从地面上捞起,托在了怀里。

    “老十二,我想找你帮个忙……”

    小家伙侧过头朝椅子上的邢八瞄了一眼,“老八,你能不能先回自己的屋?”

    “不能!我也是你义兄,你不能厚此薄彼,只跟老十二亲近,而冷落我。”

    邢八故意逗玩着小家伙。

    “没有的了!每个义兄,都是我的好哥们儿!”

    对于邢八,小家伙还是给面子的。毕竟邢八可以直接指挥邢老四和邢老五。身手不一定有老十二好,便作战经验还是十分老练的。而且邢老八管的东西很多。

    “那你有什么话非要避开我,去单独跟老十二说?你分明就是排斥我嘛!”

    或许河屯众多的义子,只在留守在河屯身边时,唯一的乐趣就是逗逗林诺小朋友了。

    “老八,你好讨厌哦!信不信我把义父叫醒了,闹腾你一晚上都睡不成觉?”

    像处理这样的小事儿,小家伙向来都会用上‘狐假虎威’这一招儿,屡试不爽。

    见小家伙真的转身离开,邢八立刻识时务的从邢十二的房间里走了出来。

    “老八,你就这么点儿大的胆子啊?真够让我鄙视的。”

    邢十二调侃一声。

    邢八没跟邢十二逞口舌之快,快速的闪离。

    即便不被义父河屯闹腾,这小十五的折腾劲儿,也是不容小觑的。更何况人家还新添了一个身份:义父河屯的亲孙子!

    等邢八识时务的离开之后,邢十二这才意识到:今晚自己恐怕要就寝难安了。

    “老十二,帮我个忙。”小家伙直言,“但不能让义父知道。我会很没面子的!”

    “你说吧,我听着呢!但前提条件是:这个忙不能违背义父的意思!要不然,你我都会吃不了兜着走!”

    随后,邢十二又扬眉叹息,“现在没有你了,只有我会吃不了兜着走!”

    因为人家可是义父河屯的亲孙子!这身份……足够这小东西得瑟的了!

    可等小家伙将事情的前前后后告诉给邢十二听之后,邢十二才意识到了事情的恶劣性!

    把那些脏东西送去给一个才5岁的孩子手中,这样的人心得多阴暗呢!

    “那你亲爹知道了吗?”邢十二问。

    “知道了。可我亲爹还受着伤躺在医院里呢!”

    邢十二再一次的沉默:这是有人在把严邦往地狱里推呢!

    “老十二,你帮不帮我去逮那个鬼鬼祟祟的家伙啊?”

    “帮!当然会帮!”

    第二天,邢十二思前想后,最终还是告诉了河屯。连同这些天被散在浅水湾的图片纸事件。

    河屯到是没像之前那样大发雷霆,在作了一番思考之后,他亲自给邢二打去了卫星电话。

    看来,他是要将严邦和他众多的爪牙一网打尽了。

    失手了一次的河屯,不想再失手第二次。而且封行朗还住着院,是个好机会。

    ******

    守在幼稚园附近的手下跟封行朗汇报:说他们发现了河屯的人。

    不是目标太过明显的邢老四和邢老五,也不是河屯的心腹邢十二,而是身体还没能完全康复的邢八。对付一个发图片纸的小混混,足够了。

    封行朗赶到御龙城时,严邦正在新的起居室里悠然的抽着雪茄烟。

    是不是故意的,不得而知;但封行朗身上的这身病号服,着实挺抢眼的。

    挺拔的姿态,精健的体魄,微青的胡须……即便是套病号服,也掩饰不了他的王者风范。

    “怎么,兴师问罪来了?”

    严邦凝视着自行在他对面坐下的封行朗,带笑着问。

    生硬脸庞上的伤口已经愈合了;但那触目惊心的疤痕,让严邦看起来更加的面目狰狞。

    对于这张横肉生厉的脸,封行朗早已经习惯了。

    “所谓兴师问罪,就是说发动军队声讨对方罪过。形容群起而严厉斥责对方的过失。你连意思都不知道,就乱用?”

    封行朗一边风轻云淡,一边从严邦的手中夺下雪茄烟弄灭。

    封行朗不抽重口味的雪茄,所以一般情况下,他也不会让别人在他面前抽!即便是申城地头蛇的严邦,也不会例外。

    严邦也没恼,就这么深睨着封行朗。

    “几天没见……你又长膘了!”

    严邦的目光很密集。

    “嗯!是老婆伺候得好!”

    封行朗应得悠声。“什么时候也替你找个?听说法国的女人很带劲儿的!”

    “可我感觉,都没你带劲儿!”严邦的目光更浓。

    “看来,你的病还没好呢?!你这是要学狗改不了吃s……”

    觉得这个比方好像有贬贱自己的意思,封行朗便在那个字前顿住了。

    “吃什么?如果能吃你……别说当狗了,让我当苍蝇当曲虫,我都乐意!”

    “……”

    封行朗真想骂人!

    不但想骂人,还手痒着想打人!

    但他还是忍住了。决定不跟严邦这个神经病一般见识。

    跟一个神经病逞口舌之快,那是愚蠢之极的,其结果很有可能会把自己也逼成个神经病的。

    “我在法国买了一块葡萄园。风景不错,你可以去散散心、吃吃葡萄。”

    封行朗尽量的在控制自己的情绪。

    “你这是要我帮你去看葡萄园呢?还是想金屋藏娇呢?”

    严邦来了兴趣。

    “就你长成这猪头样儿,还藏‘娇’?我只是觉得那地儿挺适合你治病的。”

    封行朗真服气了严邦的厚脸皮,要他用这样的脸皮去撩个女人,简直就是手到擒来的事儿。

    严邦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那张俊逸的脸庞,沉嘶:

    “封行朗,要是我哪天为了你暴死街头,你会一辈子都记得我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