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72章 再生一个女儿

第772章 再生一个女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你真是个忘恩负义的大混蛋!我不要跟你好了!我要跟你绝交!”

    见亲爹封行朗不帮自己说话,小家伙立刻甩起了脸子给混蛋亲爹看。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乖儿子,虽说亲爹十分理解你一颗极度不想上学的心,但亲爹必须拥护你妈咪的立场。赖学这个恶习要不得,是你的人生、你的理想的绊脚石!”

    封行朗这番义正言辞的话,可谓是光芒万丈。想用小东西听不懂的大道理将他忽悠住。

    “哼!封行朗,你吧唧吧唧了这么多,还不是想趁我不在的时候,好对我亲亲妈咪耍流一氓?”

    果然是一脉相承的亲骨血啊!完全说中了封行朗的终极目的!

    雪落一窘,但还是不失长辈的严明。

    “放心吧林诺小朋友,等把你送去上学之后,妈咪就去上班!不会给你亲爹任何的机会!”

    不由分说的,雪落拉上儿子林诺的小手,半拖半拽的朝病房门外走去。

    “混蛋封行朗,你最好不要想我!反正你想我了,也见不到我!”

    小家伙不甘心的傲娇道。

    “亲爹时时刻刻都会想着你的!乖乖去上学吧,做个听话的好孩子!虽然亲爹很想把你留在身边,但亲爹不能自私……”

    父子俩的对话,简直矫情得让人牙疼。

    却没想到,在走廊的拐角处,雪落看到了等在那里的河屯和邢十二。

    河屯应该是一早就来了,却没有进去封行朗的病房。

    一声‘滚出去’,着实够伤人的。

    “雪落,我送十五去上学吧。你留下陪着阿朗。”

    河屯探手过来,从雪落的手中牵过了嘟着嘴巴正憋着气的林诺小朋友。

    “邢先生,不用了……送完诺诺,我正好去上班。”

    雪落随口应了一声。到不是真想去上班,而是……

    “那怎么行!阿朗的身体还虚弱着,你不留在医院照顾他怎么成!”

    果不其然,护犊子的河屯果然一口否决了雪落自己的安排。

    其实雪落很想对河屯说:你才是封行朗的亲爹,我只不过是他的前妻而已!你都不留在病房里照顾他,怎么还轮上她这个翻篇的前妻了?

    想想河屯也是个年过花甲的老人,雪落的善心再一次让她选择了顺从。

    “对啊对啊,我亲爹的身体还弱着呢,我这个亲儿子也应该留下来陪着他的。”

    小家伙见机立刻表达了自己的小想法。

    “不行!林诺小朋友必须去上学!”

    雪落再次以肯定的口吻回答了一心想赖学的儿子林诺。

    好吧,胳膊拧不过大腿,小家伙还是不情不愿的被河屯牵着手送去上学了。

    而雪落却静滞在原地,看着河屯跟儿子一高一小的背影。

    河屯的恶劣行为,再如何的罄竹难书,但一切都源于对封行朗母亲的爱。

    虽说这样的爱有些扭曲,但河屯的执念和专情,还是挺让雪落感动的。

    女人,是感性的生物,对于痴情的男人,都会怀有格外的好感!

    会在潜意识里觉得:这个男人的本质并不坏。

    于是,雪落想到了一个让她头疼的话题:如何跟封行朗提起河屯是他亲爹的事儿。

    明知道自己不应该多管闲事的,可雪落在潜意识里还是希望封行朗能多一个亲人爱他!

    一想到封行朗说他从小挨了封一山不少的打骂,雪落心里就不免的难受起来。

    其实相比较封一山那个瓶盖爹,河屯这个亲爹也好不到哪里去。

    还不是把自己的亲生儿子折一磨得遍体鳞伤么?

    封一山是封行朗的后爸,那还说得过去;

    可河屯可是亲爹啊!

    在他对封行朗下毒手的时候,怎么就没有传说中那种血浓于水的亲情启发并阻止他呢?

    看来传说中的东西并不是很靠谱!

    雪落进来病房的时候,封行朗正在接听一个电话。

    面色冷凝得有些利害,眉眼里寒光隐现。

    雪落本能的以为封行朗接的是有关他大哥封立昕的电话。

    而事实却是:封行朗接的是司机的电话。说是小少爷被河屯和邢十二送去上学了。所以封行朗才会冷神寒情。

    至于封立昕一家,从那天晚上之后,就没有听到过有关他们一家的任何消息。

    有传闻:封立昕一家在赶去机场的路上,被人追杀,车毁人亡;

    还有传闻:封立昕一家刚到vancouver,就被人软禁了起来。而这个人不是别人,正是他的弟弟封行朗;

    也有传闻:封立昕一家并没有去vancouver,而是一直呆在申城的某个见不得光的角落里……

    传闻的版本很多,但却不知道哪个版本才是真实的。

    就连留在封家看守别墅的莫管家和安婶也不知情。

    似乎封立昕一家真的消失了一样!没有了任何的消息。

    ******

    看到进来病房的雪落后,男人的眼眸瞬间温润了许多。

    封行朗朝雪落做了一个勾点的动作,示意她过去他身边。

    雪落站在门边,就这么看着男人那张浮魅满满的俊脸,似乎思绪一瞬间又回到五年前,那个阳光明媚的早晨,一个健硕的身姿独自坐在早餐桌前……

    那邪肆又玄寒的讥讽腔腔:

    “这一大早的,你就这般春心荡漾的盯着我看……也太不矜持了吧!”

    自己的心当时有没有荡漾,雪落不能确定,但这一刻,雪落的心,还真有那么一点儿悸动。

    英俊的男人,雅致的痞气,优秀而卓越;关键还是自己孩子的亲生父亲。

    雪落思维像被游离了一样,就这么顺从的走了过去;然后被男人抱住了腰,将清冽的俊脸埋了过来,蹭着她的一片软意。

    “封行朗,都说儿子长得像妈妈,封妈妈美,所以生得你也帅……可我家诺诺怎么不像我呢?”

    雪落轻触着男人黑亮的短发,一层一层的拨了过去,感受着他的健康和年青。

    “那咱们再生一个女儿,像你,你不就扳平了?”

    男人在她的身前不安分的拱着,用薄唇抿挤,用齿间轻啃。

    “你是不是想团团了?我可生不出像团团那么萌甜的漂亮女儿。”

    雪落的话,不酸却又胜过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