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69章 可以爱了!

第769章 可以爱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是不是自己太过思念那个男人了?

    竟然听到了那个男人呼喊自己的名字?

    “雪落……林雪落!”

    但,这声音又不像是幻觉,就真真切切的在这幢别墅的客厅里响起。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封行朗?”

    雪落喃喃一声,将怀里睡着的儿子放回了庥上后,便快速的冲了出去。

    在客厅的楼梯处,雪落看到了浑身染血的男人。

    血痕应该是男人自己的,将他那张原本俊逸的脸庞所侵盖。

    看到为了别人把自己弄伤成这样的男人,雪落的眼泪止不住的往下直掉。

    “封行朗,你还好吗?”

    女人的声音是哽咽的,带着心疼这个受伤男人的低低泣音。

    封行朗笑了,笑得格外的解脫。

    那是发自灵魂深处的解脫!

    “林雪落,在这个世界上,只有两个人珍爱着我封行朗的生命!一个是将生的机会留给我的大哥封立昕……另一个就是你!”

    男人的话,格外的温润。

    清冽得像潺潺的溪水,温润着女人的心房。

    可却刺疼了河屯的心!

    自己做为封行朗的亲生父亲,又对自己的孩子做了些什么?

    一次又一次的将他往死亡的深渊中推去?

    “就在刚刚,我终于还清了我这一生对大哥的亏欠!如果不还他,我这辈子都无法安宁!”

    雪落的泪水越掉越多。

    “我知道,这些年来,我做了很多对不起你们母子的事……为了偿还我对我哥的亏欠,一直在透支着我做为一个丈夫和父亲应该担负起来的责任和义务!”

    “还有你跟诺诺对我的爱!”

    男人深深的凝视着女人的眼底,这一刻,他的眼眸中,是浓得化不开的温情。

    “雪落,你爱上了我这个背负太多的男人,注定是痛苦的……但现在,我终于解脫了,我能不能向你奢望到继续爱你的机会?”

    雪落没有作答男人的话,而是止不住的哽咽着。

    任由这些年来委屈的泪水在自己的脸庞上肆意的流淌着。

    雪落不想去擦拭,只想放任自己大哭一场。

    男人抿了抿自己染血的唇。

    “其实我知道:逼迫着你一次又一次的给我机会,对你来说,实在是太不公平了!我对你们母子造成的伤害,实在是太多太多!即便我现在解脫了,似乎也太晚了一些!”

    “你有追求自己幸福的权力……如果你找到了幸福,我会用自己的余生,一直一直默默的看着你们母子幸福下去!”

    男人脸颊上的血,有少部分已经干涸;但依旧有新的艳红血液从他的额角上流下来,汇聚在下巴处,然后滴落。

    “封行朗,你这个混蛋……你让你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受了那么多的委屈,难道现在只想推卸责任的说‘看着’我们母子幸福下去?”

    林雪落泣不成声的厉吼,“没有你的参与,我们母子俩又何来幸福?!”

    封行朗笑了,猛的将泣不成声的女人拥进自己的怀里,“雪落,我爱你!从今以后,我会不顾一切的爱你们母子!”

    一声‘不顾一切’,是源于内心深处的解脫!

    似脫胎换骨一般!

    雪落紧紧的回抱着男人的腰,不顾形象的在男人怀里撕心裂肺的嚎啕大哭。

    “封行朗……你这个混蛋……我才不要原谅你呢……不要!你个混蛋……大混蛋!天底下最坏最坏的混蛋!”

    女人不停的捶打着男人的后背,却在下一秒将男人拥抱得更紧!

    前半段,是感人肺腑的;

    可这后半段……这女人要是矫情起来,还真够让人牙酸的!

    邢老四和邢老五到是无所谓,因为他们俩人也不太听得懂封行朗跟林雪落正说着什么。

    只看到女人又哭又骂的,但却越抱越紧!

    可邢八和邢十二却牙酸得利害!便默默的闪到了一旁,将空间奉献了出来。

    风雨之后的彩虹,总是这般的让人格外的心醉。

    “封行朗,你又跑过来欺负我亲亲妈咪了?先问过我这个亲儿子答不答应!”

    林诺小朋友是被妈咪的哭泣声惊醒的。前半段儿他没看到也没听到,只听到妈咪说:亲爹封行朗是天底下最坏最坏的混蛋!

    小家伙冲了过来,奋力的用自己的小身体挤到封行朗和妈咪雪落之间,试图将封行朗给分离开来。

    “诺诺……乖儿子!不拱了……亲爹爱你!”

    封行朗松开了林雪落,附身过来将闹腾中的儿子托抱而起,用染血的脸颊凌乱的去亲吻去附贴儿子的小脸,“诺诺,爸爸爱你!很爱很爱!”

    “才不信呢!你最爱小团团和她大巫婆的妈咪了!你总是这么的抛妻弃子!”

    小家伙不依的在封行朗怀里挣扎着,就是不让封行朗亲到他。

    “那个混蛋封行朗已经是过去式了!从现在开始,封行朗只是林雪落的好丈夫,封林诺的好爸爸!”

    封行朗张开长臂,将雪落勾进了他们父子之间,一家三口亲密无间的拥抱在了一起。

    冷不丁的,雪落感觉到怀抱着儿子并紧拥着她的封行朗在缓缓的下坠着身体。

    “行朗,你怎么了?封行朗……”

    “混蛋封行朗,不给你亲,你也用不着装死吧?”

    小家伙不满的嚷嚷道。他经常会看到浑身染血的义兄们,所以对男人的受伤见怪不怪。

    “乖,让妈咪抱着……让……让亲爹装……装一会儿……死……”

    “封行朗,你真小气!”

    “阿朗!”

    一直默默忏悔中的河屯,在发现封行朗的状态不对劲儿之后,立刻冲过来托住了他瘫软下来的身体。

    封行朗本能的想反抗,可无尽的黑暗沉沉的压了过来,他陷入了晕厥。

    那是身体堆积了太多新旧创伤,承受不起之后的集中爆发。

    如此零距离的拥抱着自己的亲生儿子,河屯的内心无比的愧疚。

    可又伴随着一丝感动!

    ******

    鸟语花香的晨,格外的明媚动人。

    林诺小朋友已经在亲爹封行朗的病床边兜了n个圈子了。

    “妈咪,医生说混蛋封行朗一早就会醒的,他怎么还没醒啊?”

    “估计是装的吧!要不你在他腰肉上咬一口试试?”

    林雪落一边插着手中的鲜花,一边起哄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