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67章 止不住的泪

第767章 止不住的泪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但身为兄奴的封行朗,又怎么会不出手呢?

    这最后一程,他说什么也要一路护送。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从封家到机场,途中要经过一段荒无人烟的坟场和田地。

    几公里之内,只有星星点点的车辆驶过。

    隐约之间,封行朗嗅到了一丝诡异的味道,便加上油门儿,更近的去跟上前面的商务车。

    握着方向盘的骨节,蜷得有些泛白。

    这一路,封行朗的神经都是紧绷着的。

    突然,从路的右侧窜出了一辆防暴车,‘碰’的一声巨响,几乎将最前面的那辆商务车给撞飞了出去。

    后面的商务车一个急刹,里面的人都惯性的朝向叩去。

    “哇啊啊……”

    好不容易对被封立昕哄睡的女儿封团团,从睡梦中惊醒了过来,虽说已经有papa封立昕怀抱的缓冲,但还是撞到了前面的座椅后背。

    “团团乖,不哭!”

    封立昕一边安慰着女儿,一边启下车窗四下的张望。

    见面前的商务车停下,封行朗的电话随之打了过来。

    开车的是叶时年,他是临危受命的。他在接到封行朗的电话之后,立刻从gk集团赶去了封家,并叫上了两个手下,一起护送封立昕一家去机场。

    “时年,不要停!继续开!我在你们后面!”

    在得到封行朗的指示之后,叶时年再次狠踩油门,借了一点儿路牙,从左侧绕开前面被撞停的商务车,继续朝机场一路疾驰而去。

    撞停一辆商务车的防暴车,调整了一下行车状态,让后面的另一辆防暴车去追击前面一辆商务车。

    “时年,一会儿你往右侧闪,把那辆防暴车交给我!”

    “好的朗哥,你小心点儿!”

    用的是蓝牙车载免提,封行朗的话全车人都能听到。

    “叔爸……叔爸……是你吗?”

    封团团带着哭音叫唤着。

    “是叔爸!团团乖,不哭!叔爸就在你们后面,会保护好团团的!”

    “叔爸……团团好害怕!”

    “不怕!有叔爸在,没人敢动你!”

    泪水,迷蒙了蓝悠悠的视线。她并不怕死,也不畏惧年幼女儿会跟她一起死!

    可在她听到封行朗言语的一瞬间,她突然就有了强烈的求生愿望。

    她一把从封立昕的怀里夺过了女儿封团团,压低着姿态,将自己和女儿半蜷在后排的车座上。

    这样的姿态,可以很好增加车辆撞击时的缓冲,也避免了将自己和女儿暴露在别人的视线里。

    “立昕哥,坐稳了!”

    就在防暴车试图撞过来时,叶时年一个快速的侧滑,从路中间半漂移到了右侧的草坪上。

    “砰”的一声巨响,那是车辆撞在一起的声音。

    不过不是商务车,而是封行朗的帕萨特和防暴车撞上了。

    防暴车只是侧挪了半个车身,而帕萨特的前车灯被撞得支离破碎。

    与此同时,封行朗启下了两侧的车窗,让劲风窜了进来;同时也让防暴车里的人看到了自己。

    “不好,是封行朗!要不要向邦哥请示一下?”

    防暴车的副驾驶看清了看帕萨特的人竟然是封行朗。

    严邦的电话很快就打通了。

    河屯能知道蓝悠悠今晚会逃离申城,严邦做为申城的地头蛇,当然也会知道。

    “怎么样了?弄死蓝悠悠那个賤女人了没有?”

    “邦哥,封二爷在呢!”

    “封行朗?他怎么也在?他不是呆在gk里的么?”

    手下跟他汇报说:看到封行朗的保时捷超跑停在gk集团里,所以严邦才会选择今晚收网。

    “二爷应该是一路护送封立昕过来的!开着辆不起眼的帕萨特,刚开始我们都没看出来。邦哥,现在怎么办呢?二爷一副要跟我们玩命的架势!”

    “我x!”严邦低厉的咒骂一声。

    以严邦暴烈的性子,能让蓝悠悠多活上两天,已经是对她的仁慈了。

    他不可能让蓝悠悠活着离开申城的。

    可是封行朗竟然一路护送着她?

    还用上了玩命的架势?

    严邦听说封行朗的儿子昨天晚上丢掉了,以为封行朗肯定会忙着找自己的亲儿子,没空顾及蓝悠悠这个賤女人的,却没想到封行朗竟然连自己的亲儿子都不找了,来一路护送这个賤女人!

    “机灵点儿,你跟坚虎一前一后,让坚虎先把封行朗的车逼停;你跟老猫上前去堵住蓝悠悠!实在不行,连车带人一起毁了!”

    “好的邦哥!”

    “记住了,别弄伤你家二爷!”

    下一轮的追逐赛开启了。一辆防暴车猛加着油门超过了帕萨特,却在帕萨特前缓缓的减速,打着小‘s’想逼停封行朗的帕萨特。

    可封行朗一个漂亮的侧甩,便甩掉了防暴车,朝前面那辆快撞上商务车的防暴车凶狠的撞了下去。

    挡风玻璃承载不住这样的撞击力道,一下子破碎;飞溅起的一小点玻璃渣子,从封行朗的侧脸上滑过,顿时蜿蜒出一道血口。

    按理说,这一回蓝悠悠是必死无疑的。

    螳螂捕蝉、麻雀在后。在麻雀的后面,还有一条带毒的河豚!

    邢十二跟邢老五还没开始加入,路面上的四辆车已经撞得不可开交了。

    邢十二的第一反应,也是打电话跟义父河屯请示。

    “义父,严邦的人在;封行朗也在!封行朗正跟严邦的人杠上了!”

    “那小子怎么又在?他这是非要保全蓝悠悠的性命呢?连他自己的命都不要了?”

    “封行朗的帕萨特损毁得挺严重!估计再撞一次,安全气囊就要弹开了!”

    “算了……你跟邢五帮阿朗一把,别让严邦的人弄伤了他!”

    “好……”

    “砰!”

    邢十二跟河屯的通话还没有结束,帕萨特便以‘粉身碎骨’的姿态撞上了那辆防暴车,直接报废。

    而防暴车则被撞翻在了路牙外……

    雪落没睡,一直在侧耳细听着客厅里的动静。

    刚刚河屯的话,最伤心的莫过于雪落了!

    一个为了保全别的女人,连他自己的生命都不顾的男人……正是她孩子的亲生父亲!

    雪落知道自己不应该为那个男人流泪,也不值得为那个男人流泪;

    可雪落的泪水却怎么也止不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