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66章 只呆不萌

第766章 只呆不萌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可封立昕全家的这一次旅程,注定是无法一帆风顺的!

    这些天来的奔波劳累,加上身心上的精疲力尽,雪落在河屯的浅水湾里狠睡了几乎一整天。

    上午的时候,林诺小朋友还能陪在亲亲妈咪的身边,在她怀里拱来拱去的讨欢;

    可下午之际,午睡后的小家伙实在是无聊得小p股都尖了,在还在睡熟的妈咪脸颊上轻轻吧唧了一口,便蹑手蹑脚的走出房间,打算去找老十二玩一小会儿再回屋里来。

    不凑巧的是,老十二不在,客厅里就坐着品茶的义父河屯。

    还有一个只呆不萌的邢老四。

    最没玩头的那只!

    “老四,老十二呢?”

    林诺小朋友还是不肯原谅河屯,矫情着不跟河屯说话,只问了邢老四。

    邢老四听得懂小部分简单的中文,但却不怎么会说。

    “出……出走了!”蹩脚得利害。

    “去哪里了?”小家伙的领悟能力超强。

    邢老四只是摇头。不知道是没能听懂小家伙的话呢,还是他真不知道邢十二去了哪里。

    “我让老十二去调查一些事情了。应该饭前能回来!”

    河屯丢下了修身养性的功夫茶,径直起身走到小十五的身边,躬身正在托抱起小家伙;小家伙却很不给面子的撇过身去。

    “还在生义父的气呢?”

    老奸巨滑的河屯岂会被一个娇惯的小东西给难到?

    “再不给义父抱,义父就不让厨子给你妈咪做晚饭吃了!饿着你妈咪,你舍得吗?”

    当然不舍得!小家伙抿了抿小嘴巴,最终还是为了自己的亲亲妈咪选择了能屈能伸,勉为其难的让河屯把自己抱进了怀里。

    “你这小东西啊……怎么这么倔的呢?跟你混蛋亲爹真够如出一辙的。”

    河屯一边拍抚着怀里闷闷不乐的小家伙,一边温和着声音似自言自语。

    “十五,义父想跟你商量个事儿……”

    慈爱的凝视着小家伙那张酷似封行朗的小脸,河屯用自己微微粗粝的指腹轻轻的抚着。

    “义父你说吧,十五听着呢。只要不凶我妈咪,饿我妈咪!”

    “哈哈……你到是孝顺呢!”

    河屯微微的叹息一声,“什么时候你亲爹能有你这么孝顺……就好了!义父也奢望不到……”

    伤感过后的河屯,又凝神的言归正传,紧声问:“十五,你是不是也觉得义父很老了?”

    “还行吧!就有那么一点点儿老而已!”

    讨好河屯,小家伙已经练就得炉火纯青。

    “哈哈,”河屯抱紧怀里的小东西,用扎人的胡须蹭了蹭他的嫩脸颊。

    “其实义父这个年龄呢,已经足够当你的爷爷了!十五,要不你就改口叫我爷爷吧?”

    河屯试探的纠正着这凌乱的爷孙关系。

    可哪会想到小家伙的反应竟会如此的激烈:

    他从河屯怀里一跃而起,极为不满的大瞪着自己一双明亮的眼睛,“才不要呢!”

    “为,为什么啊?”河屯心底微拧。

    “如果我叫你爷爷,可老十二他们却还叫你义父,那样老十二他们岂不是要爬到我的头上来了?我才不干呢!”

    其实小家伙只是不想降了自己的辈分!

    “哈哈哈哈……你这小人精呢!”

    河屯再次在小东西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满满的都是宠爱之意。

    雪落醒来的时候,便听到河屯这爽朗的大笑声,还有爷孙俩近乎无厘头的讨论声。

    想必要板正这祖孙三代的关系,并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讲得清楚明了的。

    晚餐之前,邢十二跟邢老四回来了。

    邢十二在河屯耳际一通耳语之后,河屯刚刚还跟小十五笑逐颜开的刚毅脸庞,顿时阴寒了起来。

    “这老七好大的胆子啊!竟然把我叮嘱她的话当成了耳旁风?搞来这些乌七八糟的照片污浊我家阿朗?她这是活腻了么?”

    河屯嘶声道。每说一句话,牵动着眼尾处的疤痕上扬动着,格外的生狠。

    “义父,老七是谁啊?我怎么从来没听说过的啊?”

    小家伙好奇的问。

    “你不用知道她是谁了!因为这个人马上就要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河屯是戾气的。他容不了严邦,就更加容不了始作俑者的蓝悠悠了。

    “去把老七给我带来!”

    “这个时间点,她跟封立昕已经赶在了去机场的路上!”

    “去机场?”

    “是的!是封行朗从严邦的御龙城里救下了老七。”

    “阿朗救了老七?他这是对老七余情未了呢?”

    “我觉得也不全是!毕竟老七是封立昕的老婆,也就是封行朗的嫂子!”

    “老十二,你说的那个老七,是不是封团团的妈妈?就是那个大巫婆蓝悠悠?”

    小家伙总算是听明白了。

    邢十二缄默着。他等河屯开口跟小家伙解释。

    “以前是,现在不是了!”

    河屯冷厉一声,“十二,你带上老四和老五,把她给堵了!动作干净点儿,免得夜长梦多!”

    “好!”邢十二应声而退。

    “等等!”

    河屯叫停了退身离开的邢十二,“尽量放过封立昕一马!毕竟他救过阿朗!”

    河屯是狠戾的,但也是恩怨分明的。

    “好!”

    ******

    雪落静静的听完了河屯的部署。

    这几天来,她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要不要把蓝悠悠的所作所为告诉河屯!

    雪落清楚的知道:如果河屯知道有人用偷一拍的方式去亵渎他河屯的亲儿子封行朗,那这个人将必死无疑!

    以河屯的戾气,以及他极度想对封行朗赎罪的心理,他是不会容许任何人伤害到他的亲儿子和亲孙子的!

    雪落一直在思考,要不要借河屯的手将蓝悠悠给解决掉……

    但最终她还是被自己的一念善良之心给牵绊住了!

    现在河屯自己调查出了事情的真相,雪落也算是松开了一直紧绷并纠结的神经。

    蓝悠悠这五年来的所作所为,也足够她自己咎由自取的了。

    可隐隐约约间,雪落又感觉到了不安:潜意识里,她觉得河屯想除掉蓝悠悠并没有那么容易。

    因为这其间,还夹着一个封行朗!

    除非,封行朗这一回不出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