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64章 利齿和獠牙

第764章 利齿和獠牙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丛刚的话,似乎一针见血到了封行朗的疼处。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或许丛刚说对了,他封行朗的私生活的确够乱的。所要顾及的东西太多!虽说封行朗想努力的追求着有妻有子的岁月静好。

    “ok!”

    封行朗优雅的将指间的烟灰轻弹在了丛刚的庥沿边上。

    在丛刚面前,他就是这么的没素质!

    似乎封行朗故意想看看丛刚厌弃他的低素质行为,却又灭不掉他的样子!

    “既然你的事我管不了……那我就只能管管我自己的事儿了!”

    封行朗直视着丛刚的眼底,言归正传的厉问:“说说吧,你半夜三更的将我儿子从别墅里带走,究竟是几个意思?”

    “为什么怀疑是我?却不怀疑河屯?”

    丛刚不答反问道。他并没有为自己辩驳,亦没有否认。

    “怀疑过!但事实证明……不是他!”

    封行朗盯视着丛刚那张不动声色的脸,想一点一点儿的将他的心理防线给击溃。

    可封行朗或多或少还是小看了丛刚坚韧的蛰伏能力。就像一只训练有素的忍者。

    喜不上颜,怒不于色。

    “是什么样的事实,能够证明河屯是清白的?”

    丛刚接着追问。似乎他们两人的切入点并不在同一点上。一个只想追究结果;而一个却执意于某种过程。

    “把我儿子从别墅里掳走的人,完成的相当完美!”

    封行朗并不着急下文,而是深邃的吸了一口烟气,缓缓的在丛刚面前轻吐着烟圈儿。

    他知道丛刚不吸烟。还知道丛刚更讨厌吸别人的二手烟。

    而且还是如此的近距离!

    没见着丛刚脸上的怒意,封行朗再吸了一口烟。这一回,他没有吐出,而是倾身靠近丛刚那张像是戴上了面具的脸庞。

    随之,将口中积聚的烟气,急促的吐在了他的脸上。

    就是这么的没素质!

    丛刚终于动了一下。他用手轻轻的挥散着脸庞四周的烟气。

    淡淡一声,“封行朗,你越来越没素质了!”

    封行朗嗤声冷笑,“那又如何?你咬我啊?”

    丛刚侧过头来盯看了封行朗一眼,最终还是选择了:好男不跟低素质的贱男斗!

    见丛刚如此的能隐忍,封行朗似乎也服了气了。

    整个一忍者神龟!

    “对了,我们刚刚说到哪里了?嗯,说到你是怎么从别墅里把我亲儿子掳走的事儿……”

    封行朗扬了扬英挺的眉宇继续道:“出乎意料的完美,便是致命的硬伤!后来我思前想后,也只有你丛刚有这样的能耐!”

    “你抬举我了!”

    丛刚有手微掩着自己的鼻间。似乎起不到什么效果。

    但至少能给封行朗反馈一个信息:他是抵触他抽烟的!

    好像在证明:他反抗了!只是你封行朗的素质太低,没起到应该有的作用!

    “怎么会呢!你丛刚的身手想在申城排第二,就没有人敢排第一!”

    封行朗另类的夸奖,听起来着实的扎耳。

    “别这么表扬我,我会骄傲的!”

    丛刚不但没被封行朗的冷嘲热讽激怒,反而学着封行朗的口吻冷幽默了一把。

    说实在的,丛刚喜欢听封行朗说话。

    无论是正经的,或是不正经的。

    总能愉悦他的心境!

    “丛刚,你想跟严邦干架,拿我儿子当导火索,这恐怕不仁义吧?”

    封行朗的面容一下子肃然清冷了起来。

    “辛亏你只是怀疑,而没有证据!要不然,你还不得把我屋顶给掀了?”

    丛刚以不变应万变的姿态作答了封行朗。依旧那么云风不惊的,看着就让人想抽他!

    其实用不着什么证据,封行朗同样可以掀了丛刚的屋顶。

    “丛刚,要不这样,你发个誓:如果是你干的,你就……你就是个x无能!这辈子都用不了那东西!”

    “……”幼稚得让人牙疼!

    丛刚沉默是金着。以他的城府,自然不会跟封行朗玩这种小p孩子过家家般的弱智行为。

    “丛刚,你不承认也没关系!看在你没真想伤害我儿子的份儿上,我可以既往不咎!但是,如果你再用这种下三滥的手法去为难一个孩子,我绝不饶你!”

    言毕,封行朗站起身来,“别跟我玩这种小聪明!老子捉弄别人的时候,你还穿着开着档的裤子呢!”

    丛刚依旧不反驳,也不承认的状态。

    而封行朗直接将这种状态理解成那是丛刚的一种默认。

    “说说吧,接下来你又想耍什么下三滥的手段?”封行朗问。

    丛刚低垂着的眼睑这才微微眨动了一下,轻抿着唇,不急不缓:

    “你那么聪明……自己不会猜啊!”

    这话说得,不仅欠揍,而且还让人牙痒痒。

    原本都要准备离开的封行朗,再次坐回了庥边的椅子上。

    封行朗冷生生的盯视着丛刚的眼底,眉宇燥意的上扬,“老子就不明白了:严邦是抢了你女人,还是抱你孩子丢井里了?你要这么借河屯的手除掉他而后快?”

    “封行朗,你这叫聪明反被聪明误!想借河屯的手除掉严邦的人,是蓝悠悠!”

    终于,在封行朗看来一直处于半死不活中的丛刚,总算是说了一句人类能听懂的言语。

    “原来……我跟严邦的风艳之事儿,你都知道了?”封行朗问。

    “那是你个人的兴趣爱好,我没兴趣知道!”

    丛刚微拧着眉宇,“但我觉得:你应该抽个空,回去好好的盘问一下蓝悠悠……她好像发现了什么秘密!一个有关你跟河屯的秘密!”

    封行朗俊逸的脸庞,随着丛刚的话慢慢的冷凝上来;

    寒气积聚的俊脸上,似乎能刮得下一层冰霜;

    隐匿着随时有可能爆发而出的利齿和獠牙!

    丛刚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的眼底,想来他已经知道答案了!

    试探和被试探,便是高手之间的对决!

    “可你却在当蓝悠悠的帮凶!不是么?”

    封行朗低嘶着声音。

    有时候脑子太过好使,也不见得是一件愉快的事儿。

    “你太低估蓝悠悠了!一个能徒手杀掉邢三的女人,会需要别人的帮忙吗?”

    丛刚淡淡的笑了笑。

    那笑意,一派清明,一派晦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