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63章 你只喜欢吸二手烟?

第763章 你只喜欢吸二手烟?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离开浅水湾的封行朗,心情是沉重的。

    一阵窒息袭来,有些透不过气!

    沁凉的晚风,从开启的车窗里灌入,呼呼用响。那劲道,足以刺得人脸颊生疼。

    男人知道,女人留在浅水湾里,母子俩都会是安全的。

    对一个男人来说,自己的女人和孩子不选择他,而是选择了别人的庇护,这着实比打了他封行朗的脸还让他难受。

    但目前看来,也只能如此了。

    女人手握剁骨刀抵着自己脖子的样子,着实震惊到了男人的心。

    林雪落有林雪落的委屈;而是封行朗也有封行朗的无奈。

    封行朗不是不知道:自己对大哥封立昕一味的为奴和偏袒,对林雪落那个女人来说,的确是不公平的。

    封行朗还知道:蓝悠悠正是利用了自己是兄奴的这个致命软肋,而兴风作浪的。

    可蓝悠悠这一回想对付的人,却是严邦;而她也得到了应有的惩罚。

    但雪落母子却成了蓝悠悠和严邦撕斗的受害者。

    从儿子的两次涉险:一次未遂,一次有惊无险;让封行朗从中意识到: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掌控并发酵着有关他跟严邦合照带来的恶劣效果。

    封行朗想到了一个人。

    一个最近安静得让人不易察觉他,可却在冷不丁之际想起他的人。

    保时捷超跑快如旋风一般,朝启北山城的盘山腰处疾驰而来。

    这里是丛刚的居住地。白天凄凉一片,晚上更是诡异一团。

    依旧有路障,可封行朗却强行从一侧的灌木丛里冲撞了过去。即便散架一辆超跑,也阻挡不了封行朗前来兴师问罪的心。

    这一晚,已经折腾了大半夜了,快凌晨两点时分,夜已深,人已静。

    封行朗的超跑一个漂亮的甩尾,在引擎盖里已经见冒青烟的状况下,停在了丛刚鬼屋的门口。

    鬼屋静谧一片。

    在暗夜的衬托之下,越发的神秘又让人毛骨悚然。

    封行朗不止一次来过丛刚的鬼屋,也就见怪不怪了。

    ‘砰砰砰’,封行朗重拳砸在了智能门上,在静谧的暗夜里,格外的刺耳。

    无论蛰伏在鬼屋里的是人是鬼,也被封行朗这野蛮的砸门声给惊醒了。

    或许屋内的人早知道有人闯入了他的领地,但却又懒得搭理闯入者的野蛮和暴戾。

    不仅仅是用拳头砸门,封行朗已经开始用腿来踹了。整个智能门发出不满的嗡嗡声。

    ‘咔哒’一声,是暗锁开解的声音。

    说明屋子里的人醒了,也说明屋子里的人已经知道了来人是谁。

    客厅里的灯亮起,并不明亮,而是昏暗的那种。跟暗夜融合得非常好,让人的眼睛很舒服。

    在客厅里,封行朗并没有看到丛刚;大部分的空间,依旧被那些盆盆罐罐、花花草草占据着。

    让人能感觉到空灵之气。

    封行朗无心去欣赏那些娇美的花花草草,他朝着丛刚有可能会在的卧室走去。

    二楼的主卧室里,透出微弱的光亮,在幽深走廊的映衬下,恐怖气息顿现。

    封行朗则毫不犹豫的朝那扇微微开启的主卧室门走了过去。他知道:里面窜不出洪水猛兽。

    只会有那个叫丛刚的贱人!

    直到封行朗挺拔着姿态站到庥边,丛刚似乎才刚刚从睡梦中醒来。

    惺忪睡意的丛刚,看起来有种别样居家的感觉。

    但可惜的是,在他的卧室里,甚至于整个居住的别墅里,都找不到女人存在的一丁点儿痕迹。

    有时候猎奇心重的封行朗也会怀疑:这丛刚会不会是外星生物?明明是个居家的男人,却有着鬼厉的身手和行为方式。

    “这么晚……你怎么来了?”

    丛刚惺忪着睡眼睨了封行朗一眼,并从庥上坐直起身上来。

    封行朗递来一支烟。似乎想用烟来刺激一下丛刚睡意的细胞。

    “我从不抽烟的!你忘了?”

    微顿,丛刚的眼睑垂了垂,“当然了,你没有义务记得这些。”

    封行朗将指间的烟转送到自己的唇边,叼过,并点上。

    帅气的男人,痞气的动作。

    一阵吞吐,烟雾缭绕后的俊脸,更为讳莫如深。

    “我只记得:你喜欢吸二手烟!”封行朗冷幽默道。

    “……”丛刚默了一下:似乎对这样恶劣的封行朗,他又是无可奈何的。

    “你这么晚风风火火来我这里,就是为了让我吸你的二手烟?”

    丛刚将清瘦的上身向后靠过,似乎离远一点儿后,更能看清封行朗俊脸上的不痛快。

    “你最近没出去走走么?外面热闹非凡,精彩纷呈得狠呢!”

    封行朗紧盯着丛刚的眼底。锐利的眼眸扑捉着他的一举一动。

    丛刚和严邦,几乎是两个性格极端的人。

    一个狂躁暴厉,一个却处事不惊。

    “最近身体不太好,正休养呢。”丛刚依旧不动声色。

    “身体不好?什么病?”封行朗悠声问。

    “久思成疾的心病!”

    丛刚作答得很严肃,一点儿都没有要跟封行朗调侃的意思。

    “心病?”封行朗冷哼了一下,“我猜你的心病应该是除掉严邦吧?”

    丛刚无声的抬头,迎上封行朗审视他的目光。勾了勾唇,冷冷一笑。

    “你太抬举严邦了!至少到目前为止,他还没能列进我的名单之中!”

    “什么名单?要他人死而后快的名单?”

    封行朗扬了扬声音,“冒昧的问下:你的名单里有我么?”

    “没有!现在没有,将来应该也不会有!”

    丛刚温和着声音作答着封行朗挑衅的问话。他总是这么的平声静气。

    “那是我的荣幸啰?”封行朗笑问。

    “说说吧,你的名单里都有谁!”

    封行朗拎过来一张椅子坐下,一副洗耳恭听的模样。

    丛刚静静的凝视着近在咫尺的封行朗,看着他从菲薄的唇间喷吐出烟雾。

    丛刚自己不抽烟,也反感别人抽烟!

    可每每吸封行朗的二手烟时,却又是这般的认命。

    “封行朗,我想做什么,你管不了!也没有这个能力管!一个封立昕,一个封团团,再加上一个蓝悠悠,已经够你管的了!”

    丛刚的声音淡淡的,一如既往的无波无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