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62章 见点血就不幼稚了!

第762章 见点血就不幼稚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小家伙是嫌弃的。

    或许他并不讨厌义父河屯,但却十分介意自己的亲亲妈咪要嫁给很老了的义父。

    “对!妈咪就是要嫁给你义父!反正你也叫了他这么多年的义父了,索性转正好了!”

    雪落不知道是在调侃河屯呢,还是在故意跟封行朗赌气。即便气不死他封行朗,气他个半死不活也是赚了!

    就是现在这样:她已经听到封行朗鼻间越来越粗重的呼吸声。

    男人在隐忍着怒意!

    “只要我封行朗还有一口气,你林雪落就只能是我的女人!”

    男人的声音在雪落的耳边嘶嘶着,像是发自喉咙的深处,如同一条吐着毒信的蛇;带着不容挑衅的暴戾之气。霸道得让人牙齿咯吱作响。

    “封行朗,你这样的言行,只会让我更加的厌恶你!你是在逼迫我带着儿子离开你!”

    当着河屯的面儿被封行朗这么勒抱着,雪落还是有些难为情的。

    “那我就一刻不离的守着你们!”

    不理智的男人是恐怖的。封行朗不愿松开自己的双臂,也不能松开。或许只有将她们母子拥抱在自己的怀里,他才能有片刻的安然。

    “封行朗,你放开我……放开我!”

    雪落见挣扎不开封行朗的紧勒,便朝河屯求救道,“救命啊,邢先生……”

    “……”河屯滞在原地,上前也不是,不上前也不是。

    似乎看他们这样僵持着也不太好,于是河屯轻咳了两声后,才温淡着声音开口道:

    “那个雪落……时候不早了,你跟阿朗还是早点儿回去休息吧。”

    这声‘阿朗’,叫得真够顺口又顺心的。

    “……”雪落着实无语了:自己怎么就忘了,河屯已经摇身一变成了封行朗的亲爹了呢?

    而且还是个极度护犊子的亲爹!

    这一刻的林雪落,心头是无尽悲哀的。

    难道这个世界上就没有能够帮得了她林雪落?

    可又为什么要人帮呢?

    难道自己跟儿子林诺真要一辈子庇护在别人的羽翼之下么?

    “诺诺,你混蛋亲爹快把妈咪的手臂给勒断了……”

    雪落一边做痛苦状,一边故意松开怀里的儿子。

    “混蛋封行朗,快松开我妈咪!你都把我妈咪弄疼了!快松手……松手!”

    小家伙奋力的捶打亲爹封行朗的肩膀和手臂,叫嚣着让他松开手。

    见真的勒疼了女人,封行朗将自己的双臂松开了一些力道,“雪落,跟我回去吧。”

    “你先松开我再说!”林雪落放柔了一些。

    在女人的提议下,封行朗松开了自己的双臂;雪落见状,立刻将怀里的儿子林诺塞进了封行朗的怀里。

    封行朗要托住怀里的儿子,就势必拔不开身来追她。

    雪落趁机拔腿跑开,朝着厨房方向冲了过去。

    封行朗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抱着儿子林诺追了过来。

    ……

    这小夫妻俩是在玩猫捉老鼠的游戏么?

    这年青人的劲头儿真烈!

    虽说河屯觉得林雪落过于矫情了一点儿,但也做不出赶走她们母子的事来。

    再说了,只要林雪落母子在他的浅水湾,已后还担心他封行朗不来么?

    这么一想,河屯还是觉得将雪落母子留在浅水湾,也不全是坏事儿!

    可还没等河屯的美梦做完,画风便突变了起来。

    从刚才的小吵小闹,突变成了现在的兵戎相见。

    雪落冲进厨房后,又火速的从厨房里冲了出来。

    出来时,手里拿着一把锋利厚实的剁骨刀。

    河屯以为林雪落要拿这刀去砍封行朗时,却没想林雪落瞬间便把那把剁骨刀抵在了自己的脖子上。

    “封行朗,活的林雪落你恐怕带不回去了!但是你可以带一具尸体回去!”

    雪落真的是怒了。她受够了这个男人的狂妄霸道和唯他独尊。

    “林雪落,你疯掉了吗?当着儿子的面儿,你玩这种幼稚血腥的手段?”

    跑着儿子林诺追过来的封行朗,在看到女人正用一把剁骨刀抵着自己的脖子时,立刻暴怒。

    “那也是被你封行朗给逼的!”

    雪落嘶声嚷叫着,“幼稚是么?见点血就不幼稚了!”

    冷不丁的,她用刀的将刀刃在自己的颈脖上一划,立刻涌出了一长串的血珠子。

    “妈咪……妈咪不要……不要弄伤自己!”

    林诺小朋友惊恐万状的惊叫起来,顿时便失控的啼哭出声。

    小家伙不是没见过血,只是实在太害怕失去自己的亲亲妈咪。

    “封行朗,你走不走?你再不走,就准备让诺诺给我披麻戴孝吧!”

    林雪落声嘶力竭的厉吼着。每一次的呼吸或心跳,都会带涌出更多的鲜血。

    “混蛋……你快走啊……快走!我再也不想看到你!封行朗你快走!快走!快走!”

    小家伙惊恐万状的从封行朗身上爬了下来,奋力的拍打着封行朗的腰腹,用力的将他朝门口推搡着。

    “你快走啊……快走!”

    看着陷入无尽恐慌中的儿子,封行朗的心都疼碎了。

    “林雪落,你这个白痴女人!弄伤你自己让我心疼?!不过你赢了……我走……我这就走!”

    封行朗狠狠的盯视着雪落,女人脖子里的那道血口,着实扎疼了他的眼,他的心。

    邢十二已经悄无声息的潜挪到了雪落的身后;本想乘其不备夺下女人手里的剁骨刀时,女人却在封行朗离开的那一瞬间,自己将砍刀丢在了地上。

    “哐啷”一声,剁骨刀从女人的手中掉落。

    雪落也随之一下子瘫软在了地面上。

    “妈咪……妈咪,你流了好多血!”

    小家伙含着泪奔了过来,一手抱住妈咪雪落的肩膀,一手去按压住妈咪雪落的伤口。

    “诺诺不怕……妈咪没事儿。”

    这一刻的雪落,似乎连说话的力气都没有了。只是将她的孩子紧紧的拥在怀里。

    “林雪落,你这种行为太过激了!你考虑过十五的感受么?你这是要当着他的面儿自尽吗?”

    河屯被雪落过激的行为激怒了。

    “不要再凶我妈咪了!你们都是大坏蛋!都给我走!”

    回应河屯的,是林诺小朋友声嘶力竭的怒吼。

    世界突然安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