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55章 又做选择题

第755章 又做选择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都走到这一步了,也不差这最后一步。

    当封行朗转身之际,便看到了悠然着步伐朝他走过来的严邦。

    手里还节奏的抛接着一把钥匙。

    不用问,这把钥匙一定正是封行朗准备去找寻的。

    “封行朗,这么巧,你也在?”

    严邦的笑意有些狰狞,一半脸颊上用医用伤口胶布贴着,使得他脸上的笑意不得不扭曲变形。

    原本严邦就长着一副肌肉横生的脸,这一来,就更为诡异骇人了。

    “把钥匙给我!”

    封行朗的表情沉沉的,并没有什么心情跟严邦耍嘴皮子调侃。

    “真想要啊?”

    严邦温声一问,随后便是长长的吁叹,“我说封行朗,为了救这个害了你大哥,又害了你老婆孩子的女人,你犯得着如此的大费周章么?”

    不等封行朗开口,严邦又蹙眉接着说道:“我就奇了怪了:蓝悠悠这个歹毒的女人,怎么就能一而再且再而三的得到你的垂爱呢?那林雪落和她给你生的孩子,又算怎么回事儿?”

    严邦并没有要为林雪落母子打抱不平的意思,严邦也没有那么强烈的正义感。

    之所以把林雪落母子提出来,是他觉得封行朗对蓝悠悠的怜爱,实在是让严邦不爽!

    “她是我大哥的女人!”

    封行朗沉沉着声音低嘶一句。不算回答的回答。

    “又来这句!”

    严邦不以为然的冷嗤一声,“你明知道你哥驾驭不了这个女人!更不用说晚上驾她了!封行朗,你只是打着你大哥的旗号,想为自己纳妾吧?”

    “够了严邦!把钥匙给我!”

    封行朗扑身来抢,径直朝严邦冲撞了过来;严邦不躲不避,在封行朗朝他冲撞过来的时候,索性大张开双臂,将他兜抱在了自己的怀里。

    与此同时,他手中的钥匙却飞抛到了身后的扑克脸手中。这个扑克脸封行朗没见过,应该是严邦新请的近身保镖之一。

    这样的拥抱是不带感情的色彩的。可严邦却享受着封行朗跟他的零距离。

    当然了,要是能有一回负距离,严邦寻思着自己这辈子死也瞑目了!

    只是想想而已!

    “是不是我们连兄弟都没得做了?”

    封行朗有些恼羞成怒的意味儿。不知道为何,在看到浑身破败的蓝悠悠时,他心里会狠实的堵得难受。压抑得快让他透不过气来。

    或许跟爱情无关,还是对曾经的一抹追忆。

    谁都会有过去!

    或不堪回首、或念念不忘;或在时间的长河里慢慢的淡忘,直到彻底抹去。

    “当然有得做!但亲兄弟明算账:二选一,我让你带走她!”

    严邦肃然下面容,冷声一字一顿道。

    “你说。”

    封行朗直视着严邦的眼底。

    突然间,严邦就笑了,“别这么严肃嘛……”

    “说你的选项吧!”

    虽说封行朗极度讨厌做该死的选择题。但这一刻,他不做也得做。

    “第一个选择就是:你让我亲一下!”

    言毕,严邦又诙谐的补充一声,“放心,不是亲在你下半的身!颈部以上就可以了!”

    “严邦,你过分了!我说过:下不为例!”

    封行朗生冷着每一个字眼。犀利的眸光,像是要把严邦整个的洞穿。

    “那就是说,你放弃了第一个选项?”

    严邦将话题更进一步。

    “说说你的第二个选项吧!”

    封行朗冷声追问。

    “开弓没有回头箭!封行朗,既然你放弃了第一个选项,那就只能选第二个了。”

    严邦厚实的唇角,勾起一抹耐人寻味的土匪般笑意。

    “你没有权力替我选择!”

    封行朗冷斥一声。

    “是么?这一回,我还真就替你选择了!”

    随着严邦的话落,“啊……”暗室里的蓝悠悠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声。

    等封行朗冲进暗室的时候,蓝悠悠已经被两个扑克脸撕掉了所有的蔽羞衣物,她精凉全身的曝光在闪光灯下。

    不知何时,原本还是严邦身后的那个陌生的扑克脸,这一刻已经闪到了蓝悠悠的跟前。

    手起,刀落!

    一条血口,从蓝悠悠的腹处一直延伸到了她的左房上。

    “蓝悠悠,这一刀,是你坑我的代价!”

    严邦的声音是鬼厉的,就像个恐怖的地狱怪物。

    “至于这些照片,将会是你今后为非作歹时的警示品!”

    “不!”

    封行朗想冲上前去制止,被坚虎硬生生的拦下了!他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个浑赤身倮肌肉男,跟蓝悠悠摆拍着不堪入目的照片。

    动作或许是假的,但这些照片却是真的。

    十分钟后,暗室里一片寂静。

    严邦及他的爪牙都消失得无影无踪;只有封行朗和倒在冰冷地砖上,像死去了一般的蓝悠悠。

    破败得像一只被人摧虐后遗弃的布娃娃。

    封行朗缓缓的脫下西服,披盖在了蓝悠悠血污一片的身上。

    “既然做错了事,受到惩罚也是应该的!”

    封行朗淡淡一声,“起来吧,跟我回封家!”

    ******

    林诺小朋友一个人在偌大的庥上翻来翻去了好一会儿。

    没有亲爹和亲妈的怀抱,小家伙还真不适应一个人入睡。

    原本保姆宋婶提议:让小家伙先跟她睡,然后等太太或是先生回来之后,再把小家伙抱上楼睡的。可矫情又任性的小家伙实在是个难伺候的主儿,非要自己一个人睡在二楼的主卧室里等着亲爹亲妈。

    在那个傻傻的肥熊不倒翁的催眠下,小家伙总算是睡着了。

    卫康出发后没多久,丛刚还是跟过来了。

    事关封行朗的命之根子,丛刚觉得卫康一个人很难搞定咋咋呼呼且攻击性极强的林诺小朋友。

    更关键的一点:丛刚担心卫康会败露。

    因为卫康是第二次来,虽说轻车熟路,但也预示着困难会更大。

    自己的老婆和孩子已经被人半夜三更的恐吓过一次了,封行朗当然会加强保安。

    丛刚所做的,就是摆平那些24小时盯看着监视器的保安,还有一系列更高端的报警系统。使得卫康毫无后顾之忧的再次爬墙而来。

    让卫康惊艳的是:大庥上就只有林诺小朋友一个人!

    不免感叹:这孩子是封行朗跟林雪落亲生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