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50章 葬礼上穿什么

第750章 葬礼上穿什么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蓝悠悠在笑。

    牵动着束缚在身上的铁链吭啷作响着。

    被禁锢的美丽,与血腥和残暴融合在一起,别样的凄冷。

    “恐怕你还不知道河屯跟封行朗的关系吧?你让做个糊涂鬼去死,也挺好的!”

    蓝悠悠应该是已经猜测出了河屯与封行朗的关系。封行朗能从佩特堡里活着离开,并不容易。而且林雪落母子还是跟他一起回来的。

    还有就是:河屯突兀的改称封行朗为‘阿朗’,着实让人听着够毛骨悚然的。

    因为河屯这个凶残的家伙并不是一个会煽情的人!

    那只剩一个原因了:河屯跟封行朗之前,有某种亲近的关系。是封行朗去了佩特堡之后,河屯才发现这个关系的!

    蓝悠悠记得:在佩特堡里,河屯一直深藏着一个女人的蜡像;而这个女人,应该跟河屯凶残的追杀封家两兄弟有关!而封行朗又是封家的私生子……

    “你想联合河屯来弄死我?蓝悠悠,你觉得我还会给你这个机会吗?”

    严邦知道蓝悠悠是河屯的义女。她要联合河屯来对付他,并不奇怪。至于她口中所说的河屯跟封行朗的关系,严邦并不感兴趣。他们之间除了不共戴天的仇恨,也没有其它了。

    冷不丁,严邦一把扣住蓝悠悠的下巴,猛力的一捏,蓝悠悠的下巴几乎快被他的狠力拧脱臼了。

    那张放大的,疤痕狰狞的脸,就近在咫尺;蓝悠悠回避不了。她想继续谩骂严邦,可下巴处传来的几乎快要断裂的尖锐疼痛感,却让她连闭上嘴巴的机能都丧失了。

    “既然你已经看过我不穿衣物的赤体?那做为等价交换,你是不是也应该让我看一看?”

    严邦低垂着眼睑,从蓝悠悠光净的身前扫上一眼。

    “不……不……别弄我!”

    下巴近乎脱臼的蓝悠悠,呜呜哝哝的,已经说不出清楚的言语来。

    “可惜了,老子对女人还真不感兴趣!”严邦松开了蓝悠悠。

    以为严邦的酷刑就这么结束了,可蓝悠悠没想到,这才只是刚刚开始。

    “这女人赏给你们了!记得给我好好的玩,狠狠的玩!能玩多残玩多残!”

    严邦搬过一把椅子,就在离蓝悠悠三米之外的地方坐下。

    “老子就坐在这里看着你们玩!谁敢不卖力,老子就把你们送去地下拳场当活靶子用。”

    蓝悠悠近乎绝望。在这个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的暗室里,她只剩下死路一条。

    蓝悠悠想到了咬舌自尽,可这这个方法的可行性并不大。没有想像中的容易,要比传说中的艰难很多。

    就在那几个肌肉男准备脫衣显肉时,暗室的门外传来了叩门声。

    “邦哥,封二爷来了,说是等不及要见您!”

    封行朗的确想见严邦,但却没有手下的爪牙说得这么玄乎。

    “来得这么快?”

    严邦浓郁的剑眉上扬,“还真对自己的嫂子念念不忘呢!这感情好,兄弟俩竟然共享一个女人。”

    虽说不满封行朗对他自己的嫂子蓝悠悠念念不忘,但严邦还是站起了身。

    封行朗的大驾,他怎么能不见呢!

    “那个……先把裤子都穿上吧!等老子来了,你们再干活!”

    丢给手下这番生冷的话后,严邦便转身离开了暗室。

    ******

    封行朗等在严邦的私人医疗室里。

    消毒药水的味道,让封行朗的眉宇轻拧着。曾几何时,为了给大哥封立昕做皮肤扩展,他已经慢慢的适应了消毒药水的味道。

    严邦走了进来。一边用消毒药巾擦拭着脸颊疤痕处溢出的血珠子。他就是这么个嗜血为生的人,对待自己的身体,严邦一样的凶狠。

    “来了?”

    他微扬着声音,目光落在封行朗的身上时,却格外的温和。

    封行朗抬起头,深深的凝视了严邦一眼,“你这还没好利索呢,瞎晃悠个什么劲儿?真指望老子替你收尸呢!”

    严邦在封行朗的对面坐下,就这么深深的凝视着封行朗那张俊逸的刚毅脸庞,淡淡一笑。

    脸部的每一个细微动作,都会拉扯严邦脸颊上刚刚缝合的伤口。肯定会疼,但严邦却可以做到完全无视。好像这具躯体不是他自己的一样!

    “封行朗,在我葬礼上,你准备穿什么颜色的衣服?”

    严邦以调侃的声调笑问一声。好像死亡对他来说,就像吃饭睡觉那么的平常。

    “应该会穿黑色的吧……”

    封行朗也不回避,竟然好心情的作答了严邦的问话。

    “黑色的多晦气!跟死了亲爹似的!还是穿那套宝蓝色的西服吧。你是我见过穿宝蓝色西服最好看的男人!”

    严邦调笑道。每多说一句话,就不停的有鲜血从他缝合的伤口处溢出,看上去格外的触目惊心。

    封行朗默了。

    他并不喜欢这个话题!

    沉重得让人窒息!

    严邦的私人医生推着医用推车走了过来,趁有封行朗在的时候,想给严邦的脸再做一次伤口处理。

    “你它妈的敢再用那东西在我脸上擦来擦去,老子就弄死你!”

    严邦咆哮着,像一头不受控制的野獸。他是一个连自己都不爱惜自己身体的人。

    被严邦这么一吼,私人医生举起的镊钳又放了回去。

    “我按住他,你来弄!”

    封行朗反剪着严邦的双手,并用手臂勒着他的脖子,逼迫他抬起脸来,好让医生处理伤口。

    严邦乖乖的臣服在了封行朗的强势之下。似乎还很享受。

    十分钟后,医生处理好了严邦脸上的伤口,并用外科手术无针线缝合贴布将伤口给紧上。

    “老子昨天晚上刚救了你一命,于情于理,你都应该报答我一下的,对吧?”

    终于,封行朗还是开启了此行来御龙城的尖锐话题。

    “当然要报答!老子正准备以身相许呢!”

    以仰视的姿态,严邦从封行朗刀削般的下巴处往上看,英俊的五官线条,棱角分明。

    “就你这半残不废的身体,老子要它当标本用么?”

    封行朗微微低垂着眼睑,“放了蓝悠悠吧!就算你还我昨晚救了你一命的人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