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38章 深夜的打扰

第738章 深夜的打扰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河屯舒展着四肢,四平八稳的坐在红木太师椅上等着邢十二和邢八的消息。 ( . )

    新添的功夫茶具就放在一旁,但河屯却无心去修身养性。

    河屯不是外星人,但却是个硬生生的直男。很直的那种。所以他怎么也无法接受自己的亲生儿子被一个男人给亵渎了。

    那叠报纸早就被管家拿离了河屯的视线并销毁,但河屯脑海里还会时不时的萦绕出那些画面来。

    燥意积聚中的他,开始机械的用重拳捶打着手边的茶几,发出让他听着更为烦躁的声音。

    “义父,老十二他们回来了。”

    跟河屯汇报的,是矗立在别墅门外,像两扇厚实门板之一的邢老四。他跟邢老五一天前刚从佩特堡赶来这里。

    邢八受了伤,下车之后的步伐有些踉跄。虽说已经自己处理过伤口了,但急需取出那枚已经嵌入身体中的子弹。

    邢十二没有让邢八进去,而是将邢八直接交给了邢老五。随后他独自一个人进去别墅向河屯复命去了。

    “事情办砸了?”

    从邢十二那负荆请罪的低姿态,河屯便能知道结果了。但却有些疑惑不解:“严邦真有那么难对付么?”

    “封行朗突然出现……他以命相博要救严邦,所以……”

    邢十二不想给自己的失败找借口,但还是找了。他知道自己有错。要不是他的延误,太过惜爱了自己的那把弯刀,他跟邢八还是能在封行朗赶来之前,早早的割了严邦的作案工具回来交差的。

    “啊?阿朗也在?他受伤了没有?你们没伤到他吧?”

    提及自己的亲儿子,河屯不淡定的从太师椅上一跃而起,急声追问。

    从义父河屯的表情足以看出:自己跟邢八的选择是对的!如果当时真要无所顾忌的去对抗封行朗,完成任务,恐怕他们更加没办法跟义父河屯交差了。

    没能弄死严邦,只会挨训;但如果弄伤了封行朗,或许连活下去的机会都没有了。

    邢十二是忠诚的。但这并不代表他可以毫无价值的去送命!

    “我跟老八没对封行朗出手,便先行离开了。”邢十二如实的作答道。

    “那就好。”河屯这才松下了一口气,再次缓缓的坐了回去。

    “严邦受伤不轻,一时半会儿也兴不起风,作不起浪了。”

    “这次算他严邦命大……”寻思起什么来,河屯紧声问,“你们俩没暴露身份吧?”

    “没有!不过……”邢十二欲言又止。

    “不过什么?”河屯厉问。

    “义父,可我总觉得:以封行朗高人一等的智商……他会不会已经猜测到:您就是他的亲生父亲了呢?”

    邢十二的这番话,并不是无的放矢,因为他意识到刚刚在御龙城里,封行朗已经认出了他跟邢八,但却没有拆穿他们。

    河屯更深的拥在太师椅里,似乎在寻思着邢十二的话。

    “可是……雪落告诉我,她还没有跟阿朗提起过啊。不过阿朗这孩子脑子的确好使……能自己猜出来也说不定。”

    说这些话的时候,河屯似乎还带上了那么点儿得意洋洋的声调。亲生了如此出色的儿子,能不容得河屯趾高气扬么!

    “义父,我觉得封行朗应该已经自己猜测出来了。要不然,我们这次回申城,他早应该磨刀霍霍的要跟我们报仇雪恨了。”

    邢十二说出了自己的看法和想法。

    “嗯……”河屯认可的连连点头,“这次我们回申城,阿朗的确没有从前那么极具攻击性了。应该是已经知道我这个亲爹不会再伤害他了……”

    河屯这自称的‘亲爹’,还真够爽口爽心的。也不问问封行朗会认可他这么自称么?

    这个话题,很好的转移了河屯的注意力。河屯自然也就不会责怪邢十二和邢八的失职。

    “只是封行朗一直守着严邦,我们也很难第二次下手啊。而且我们的套路,封行朗显然是熟悉的,他会不会因为严邦而迁怒到义父您呢?”

    邢十二不傻:他们亲生父子对决,无论自己怎么做,受伤的只会是他们这些被视为工具的义子们。

    “管不了那么多了!这个严邦,是一定要消失的!我不容许我邢穆的儿子跟一个男人扯上不清不楚的关系!如果阿禾还在世,她也不会容许阿朗胡来的!”

    河屯这说话的气场,俨然已经把自己当成封行朗的亲爹了。

    从河屯的言语中不难判断出:他还是不肯放过严邦!

    ******

    夜已深,人已静。

    林诺小朋友像只小考拉一样圈着妈咪雪落的脖子,紧紧的偎依在亲亲妈咪的怀里。

    似乎小家伙有些矛盾重重的:他渴望亲爹的爱,也珍惜着自己的亲亲妈咪;但似乎又害怕混蛋亲爹把自己的亲亲妈咪给抢走了。

    还是自私的小眼儿在作祟:小家伙只想自己一个人完全拥有着亲亲妈咪的爱。

    好久不爬墙了,卫康的动作已经没有从前当雇佣兵时那么娴熟了。还好别墅并不高,卸掉了报警设备之后,已经是半身的薄汗。

    二楼的主卧室里,一派温馨暖融。

    看着偌大的kingsize庥上正酣睡着的一对母子,卫康着实不忍心打扰。

    可不打扰也得打扰!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就是为了‘打扰’雪落母子。虽说觉得自己的行为不太厚道,但只是打扰,而并非伤害她们母子,卫康便从容了起来。

    他上前一步,借着月光,他看到了正蜷在林雪落怀里的林诺小朋友:撅着小p股不说,一条小短腿还搁在妈咪雪落的腰上。野蛮又呆萌的姿势。

    卫康探过手去,想从林雪落的怀里把蜷着的小东西抱开;却没想小家伙的小手臂还缠在妈咪林雪落的脖子上,只有卫康稍稍一扯,小东西便像只大毛毛虫似的往妈咪怀里蠕动一下。

    这占有欲……即便是睡个觉,也实实霸占着妈咪的怀抱。

    卫康耐心的跟小东西耗着:扯一下不行,就再扯第二下,第三下……

    结果挺惊艳的:小家伙没被扯醒,却把紧拥着儿子的林雪落给拽醒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