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32章 可我只想要你的爱!

第732章 可我只想要你的爱!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有时候吧,装傻的确是一件很心酸的事儿。

    将删除掉视频的手机重新放回手包里,抬起仰望着蓝天白云,雪落的世界似乎在这一刻凝固住了。

    之前的图文,现在的视频,此人发送给她的目的,是显而易见的。

    雪落是睿智的。她已经从河屯训斥自己的言语中感受到了一些信息。换句话说,没有人会替她林雪落申冤,或许众人只会像河屯那样迁怒于她!

    自己是何其的无辜啊!

    雪落笑了,笑得有些凄楚。

    即便自己跟那个男人离婚了又能怎么样,还不是被压抑在他的阴影之下委曲求全的过日子?

    雪落不只一次幻想过:自己要带着儿子林诺远走高飞!可又能高飞到哪里去呢!最起码的生存,她都无法保证给自己的孩子!

    漫无目的的在喧嚣的城市动脉血管中行走着,雪落一下子没了方向。只是机械的随着人群的移动而移动。

    人群着,雪落扑捉着自己目光的落点,便看到了一个被妈妈抱在怀里正嚎啕大哭的小奶娃。是个小男孩儿,看起来只有三岁左右,还没到上幼稚园的年龄。

    “哭哭哭,就知道哭!你不让妈妈好好上班,妈妈哪有钱给你买玩具啊。”

    小男孩儿不依不饶的大哭着,还一边用手指着路边的那家玩具店。

    雪落突然便萌生了想给儿子林诺买个玩具的想法。于是,她走进了那家玩具店。

    玩具店很大,属于旗舰店的那种。不是周末,所以来买玩具的人并不多。

    雪落看到了一个intelligent-robot,跟河屯买给诺诺的那个外形差不多,可一看价钱,雪落又把手给缩回来了。要上她几个月的工资。

    突然间,莫名的悲哀涌上心头:无论是河屯也好,封行朗也好,都能肆无忌惮的给儿子林诺随手买来这个intelligent-robot;但她这个亲妈……却心有余而力不足。

    雪落嗅了一下有些泛酸的鼻子,便不再看那个intelligent-robot。

    有多大的能力,就去办多大的事儿。不一定非要给儿子买上这个昂贵的intelligent-robot,自己还可以选择其它的。

    雪落看到了一个陶瓷的不倒翁。是只形态可掬的大熊猫。黑白的单调颜色,看起来挺清爽的。关键是物美价廉。

    雪落挺喜欢的,便买了下来。她知道儿子不太喜欢带过弱智的小玩具,小东西说那会拉低他的智商。要是儿子林诺不喜欢,就留给自己好了。

    拿着这个陶瓷的不倒翁,雪落像是一下子找到了前行的目标一样,招来了一辆计程车,便急急忙忙的赶去了儿子林诺的幼稚园。

    马上就到饭点儿了,她迫不及待的想将这个不倒翁送去给儿子。

    兴冲冲赶来学校的雪落,却被保安拦在了学校门外。雪落没有为难保安,便落寂的在大门外等着。

    这一刻,雪落哪里也不想去了,只想跟自己的孩子亲近一些,再亲近一些!

    她坐在幼稚园门外的花圃上,只是静静的等着。她想一直等到儿子林诺放学。

    手机作响了,电话是封行朗打来的。

    默默的扫了一眼作响中的手机,雪落却没有在第一时间接通。直到手机响了第三轮后,她才滑开接听键送至耳边。

    “在哪儿呢?”

    手机那头的声音温情着。似乎又压制着一丝丝的烦躁之意。

    “在外面压马路呢……”

    雪落淡清清的应了一声。

    “告诉我在哪儿,我陪你一起压!”

    男人的声音总是这么的好听。低低沉沉的,又染上了点点的浮魅韵调。

    雪落很喜欢听男人的声音:这么近,近在耳边;又那么远,远在海角。

    莫名的,雪落的眼泪就滚落了下来。

    “别来了……你还是多给儿子赚些奶粉钱吧。”

    雪落只想一个人静静的坐在这里,不想被人打扰。

    “可我现在只要陪着我的女人压马路!告诉我,你在哪儿?”

    封行朗的声音肃然了一些,凌厉得不容林雪落去回避。

    雪落默了一会儿,一下又一下的把玩着手里的不倒翁,默默的感受着手机那头男人的呼吸,一声一声的,没有离开过。

    “你在做什么呢?呼吸这么重。”

    雪落似乎并不想告诉男人自己在哪里,但似乎又不想就这么挂断了电话。于是,她便随口找了个话题。

    “我刚在培训中心里,现在又出来了。孩子妈,告诉孩子爸你在哪儿!”

    一声‘孩子妈’,叫得雪落心头一悸。这个男人总会有这样的魔力,能一点点的剥开她的心理防线,倾入进来。

    “……幼稚园的门口,正发呆着的那个白痴女人就是我。”

    雪落冷幽默的自嘲了一声。

    “别走。我现在就过去陪你一起发呆!”

    封行朗挂断了电话,随后刚换的超跑便如离弦之箭一般,朝着幼稚园呼啸而来。

    在幼稚园门外的花圃连沿上,男人看到了正呆坐中的女人。

    看着朝自己疾步而来的男人,雪落已经擦干的泪眼,再次迷蒙上了晶莹剔透的液体。

    封行朗什么也没说,径直勾过女人的后脑勺,将她紧拥在自己的怀里。

    顿了一会儿,封行朗便感觉到怀里的女人在低低的轻泣;然后他的腰际便环上了一双手臂,紧紧的回拥着他。

    “我封行朗的女人,连哭都是这么的有情调!”

    封行朗没有询问女人为什么会哭泣,只是紧紧拥抱着女人,说着温温绵绵的幽默话。

    “送给我的?”封行朗看到了女人身边的玩具礼盒。

    “别动!送给诺诺的。”

    雪落娇斥一声,抹了泪从封行朗的手里抢回了那个玩具礼盒。

    “不行……我也要!你不能只爱儿子不爱我!”

    封行朗再次伸手来夺那个玩具礼盒。

    “封行朗,你矫情不矫情啊?爱你的人还少吗?”

    女人突然就怒了。

    “可我只想要你的爱!”

    男人深深的凝视着女人的眼底,以温润又炙热的姿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