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30章 今晚月黑风高……

第730章 今晚月黑风高……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封行朗刚到gk风投,便看到大哥封立昕早早的等在了他的办公室里。

    说实在的,封行朗这两天本就烦躁得很,在看到前来‘兴师问罪’的封立昕时,更就更加的心情不明媚了。

    “行朗,你怎么能跟严邦搞到了一起呢?你可是有老婆孩子的人,这得让雪落多尴尬难堪呢?还有诺诺,他才5岁,能接受得了别人对他爸爸的指指点点、议论纷纷吗?”

    一张报纸拍在了封行朗的面前,可谓是证据确凿。

    封行朗慵懒着姿态拥进大班椅内,挪动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才漫不经心的应答道:

    “被ps过的!没看出来吗?什么眼神儿!”

    封行朗并不承认自己跟严邦的不雅行为。尤其是在封立昕的面前。

    “我不也亲过你,抱过你,甚至于还摸过你么?难道说我们兄弟俩也有基情?”

    封行朗故意风轻云淡着口吻。只是不想让封立昕也卷进这场污浊不堪的阴谋之中来。

    封立昕再次仔细的看向那些图文,一时间还真不好辨别是真是假。

    “行朗,你说……是不是河屯搞的鬼?听说他又来申城了!我担心他是想用这样的方式来离间你跟严邦之间的朋友之情,好让你们反目成仇,这样你就失去了严邦的庇护!”

    不得不说,封立昕的想象力还是相当惊人的。从某种角度出发,他做出这样的推理,还是挺有依有据的。

    “嗯……还真有那么点儿动机!”

    封行朗微微扬动了一下英挺的眉宇,算是认同了封立昕的推理。或许他清楚:要是不认同了封立昕,接下来还会有更多没完没了的训斥和教育。那他这一上午也别想脫身了。

    “我已经找人去跟这家报社交涉了!希望把影响面降低到最小!”

    封立昕微微浅叹一声。对于封行朗这个弟弟,他似乎总有操不完的心。

    突然,封行朗就笑了。很舒心的一种笑。

    “你小子竟然还有心情笑呢?要是被雪落知道了,误会你了怎么办?”

    封立昕又开始了他的庸人自扰。

    封行朗从大班椅上站起身来,绕过偌大的老板桌,冷不丁的抱过封立昕,在他的脸颊上啄了一口。

    “谢谢哥!还是你对我最好!”

    被封行朗冷不丁的这一亲,封立昕的眉宇也舒展了一些,宠爱的斥声:

    “让你小子言行举止正经点儿,你偏偏这么大大肆肆的不拘小节!让人看到会误会的。”

    “误会就误会呗!谁也阻止不了我想亲就亲你一口!”

    这一点到是实情。封行朗对自己兄弟表达的方式,向来就是这般的赤倮倮。

    “那你想过怎么对付河屯了没有?”

    封立昕说出了自己的心结实在。河屯一而再的迫害,他已经是疲惫不堪。

    提及河屯,封行朗的眸光瞬间黯然了下去。

    “已经想好了,放心吧。”

    良久,封行朗才轻溢出一句宽慰的话来。

    封立昕知道弟弟封行朗不想他这个大哥忧心忡忡的,点了点头,便不再多问什么。

    “对了,什么时候给团团添个妹妹啊?”

    封行朗的话题跳跃了开来。简直从一个空间穿越到了另一个平行空间。

    这个话题对封立昕来说,是艰难的。但他却不想让封行朗看到他的艰难。

    “为什么是妹妹,不是弟弟呢?”于是,他反问一声。

    “就你那身板儿,也就生女儿的命了!”

    没有嘲笑的意味儿,听起来更像是兄弟之间的家常话。

    “那你有本事生个漂亮女儿我瞧瞧啊?”封立昕反将上封行朗一军。

    “我要生女儿,还不是分分钟的事儿!生命在于运动……我跟我女人天天都做的!”

    封行朗上扬着浓郁的眉宇,嘴角勾起一抹邪意的弯弧。

    “算你赢,总行了吧!没空跟你小子耍嘴皮子!”

    微顿,封立昕提息,肃然了一些,“行朗,我看你还是抽个空去稳住严邦吧!这件事,只适合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严邦的脾气暴戾,千万别让他着了河屯的道儿。”

    封立昕的这番话,着实提醒了封行朗一些东西。他一直以为那个叫‘飞不过沧海的蝶’,想要对付的人是他封行朗……败坏他的名誉,离间他和他女人林雪落?

    可封行朗又似乎意识到:事件不会是他想的这般简单!

    等封立昕离开之后,封行朗便将电话打给了严邦。

    “查到那个保洁员的下落了吗?”

    “一个星期前,她跟她老公偷渡去了缅甸。我已经派人追查过去了。”

    “偷渡去了缅甸?”

    封行朗微微蹙眉:按理说,那个保洁员应该拿到了上家一笔客观的佣金。却选择了用如此冒险的方式,去了一个并不是很安全的地方?到是给杀人灭口提供了便利的条件。

    “查到那天以后,她见过什么人了没有?”

    保洁员的上家,才是封行朗要追查的关键人物。

    “还没有……”

    “你个白痴!”

    封行朗忍不住骂咧一声,“从她出御龙城开始查!调用沿路的所有监控!尤其是她乔装打扮后的行踪是最可疑点!再给你两天的时间,如果再调查不出来,你它妈就以死谢罪吧!”

    ******

    在专业水准的调查下,卫康只用了三十多个小时,便将几张跟保洁员接触过的可疑人物照片送到了丛刚的面前。

    “在事前和事后的几天里,这个保洁员一共见过三个可疑人物。其中一个男人是她的前夫。”

    三个人物,两男一女。丛刚将目光锁定在了那个女人的身上:鸭舌帽,清爽干练的牛仔裤,也遮掩不住她妙曼的身姿和美艳的底蕴。

    “果然是她。”丛刚淡淡一声,将女人的侧面照丢在了玻璃桌上。

    “谁?”

    “还能有谁……蓝悠悠呗!”

    “原来是她啊?”卫康先是疑惑了一声,随之又恍然,“她那么痴情于封行朗,不奇怪!”

    “你让老三盯着点儿严邦,在河屯动手之前,别让他查到蓝悠悠!这个女人,对我们还有用!”

    “好的boss!”

    “今晚月黑风高……对河屯来说,应该是个杀人的好日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