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29章 雄狮怒了

第729章 雄狮怒了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随后,白默的哀嚎声几乎响彻整个白公馆。

    “白默,你小声点儿!被白爷爷发现,你就要被驱逐出去了!”

    袁朵朵条件反射的上前来捂住白默嗷嗷直叫的大嘴巴。

    “我差点儿摔断了腿,你竟然还让我小声点儿?你还有没有人性?”

    白默见袁朵朵不同情他,反而在斥责他叫声太大,便立刻止住了嚎叫,开始跟袁朵朵扛上了。

    “袁朵朵,刚刚是不是你把我踹下来的?”

    “我,我没有啊!是你自己不小心摔下来的。”

    见白默能叫能吵,也不像真摔断腿的样子,袁朵朵便绝口不肯承认自己在栅栏墙上踹白默的事儿。

    以白默的娇生惯养,指不定要怎么跟她闹腾呢。

    “怎么可能!我明明感觉到被人踹了一脚!”

    “……是你自己思爷爷心切吧!我怎么可能踹你呢?关键我也不敢啊!”

    “量你也没那个胆子!”

    偌大的卧室里,白老爷子看着管家拿来的平板电脑。上面正上演着一双年青人的打俏。

    “老爷子,少爷像是摔着了。”管家小声着提醒。

    “这点儿高度,摔不死那小子的!瞧瞧他这娇生惯养的劲儿……连朵朵一个女孩子都不如!”

    白老爷子虽然这么哼斥着自己的爱孙,但目光还是一直紧盯着白默的腿。

    见白默一鼓作气的爬起了身,白老爷子才将平板电脑丢给了管家。

    “那小子这样偷爬进来,大家都当着没看见好了!要是他不肯收敛,就轰他出去!”

    “好的老爷子!”

    白管家一边应好,一边又理外开恩似的求情道:“老爷子,您还要跟少爷冷脸到什么时候啊?少爷最近是吃不好,睡不好的,看着着实让人心疼呢!”

    “哼!”白老爷子气呼呼的冷哼一声,“默小子变成今天这样恃宠而骄,你也功不可没!”

    “……”白管家闭了嘴,只能暗自腹诽:这宠孙子,谁还能比得了您啊?

    ******

    早晨的浅水湾,一片剑拔弩张。

    “哐啷……”

    一声巨响,河屯将用来修身养性的功夫茶具一股脑的甩砸在了大理石地面上。

    暴戾的雄狮,再一次的展现了他的利齿和狮怒。

    “这个严邦,竟然敢作贱我邢穆的儿子?他这是活腻了么?”

    河屯低嘶着。狠气的面容上青筋暴起,扭曲的肌肉看起来着实的面目狰狞。

    一早起来,河屯就被那叠报纸上的内容给怒上了。

    在丛刚预料之中:严邦对封行朗的亵渎,无疑是狠狠的打了他河屯的脸面!

    河屯是个唯我独尊且刚愎自用的人物,又怎么能容许他自己的亲生儿子被一个男人给亵渎了呢!

    简直比当面打他的脸还让他难以接受!

    那些报纸,邢十二也看到了。义父河屯的愤怒,他自然也就理解。要知道河屯这一腔的父爱正无从宣泄,严邦的行为,无疑是自寻死路。

    “十二,带上家伙,叫上老八,我们现在就去御龙城!”

    护子心切的河屯,有些冲动。他迫切的想让那个亵渎了他儿子的人从这个世界上消失。

    “义父,您息怒!严邦可是封行朗的挚友,您要是贸然的将他给处决掉,那封行朗他……对您的成见就更深了。”

    邢十二说出了自己的顾虑,以及义父河屯和他亲儿子封行朗之间有可能会出现的更深嫌隙。

    “管不了那么多了!即便那小子恨死我,我也要除掉严邦这个毒瘤!竟然……竟然对我邢穆的儿子搞出这样恶心的事情来!”

    河屯是个彻头彻尾的爷们儿。以他的顽固不化,根本就接受不了同性之间的乱搞关系。

    打了他河屯的脸不说,还有损着儿子封行朗的名誉。

    在河屯的心目中,他只会认定儿子叫邢朗!而不是封行朗!

    “义父,我觉得先去遏止这家报社继续将这件事情发酵,才是首当其冲要做的。至于严邦,御龙城在那里摆着呢,他跑不掉的!”邢十二提醒着河屯。

    “对对对,我真是急糊涂了!你跟老八先去摆平这家报社。至于严邦,我再选个适当的时机弄死他!”

    河屯燥意的挥手,示意邢十二和邢八赶紧的先去把这家报社给解决掉。

    那报纸上的图片,他每多看一眼,就会更增无尽的愤怒和戾气。他恨不得现在就赶去御龙城将严邦给就地正法了。

    封家一般都不会订阅这种庸俗报纸的。

    但今天却是例外。在那堆财经和法制日报的中间,封立昕竟然发现了以弟弟封行朗和严邦为主题的报纸。而且还是赤身的封行朗和不着半寸的严邦!

    “这报纸哪里来的?”封立昕少有的厉声追问。

    “邮箱里放着的啊。”

    见大少爷封立昕动怒,莫管家立刻凑上前来查看。在看到二少爷封行朗和严邦时,他也着实一怔,“这,这怎么回事儿?”

    “papa,你在看什么呢?团团也要看。”

    洗漱完毕准备吃早餐的小可爱呼哧呼哧的朝封立昕跑了过来。可封立昕却在下一秒将那张报纸给遮掩了起来。

    “papa没看什么。来,我们去吃香喷喷的早餐。”

    为了支开女儿,封立昕只得放下手中的报纸,将小可爱抱起来朝餐桌走去。

    或许是最近睡眠变差的原因,蓝悠悠起晚了。

    “妈咪,papa藏着什么东西不让团团看!就在那堆报纸里!”

    小可爱不依不饶的跟妈咪蓝悠悠告状道。

    不让看的报纸?蓝悠悠猛的一惊,本能的意识到了什么,便朝女儿团团所说的那堆报纸走去。

    “悠悠,没什么东西,团团逗你呢。”

    封立昕想起身去阻止,但还是晚了一步,蓝悠悠翻看到了那张报纸。

    呈现在眼前的,是赤着身的封行朗和严邦。这些图片,蓝悠悠是熟悉的。

    只是她万分不解的是:是谁用了‘飞不过沧海的蝶’去报社发了这篇文章?

    原本,蓝悠悠只是想在网络上走个短暂的小流程,却没想到后期的发酵竟然会如此的激烈?

    而且还将罪名强加在了她的头上?

    这个人……是要害封行朗和严邦呢?还是要害她蓝悠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