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28章 爬墙而来

第728章 爬墙而来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等袁朵朵转身离开,白默便露出了他那狡猾如狐的笑意。  .

    这么蠢,还想觊觎他白家的家业?也不拿把镜子照照自己长成什么挫样儿!

    其实白默已经从白管家那里得知:在袁朵朵的悉心照顾之下,白老爷子已经完全清醒过来,能吃能睡,只是还不能下地自主的走动,还需要借助于拐杖和轮椅。

    毕竟是九十高龄的老人了,急火攻心什么的,实在要不得。

    白默一边吃着管家给他偷偷送出来的肉松小点,一边等着袁朵朵的消息。

    袁朵朵进来的时候,白管家正从白老爷子的房间里出来。

    “白爷爷还在午睡吗?”袁朵朵问得声轻。

    “可能醒了吧。”白管家丢下这句意味深长的话便离开了。

    袁朵朵静静的坐在庥边,默默的等着白老爷子的醒来。动作轻之又轻的整理着轻薄的蚕丝被。

    “怎么不回房间里休息会儿啊?你这身体不比我强多少。”

    白老爷子睁开眼,目光慈爱的看着守在他庥边的袁朵朵。

    “爷爷,是不是扰醒您了?”

    “没有……是爷爷自己醒的。”

    袁朵朵抿了抿唇,“爷爷,我刚刚看到您孙子了……”

    “别提那小子!提他我就上火!”

    “爷爷您别啊!您要是因为我而疏远自己唯一的孙子,那我就罪过了。”

    “不关你的事儿!是我自己教孙无方,是我自己自食其果!”

    “爷爷……那个孩子……是我的遗传基因不好……你别怪白默了!他,他这几天想您都想瘦了,刚刚还哭了呢……您就见见他吧!求您了爷爷!”

    “朵朵,你就别替那小子说好话了!他要是敢进来,我就搬出去。我已经当没他这个孙子了!”

    “爷爷,您别啊……”

    见白老爷子说得这么绝情,袁朵朵还想说些什么,却怎么也开不了口。

    袁朵朵出来的时候,白默还在蔷薇花栅栏墙外等着。

    “怎么去了哪么久?大门什么时候开?”白默有些急不可待的询问。

    袁朵朵紧抿着唇,微微低垂下了头,“爷爷说了,要是你敢进来,他说搬出去住……”

    “什么意思?不给开门是不是?”

    白默有些恼火起来,“袁朵朵,你究竟有没有跟老爷子好好替我求情啊?”

    “我求了!白爷爷不肯答应,我能有什么办法?”

    袁朵朵瞪了白默一眼。这家伙竟然在怀疑她是不是真的用心了。

    “这老爷子怎么那么绝情呢!这亲孙子还真不要了?”白默懊恼道。

    “该说的我都说了……你还是回去吧。”

    “回去?回哪里去?这里才是我的家!你让我回哪里去?”

    白默越发的急躁,口气也就跟着带刺起来。

    “那也没办法啊!你爷爷的脾气你又不是不知道!”

    袁朵朵一边说着,一边抬起头巡视这面栅栏墙的高度:不矮,足有两层楼,五六米那么高。栅栏之间的缝隙很小。而且最顶端还有一横排奇怪的金属装饰物。

    “白默,要不你爬过来吧!”袁朵朵提议。

    “什么?你让我爬过去?姐姐,五六米高呢,你想摔死我啊!”

    “胆小鬼!”

    “你不胆小,你爬啊!”

    “我爬就我爬!”

    袁朵朵将衣袖放了下来,避免着藤上的刺头;手臂一个提力,人就攀爬上一人之高。

    袁朵朵的四肢协调能力要比平常人好很多,而且手臂上的力量更韧劲。要不是因为体虚的缘故,像攀爬这五六米的栅栏墙一口气都不带喘的。

    看着比猴子还灵活的袁朵朵,白默几乎都傻掉了。

    隐隐约约间,他似乎想起什么来。自己好像应该提醒袁朵朵什么的……只是一时想不起来了。

    等袁朵朵翻过栅栏墙爬下来时,白默才狠实的意识到:上面有高压电!

    “你……你……你没被触死啊?”

    看到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袁朵朵,白默惊诧的问。

    “触死?怎么可能!我这不是好好的吗?”

    “日了狗了……怎么就没电了呢?这不科学啊!”白默喃喃自语道。

    “白默,你还想不想见你爷爷啊?想见就赶紧的爬过去!”袁朵朵催促道。

    白默抬头看了看足有他三人多高的栅栏墙,而且还荆棘密布着,着实心里发颤得慌。

    “这万一掉下来……会不会被摔死啊?”

    “我一个女人都爬过来了,你还磨叽什么啊?难道你连我一个女人都不如?”

    “你,你也算女人?”白默嗤之以鼻,“比汉子还像汉子!”

    “你不爬算了!我回去了!”

    袁朵朵不想跟白默磨叽了,便再次的跃身上了栅栏墙。

    “等等我……啊!”

    袁朵朵还没来得及伸出第二臂,脚下便传来白默的惨叫声。

    “怎么了?”

    “我被……被刺扎到手了!”

    “……白默!你真连个娘们都不如!”

    “谁像你皮糙肉厚的!”

    “白默,你使点儿劲儿啊……”

    “别……别扯,我的手臂都快被你扯断了。”

    “你真是个窝囊废!只知道吃干饭的小白脸!”

    袁朵朵真是服气了白默的娇气。说真的,当时她恨不得一脚把紧拽着她裤脚的白默给直接踹下去。

    “21世纪,靠的是智商!只有野蛮人才用蛮力!”白默不完全以为然。

    好不容易将白默死拖活拽上了栅栏墙里侧,袁朵朵已经累得气喘吁吁的。白默虽说看起来清瘦,但他好歹是个男人,身体沉沉的,着实把袁朵朵累得够呛。

    极度怕死怕疼不说,而且还矫情的让人直想抽他几个大嘴巴丫子!

    俗话说,上山容易,下山难;被藤条上的刺扎得处处作疼的白默,是死活也不肯往下自己爬了。

    “袁朵朵,你先下去,然后进屋给我拿个气垫过来……”

    真亏得他白默一个大男人有脸说出这番话来。

    除去白默的身高,接下来的荆棘处也就三到四米高的样子。

    瞄了一眼面下厚实的草坪,袁朵朵二话没说,径直将白默一脚给踹了下去……

    “啊……”

    随着一声凄惨的尖叫声,白默狼狈不堪的摔在了草坪上。

    那姿势,好比啃着泥的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