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27章 苦肉计

第727章 苦肉计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袁朵朵已经来白公馆一个星期了。复制网址访问

    在她的陪伴之下,白老爷子日渐康复起来;而她受过创伤的身体,也被白公馆里的营养师调理得日渐丰腴。加上袁朵朵本身的体质就过硬,似乎恢复起来特别轻松。

    只是心灵上的伤痕……

    趁白老爷子午睡之际,袁朵朵在白公馆偌大的庭院里散步着。

    “吁……吁……”

    不知道从哪个犄角旮旯里,传来了两声口哨声。袁朵朵寻声看过来,只见满墙的蔷薇花开得正盛。

    在遍地名贵花草的白公馆里,能见着这么一大墙的蔷薇花,着实的赏心悦目。

    或者是鸟鸣吧,自己竟然听成了口哨声?

    “吁……”又是一声口哨音传来,然后便是一个压低的男声,“袁朵朵,这里……看这里。”

    袁朵朵定眼看去,只见满墙的蔷薇花间,探出了小半个头来。不用去看脸,就这声音,袁朵朵已经知道来人是谁了。

    袁朵朵只是风轻云淡的瞟了白默一眼,便转身想离开了。

    “袁朵朵……你别走啊……我有事儿跟你说……袁朵朵……”

    身后,传来白默压低声音的喃唤声。

    这一个星期,为了进去白公馆看望白老爷子,白默是操碎了自己一颗孝顺的心。只可惜这白公馆实在是太严实了,白默爬了三十二年,都没能成功的逃出去一回过。

    当然,也就更别想爬进来了。

    “白默,你再这么鬼鬼祟祟的,我可要去告诉老爷子了。”袁朵朵厉声回应。

    “袁朵朵,之前都是我错了还不成么?我给你道歉……”

    白默也有服软的时候。这几天,他已经不睡白公馆门外的帐一篷里了。

    因为实践证明:这一回无论他如何的玩苦肉计,白老爷子俨然已经铁了心的不想搭理他!

    是饿也好,是冷也好,被淋雨也好……等等等,白老爷子都视而不见着!

    所以,白默只能向袁朵朵求救了!

    大丈夫能屈能伸,白默也不忌讳跟一个丫头片子口是心非的道个歉。

    “你不用给我道歉!等我继承了老爷子的遗产,把你净身赶出户之后,咱们俩就算扯平了!”

    袁朵朵一直在白默的面前装着阴险毒辣的角色。或许在白默心里,他更能接受一个贪得无厌且图谋不轨的女人。

    “这遗产,你想要就拿去好了!我只关心我爷爷的病情……”

    或许前几天,白默还愤愤不平的谩骂袁朵朵的卑鄙恶毒,但这些天他总算是想明白了:自己的亲爷爷怎么可能将白家的家业不留给他这个亲孙子,而留给袁朵朵一个外外人呢!

    “……”白默这一说,反而让袁朵朵怔了一下:难道这个执绔子弟知道自己只是气他的?

    “袁朵朵,我爷爷的病情怎么样了?这些天,多亏你无微不至的照顾着他老人家了!谢谢你替我尽孝!”

    这一回,白默的嘴巴变甜了,没有去谩骂袁朵朵,而是对她恭维有佳。

    一句‘谢谢你替我尽孝’,听得袁朵朵心里涩涩的。她是个孤儿,一直孤苦伶仃着,连个想尽孝的人都没有。现在只能奢望着替别人尽孝心。

    袁朵朵想过了:等白老爷子的病情稳定之后,她就卖了自己的小屋,搬回福利院做义工。

    如果注定她袁朵朵一生只能孤独,那她还不如去陪伴那群需要帮助的孩子。

    “我哪里是在替你尽孝啊?我只是想从你爷爷身上捞点儿好处罢了!你说我这么尽心尽力的伺候白爷爷,白爷爷能让我空手回去么?我惦记着白爷爷能多给我点儿钱呢!”

    袁朵朵说着难听的自黑言语。她宁可白默鄙视自己,厌恶自己,她都不想看到白默同情自己。

    从小到大,袁朵朵受过太多太多同情的目光和同情的话语,她最不需要的,也最害怕看到的,就是别人对她的同情。

    那种感觉并不好!

    “既然你这么爱钱……为什么还把我给你的那一千万捐赠给福利院呢?”

    白默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一而再的自黑她自己。不过隐约间,他还是能感受到袁朵朵并不是她嘴巴里自描的那种物质女人!

    袁朵朵怔了一下:他怎么会知道?他去调查过那一千万的去向了?

    “拜金女最喜欢干什么?装逼呗!”袁朵朵还在自黑着自己。

    “行了,你别再自黑了……求你个事儿:你去跟爷爷撒个娇,卖个萌,让爷爷把我给放进去看看他老人家吧!我一个亲孙子都十天没见到自己的亲爷爷了,想死的心都有了!”

    白默是真着急。从小到大,他都生活在白老爷子的庇护之下,他真的害怕白老爷子哪一天会突然就离开他……他真的不敢去想!

    “你太看得起我了!白管家又不是没替你求情过……白爷爷一听到你的名字就发火,你还是别进来刺激他老人家了吧!”

    袁朵朵说的是实情。其实她也很想化解白默和白老爷子之间的隔阂。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自私的想生下肚子里的孩子而造成的。她很想弥补一些东西。

    “袁朵朵,白管家跟我说,爷爷最听你的话了……你都能哄他老人家喝下药膳,还有什么不能的呢!”

    白默嗅了一下越发沉重的鼻间,“袁朵朵,你就当可怜可怜我吧……我从小跟爷爷相依为命,要是哪天……哪天爷爷有个什么不测……我也不想活了!”

    话还没有说完,白默就失声哽咽了起来,“我真的好害怕哪天会失去他老人家……那我就真成孤儿了!还不如随他老人家一起死掉呢……”

    “白默,你胡说八道什么呢?你年纪轻轻的,说什么浑话啊!”

    见白默哭得悲伤欲绝的,袁朵朵顿时就心软了,“行了,我现在就去跟爷爷说,你先等着。”

    “朵朵,谢谢你……谢谢你不记前嫌的帮我!”

    白默一把鼻涕一把泪的,模样格外的真挚。

    “那,那你等会儿吧。我进去看看白爷爷醒了没有。”

    袁朵朵是心地善良的,她受不得白默的眼泪,更看不得他一个大男人嚎啕痛哭的模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