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25章 你想我怎么死?我认!

第725章 你想我怎么死?我认!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哦!啊?”

    那个被严邦称呼为‘坚虎’的肌肉男,先是呆萌的应好,随即又吃惊的疑惑。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给封二爷拿刀去捅老大严邦?是自己耳朵听错了呢?还是自家老大又缺心眼了呢?

    好像,似乎,只要自家老大跟封二爷在了一起,就经常的缺心眼儿!挨骂,挨打,断胳膊流血,俨然成了家常便饭!

    “都出去吧!我跟你们老大有话说!”

    一番施暴之后,封行朗也是气喘吁吁的。但宣泄之后的他,似乎冷静了不少。

    陪练的型男们依旧呆滞在原地,他们面面相觑着,觉得离开也不是,不离开也不是。

    “你们二爷都发话了,还不快滚!”

    在严邦的一声厉斥一下,那群陪练才做了鸟兽散。

    整个健身房里,只剩下了严邦和封行朗。

    “怎么了,火气这么大?”

    严邦一边用毛巾擦拭着脸面上的血污,一边凝视着慢慢恢复理智的封行朗。

    封行朗菲薄的唇角微微蠕动了几下,压抑着后起的愤怒,将里袋里的那些打印照片丢砸在了严邦精赤的上半身上。

    严邦一一捡拾起那些照片。在看到照片上的内容时,他眼眸里流动着很少有过的深邃和复杂。

    良久,他才从照片上抬起目光,深深的凝视着愠怒的封行朗,滑动着喉结。

    “你想我怎么死……我认!”

    “认你它妈的x!你想死可以自己死远点儿,为什么还要拉上老子当垫背?”

    愤怒再次席卷而来,封行朗一个跃身踹踢,将毫无防备的严邦径直踢倒在健身房里的地板上。

    严邦沉默着。任由封行朗狠打着自己。

    又是一阵更猛烈的暴打,打累了的封行朗才吁喘着粗气停了下来。

    “这些照片,是你拍了传上互联网的?”封行朗冷声问。

    “就算要我严邦死,我也会不糟贱你!”

    严邦直视着封行朗的眼底。那沾着自己鲜血的脸庞,有种说不出的凄凉。

    “死死死!你它妈就知道死!你丫的被人算计了!懂么?蠢得跟头猪似的!”

    其实封行朗明白:真正被算计的人,是他封行朗。

    因为严邦根本就不会忌讳什么同性之恋的。别说被拍几张照片了,就算是被媒体抓上个现场版的真人秀,他也会无动于衷。

    所以说,这个人想算计的并不是严邦,而是他封行朗!

    他封行朗显然比严邦要脸要皮!

    在调查出真凶之前,封行朗还是忽略了一点儿:有人想借刀杀人!

    丢的是他封行朗的脸皮,可真正要借刀杀人的对象,却是严邦!

    封行朗再一次进去了严邦超大超奢华的卧室。用二百多平寸地寸金房间当卧室,着实奢侈了点儿。

    从照片拍摄的方位来看,应该是侧对庥的窗台位置。应该是事先偷偷摆放在这里的。从照片的清晰度来看,可以称得上是高科技的电子设备了。

    “去把那天进出过你房间人的所有监控视频调出来给我看。”

    封行朗回头狠盯了严邦一眼,“长点儿脑子!别它妈的搞得满城风雨的!你丫的不要脸,老子还要皮呢!”

    那天进出过严邦套房的,有好几个人。有严邦的近身保镖,还有厨师和清洁的佣人。听手下反馈说:那个进过严邦套房打扫卫生的佣人,已经辞职不做了……

    “严邦,你个狗杂碎呢!连个打扫卫生的佣人都算计你,你它妈的还有亲信没?”

    封行朗一边怒其不争的谩骂,一边仔细的翻看着那个佣人进来套房之前和之后的视频。

    “哪天你个狗东西被人弄死在自己家里都不知道!还申城的刽子手呢,我觉得你的智商连条看门狗都不如!”

    手机乍响,是秘书nina打来的。

    “封总,那个‘飞不过沧海的蝶’已经被封了!网络上的图文已经被禁。现在要忌讳的,就是复制存档的。但不会大面积大范围的传播了!我会让人一直盯着的。”

    nina做事,向来雷厉风行。她办事儿,封行朗很放心。

    “查出那个什么蝶了没有?”

    “还没有!这个人的反侦察意识很强!是有备而来的!封总,我觉得这个人,你跟严先生一定都认识!”

    挂了nina的电话,封行朗陷入了沉思。

    “朗……先吃点儿东西吧。”

    已经是饭点儿,不明情况的厨子按时给严邦送来了晚餐。

    封行朗回过头来狠瞪了严邦一眼,厉声:“狗东西,你……你那是病,得治!懂么?”

    封行朗口中的病,严邦是知道的。

    他苦涩一笑,“……真的很抱歉!是我连累了你……”

    封行朗很少听到严邦会说出这番感性的话来。

    “死一边去吧!老子看到你就冒火!”

    封行朗径直将手里的一块移动硬盘朝严邦砸了过去。

    手机再次作响,电话是林诺小朋友打过来的。

    “封行朗,现在都几点了?你怎么还在外面野啊?都不要老婆孩子了么?”

    小家伙愤愤着腔调,没大没小的朝亲爹封行朗呵斥着。

    “怎么舍得不要老婆孩子呢……这不是忙着给你赚奶粉钱吗!”

    封行朗慈爱着声音作答着自己已经嚣张到爬上他头顶来的儿子。

    “信你了!”

    小家伙叽叽歪歪的催促道:“赶紧回来吧,妈咪做了糯米蒸肉,好香好香!”

    “ok!亲爹马上就回!亲儿子要是饿了的话,可以先吃。记得给亲爹留点儿就行!”

    刚要挂断电话之际,小家伙又厉厉的补充上一句:“封行朗,你可别调一戏我的小乔!不然我会告诉亲亲妈咪的!”

    “……小子,你才多大点儿东西,还你的小乔?你小象鼻子长胡子了没?”

    封行朗片刻的放松心情。

    “要你管!赶紧回家吧!不然要被关门外的了!”

    跟亲儿子的电话总会轻松而愉悦;可等封行朗侧头看到严邦时,一张俊脸瞬间冷沉下来。

    “严大白痴,现在让你追踪一个打扫卫生的中年女人,总不会再出岔子了吧?”

    封行朗冷凝一声,“记得要活口!”

    看着依旧沉默无声的严邦,临行出门的封行朗顿足低嘶一声:“下不为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