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21章 鸡皮疙瘩起一身

第721章 鸡皮疙瘩起一身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那将视频怎么处理,才会起到重创严邦的效果呢?

    如果将这段视频和这些照片上传到互联网上,又或者是送去娱乐媒体,势必会对封行朗的形象造成一定的影响。请大家搜索()看最全!更新最快的小说

    反观严邦,他是申城的地头蛇,应该不会太过在乎这些自身形象方面的评价。这些视频和照片对他来说,完全可以做到视而不见。

    所以说,对名誉直接有影响的,只会是封行朗!这一点儿,蓝悠悠比谁都清楚。

    蓝悠悠在赌:以封行朗的倨傲和狂妄,会不会容许自己的名誉被玷一污?从而会滋生对严邦的仇恨之心?

    其实蓝悠悠走这步棋,并不聪明,也不理智。

    因为她看得出来,封行朗很享受严邦对他的臣服,像是大爷一样的伺候着他,奉承着他!

    暗地里,他们俩想怎么折腾怎么凌乱,没人会管,也没人敢管;但如果公布于众了……

    蓝悠悠是不甘心的!严邦带给她的屈辱,她逐一铭记在心。

    将她扒得几乎一丝不着的送去封家;用她的女儿来威胁她恐吓她……等等等等,每一件对蓝悠悠来说,都是罄竹难书的。这样的耻恨,蓝悠悠不可能不报仇。

    可蓝悠悠实在想不出:在申城,还能有谁会是严邦的对手。可供她蓝悠悠借刀杀人!

    封行朗么?

    蓝悠悠到是很想看看:封行朗在看到这些照片之后,会是什么样的神情!

    是恼羞成怒的极力掩饰?还是愤怒成焰的去挑衅严邦?

    蓝悠悠的脑海里,依旧隐隐作祟着一个理念:自己得不到的东西,别人也别想得到!

    对于封行朗,蓝悠悠真的是爱恨交加。

    不过现在,蓝悠悠对封行朗的恨,显然要多于爱!

    从蓝悠悠得知封行朗欺骗了她,让她生下了他大哥封立昕孩子的那一刻,就已经注定了她跟封行朗之间不会再有任何的交集了!

    蓝悠悠不可能不恨!

    这些照片和视频,即便弄不死严邦,至少也能污浊了封行朗的名誉。

    让全申城的人都知道:他封行朗是被男人干残废了的小一受人物!

    想必他在很长一段时间里,必须戴上面具出门了。

    要知道,他封行朗可是申城有头有脸的人物!

    可这样一来,这个男人的名声,也算要毁于一旦了……

    蓝悠悠似乎有些于心不忍了起来!

    关键问题在于:她没把握封行朗会不会有弄死严邦的心!就别先说封行朗弄不弄得死严邦了!

    蓝悠悠回到封家时,已经是晚上八点。女儿封团团跟封立昕还没回来。听安婶说,是去赴约二少少封行朗的宴请了。这兄弟俩还真够感情深厚的。

    一起赴汤蹈火,一起狼狈为奸,一起坑蒙拐骗,一起欺上瞒下……

    蓝悠悠只喝了一点儿莲子羹就上楼了。一来没胃口,二来也有些心神不宁。

    打开二楼主卧室门的那瞬间,蓝悠悠便感觉到了一股诡异的气氛扑面而来。她刚想转身离开,便被一个黑影捂住了嘴巴,并拖拽进了房间。

    “不想死,就闭嘴!”

    低厉的声音,像是来自地狱。

    灯亮起,炫白了整个房间。蓝悠悠终于看清楚了来人:竟然是邢十二。

    “你……你来干什么?”

    蓝悠悠问得有些故作镇定。她知道河屯的义子一般都是无事不登三宝殿的。

    “义父要见你!自己下楼,自己开车出门,自己去浅水湾。义父等着你呢!”

    执行好河屯的指意之后,邢十二便悄然着身型朝窗口走去。

    “等等!十二,你知道义父这么晚找我……有什么重要事情吗?”

    蓝悠悠是不安的,心有忐忑。她着实预料不出河屯派人如此闯入封家所为何事。

    难道又要让封行朗做什么选择题?跟自己有关的?还是跟自己的女儿有关?

    这是蓝悠悠唯一能想到的。

    因为早在五年前,河屯似乎已经放弃了她这个义女。任由她自生自灭。

    “见到义父,你不就知道了么?”

    邢十二冷声,“给你一个小时的时间赶过去!义父他老人家最近睡眠不好,医生说要按时休憩。”

    从窗口飞身而下的邢十二,几乎是悄然无声的。

    蓝悠悠滞怔在原地几秒,没敢逗留太久,便转身走出了二楼的主卧室。

    ******

    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对于蓝悠悠来说,真的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

    蓝悠悠在河屯规定的一个小时之内赶来了浅水湾。也见到了正坐在客厅里品着茶的河屯。

    看起来十分的悠闲。少了昔日的凌厉,更多添一分‘慈眉善目’。

    “义父,给您老人家问安。”

    蓝悠悠上前过去,径直单膝跪在了河屯的茶几边。她太熟悉河屯的秉性脾气了,她这样的低姿态,会让她免受河屯的发难。

    “最近日子过得舒坦吗?”

    河屯淡淡的扫了跪地的蓝悠悠一眼,不咸不淡着口气问道。

    “一般般吧。”

    蓝悠悠不知道河屯的意欲何为,回答的每一个字眼都是那么的小心翼翼。

    “义父,您有用得上小七的,尽管说。”蓝悠悠殷勤的给河屯沏上茶。

    “找你是有点事儿……”

    河屯拉长着声音,将杯盏里的茶水抿了一口后,才不急不缓的开启了正式话题。

    “义父您说,小七洗耳恭听。”

    “我跟封行朗之间的仇恨……已经结束了!从今天开始,从现在开始,不许你再为难他!也不许你为难十五和雪落!听清楚了吗?”

    河屯的声音沉沉的,带着毋庸置疑的威严感。

    “……”蓝悠悠着实一怔:河屯跟封行朗之间的仇恨,怎么说结束就结束了?这也太突然了吧?

    “没听清楚?”河屯厉声又问一声。

    “听……听清楚了!”

    蓝悠悠很想询问河屯究竟出于什么样的原因,但她知道自己不问要远比擅自揣摩河屯的心思要好。

    “那个封立昕……为了救阿朗差点儿送命,也是个可怜人!你就跟他好好过日子吧!别再惦记着阿朗了!他都已经是有老婆和孩子的人了!”

    河屯口中的这几声‘阿朗’,叫得蓝悠悠鸡皮疙瘩暴起一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