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19章 大尾巴狼

第719章 大尾巴狼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一路上,宾利车行驶得还算平稳。 并没有因为刚刚的暴怒而飙驰。

    雪落母子坐在后排,安安静静的。

    林诺小朋友半匍匐在妈咪的怀里,安静而乖巧。时不时的朝开车的亲爹封行朗瞄上那么一小眼,似乎想看看亲爹的怒火有没有燃烧殆尽了。

    雪落静静的看着男人的小半个侧颜:凛冽中又带上了一丝冷意,透着生人勿近的疏离感。

    这一刻,雪落突然就开始可怜起这个男人起来。

    他的女人和孩子需要背着他,出去撒欢、出去野?

    可为什么要背着他呢?

    想想封行朗这三十多年过得……从小便失去了母爱,又被封一山那个瓶盖爹领回了封家来。以为要过上有父爱陪伴的日子,却没想封一山知道了自己被骗,便开始对封行朗非打即骂!

    百转千回,好不容易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亲,却还被虐了个九死一生……

    雪落真的很想抱抱这个男人。

    母子俩的沉默,让车厢里的气氛越发的压抑起来。好像就快透不过气了。

    “诺诺,”

    封行朗唤了儿子一声,“今天是周六,想出来撒欢,怎么不叫上亲爹我呢?不喜欢让亲爹陪着你吗?”

    封行朗的声音是温和的。没有半点儿要责怪自己女人和孩子的意思。

    “没有了……我还是很喜欢你这个混蛋亲爹的!”

    小家伙听到亲爹封行朗的口气还算温和,便也跟着放轻松了不少。

    “那为什么不给亲爹打电话,让亲爹陪你玩呢?”封行朗紧接着又问。

    “……”小家伙巴喳了一下嘴巴,似乎一时间不知道怎么作答。

    “这个问题很难回答吗?”

    封行朗执意要问出个所以然来。

    小家伙抬起头来瞄看了妈咪雪落一眼。似乎在询问妈咪自己能不能说,又或者应该怎么说。

    雪落默着。俯身过来轻轻的亲了一下儿子的额头。示意着儿子你想怎么回答,就怎么回答。

    雪落是问心无愧的。而儿子林诺的回答想必封行朗也能更相信一些。

    小家伙深吸了一口气,开启了他的长篇大论和前因后果。

    “一开始呢,我跟妈咪是计划着去看福利院里的小萝卜头的。后来遇到了沈连城那个大尾巴狼……他提出来玩一个游戏,说是要我和妈咪消失一天,看看混蛋亲爹会不会满世界的找我们!于是你就找来了,亲儿子给满分!”

    儿子竟然称呼沈连城‘大尾巴狼’?雪落怔了一下,似乎觉得挺好笑的。

    “那河屯是怎么回事儿?不会是碰巧出现的吧?”

    封行朗的这一问话,着实让雪落紧张了起来。一想到封行朗刚刚跟河屯发狠的话:‘不是你死,就是我亡’,雪落觉得自己浑身的汗毛都战栗了起来。

    “是,是我告诉河屯我跟诺诺在马场的。一来河屯想诺诺了;二来……我也是想请个免费的保镖!”

    雪落接过了封行朗的问话。而且还是本色的如实作答。

    “免费保镖?亏你想得出来!你就不怕把自己和诺诺陷入被关押被拘禁的危险之中吗?”

    封行朗温厉的斥责着雪落竟然会想到找河屯当她跟儿子的免费保镖。

    “我义父改好了……他说他再也不会关着我跟亲亲妈咪了!也不会再伤害混蛋亲爹你了!”

    小家伙还是向着河屯的。毕竟河屯养育了他五年,也宠爱了他五年。

    默了两秒,封行朗低嘶着声音反问:“那个混账的话,你也信?”

    “信啊!义父不会对十五撒谎的!”

    小家伙的天真无邪,着实把亲爹封行朗气得够呛。

    “什么十五?以后不许叫什么十五!记住了,你叫封林诺!”

    封行朗强势的纠正着儿子对他自己称呼。

    “封……林……诺……好难听……好难记……好难写的啦!还是十五好写!”

    小家伙不满的嚷嚷道。雪落立刻捂住了儿子林诺的小嘴巴,不让他继续跟他亲爹发蛮。

    好像给儿子定大名,也没她这个亲妈什么事儿!

    车里静默了片刻,封行朗温和着声音又问:“诺诺,你只能在我跟河屯之间选一个人,你选谁?”

    雪落一怔:真是龙生龙、凤生凤呢,这老子爱让别人做选择题,现在轮到儿子了?

    无疑,封行朗的这句问话是相当不明智的。甚至于听起来还有点儿幼稚。

    “当然选择你啰!”

    小家伙到是挺会哄人开心的。可接下来的话,似乎就不那么动听了。

    “你再怎么的混蛋,也是我亲爹啊!我又没有两个亲爹,所以只能选你啰!”

    “那你以后就不许跟河屯见面了,知道了么?”

    对于儿子的回答,封行朗是勉强认可的。

    家伙有些不走心的安抚式哼应一声。

    *******

    封行朗没有将雪落母子送回夏家,而是直接带回了启北山城的别墅。

    这里的居住环境还是得天独厚的。离市中心不远,而且相当雅致静谧。

    封行朗的车刚刚驶近,院落的大门便及时的被推开。两个家仆早已经等候在那里。

    “从今天开始,你跟诺诺就住在这里。”

    封行朗的口吻很温和,但听起来却不容置辩。

    “太太,您回来了。”

    雪落认出了家仆中的中年女人,那是伺候过她小产的月嫂。

    应该是封行朗觉得这个月嫂伺候得不错,而且对主子也认真负责,所以封行朗便留下了她。好过她每家每户奔波劳累。

    雪落想跟月嫂说自己已经不是封太太了。但似乎三言两语的也解释不清楚,便就默认了。

    晚餐过后,封行朗没有离开。独自在二楼的阳台上,一支接一支的抽着烟。

    烟雾缭绕后的俊脸,一派的讳莫如深。

    疯玩了一天的林诺小朋友,在雪落还没哼完一首摇篮曲便睡着了。

    看着阳台上男人孤寂的背影,雪落的心尖丝丝作疼着。

    缓缓的,女人挪了过去,从身后环抱住了男人劲实的腰际,将一侧的脸颊搁置在男人的后背上。

    “行朗……我错了!不生气了好么?”

    女人的声音柔柔的,像在温泉里泡过一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