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千小说网 > 入骨暖婚 > 第710章 什么味儿?

第710章 什么味儿?

一秒记住【千♂千÷小◎说&网 WwW.77xs.Co】,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白老爷子这一回真的是动怒了。

    赶去白公馆的封行朗也没能见着白老爷子的面儿。为了不影响老爷子的情绪,使得他的病情加重,封行朗选择了先行回避。等白老爷子气消了哪怕再爬墙进去见他老人家。

    这些方法白默应该都试过了,可白老爷子是铁了心的不想见他这个唯一的孙子了。

    “老爷子在气头上,你还是先跟我去严邦那里吧。再从长计议。”

    看着鼻青脸肿的白默,封行朗也是一声叹息。

    可白默却摇了摇头,“我哪里也不去,就守在这里!老爷子一天不肯见我,我就守一天,一个月不肯见我,我就守一个月……他是我唯一的亲人,要是他老人家有个三长两短,我也不要活了!”

    白默真的是害怕了。害怕自己唯一的亲人永远的离开自己。那他可真就成了孤家寡人了。

    “说什么傻话呢?老爷子有多疼你这个亲孙子,你自己又不是不知道……”

    封行朗揽过了白默的肩膀“你能改过自新,才是对老爷子最大的安抚!”

    “都怪袁朵朵那个作賤的女人!贪得无厌!坑不到我了,竟然用孩子来坑我家老爷子!!”

    白默嘴里骂骂咧咧的。他真没想到袁朵朵那种女人会如此的有心机。

    “白默,你小子说这话可就太没良心了!首先:是你主动去招惹她的。她完全可以控告你个强歼罪,但她却网开一面,选择了自己独自承受……”

    “独自承受个p啊!老子是拿一千万换回的太平!”

    “你的一千万,袁朵朵一分钱都没有动过!都捐赠给了福利院!她是在福利院里长大的,一直对福利院怀有一颗感恩之心!”

    白默默了。

    开始凌乱于对袁朵朵的定位。

    “还有,袁朵朵肚子里意外怀上的孩子……她原本并不想让任何人知道。她是个孤儿,她渴望能有一个新生命跟她作伴儿!经历被你小子玷一污这件事后,她就更自卑了!”

    微微提息,封行朗继续说道:“袁朵朵根本就不想坑你,甚至于不想跟白家再扯上任何的关系。她只想过她自己平平凡凡的小日子……是我无意中知道了她怀孕的事儿。而且还是个畸胎……怕她一个人独自承受不了,会害了两个无辜的生命,才来告诉你家老爷子的。是你误会朵朵了!”

    白默久久的静默。

    拍了拍白默的肩膀,“朵朵是个好姑娘!一个身心和灵魂都干净的女孩儿!如果我猜得没错,被你强行占了的那回……应该是她的第一次!简直就是暴殄天物啊!”

    封行朗离开了白公馆,留下了白默独自思考着什么。

    封行朗知道,即便白默被踢出了白公馆,白老爷子也不会眼睁睁的看着他唯一的爱孙饿死的。

    雪落还是执意的留在了医院里陪伴着袁朵朵。所以封行朗只能接走儿子林诺。

    赶去御龙城的时候,丰盛的大餐已经摆上桌。

    几十道美味的菜肴,而用餐的就只有封行朗父子和严邦三人。

    在严邦这里,小家伙是不用受拘束的。他甚至于可以站在椅子上选择自己喜欢吃的美食。

    “严邦,我最爱来你这里了!有得吃,还有得玩!关键你还像个奴隶一样的伺候着我跟我混蛋亲爹!超爽的!”

    小家伙的赞美,着实的另类。尤其是‘奴隶’一词,让封行朗听着都渗得慌。

    有些事,意会意会就可以了,如果非得说出来,那就伤感情了。

    封行朗下意识的朝严邦瞄上了一眼。好歹也是申城的刽子手,被人称呼成‘奴隶’,心情应该不会太爽的。

    “哈哈哈哈,”可严邦却爽朗的大笑起来,“这个‘奴隶’我喜欢!来,我敬你们父子一杯!只要你们来,我一定会像大爷一样伺候你们父子!”

    小家伙竟然真的跟严邦干掉了半杯红酒。河屯养大的孩子,果然够野。封行朗拦都拦不住。

    晚餐刚毕,小家伙便呼呼大睡了。

    “什么味儿?”严邦嗅到了封行朗身上的中草药味儿。

    “一个中医给配的活血化瘀的中草药!熏了我一天了!”

    封行朗也被自己这身幽幽的中草药味儿熏狠了。本就不喜欢草药味儿的他,着实忍受了一天。

    “去做个spa吧!很带劲儿的。”严邦建议道。

    水、光线、芳香精油、音乐等多个元素;结合沐浴、按一摩、涂抹保养品和香熏来促进新陈代谢,满足人体视觉、味觉、触觉、嗅觉,达到一种身心畅快的享受。

    封行朗沉沉的睡着了。为了让他睡得更为舒适,严邦不得不将他扛去了卧室。

    “出去!”

    严邦对已经铺设好新庥上用品的家仆低厉一声。家仆立刻应声而退。

    封行朗是不着一缕的。而且睡得相当的沉。启开包裹在他身上的超大浴巾,他精健的体魄便一览无余。

    封行朗的健实,不似健美先生那样的夸张。不突兀,不垒凸,线条柔和的力量之美。

    严邦静静的看着酣然中的封行朗,整个人一点儿一点儿的亢奋起来。

    但有一点却是被封行朗给预言准的:就是严邦不敢越雷池一步。

    其实严邦自己也清楚的知道:在某个方面,封行朗跟他并不是同一类人。封行朗喜欢的是女人。他崇尚有妻有子的正常生活!

    越雷池一步不可以,半步也不可以,那一小点儿呢?

    严邦轻轻的在封行朗的劲腰上拍打了一下,封行朗并没有醒来,依旧大咧着自己精健的身姿,彰显着男人魅力的体魄。

    严邦紧紧偎依着封行朗侧躺了一下,他用鼻间蹭过他的脸颊,嗅着spa后的沁人气息。

    他轻啄了他一口,没醒;又亲在了他健壮的匈膛上,还是没醒……

    “你大爷的……老子真想活吃了你!”

    严邦是难受的。

    但是他知道节制。这种感觉很不好,他觉得自己都快疯掉了。

    从洗手间里回来的严邦,似乎平静了不少。

    再一次的,他轻拥过封行朗健康的体魄,在偶尔的浅蹭之下,缓缓的陪着他入睡。